新浪新闻

叙北战事格局生变 土军南征曲高和寡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 浙外马晓霖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9月13日,受到土耳其军队打击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突然与政府军达成协议,联手保卫国土不受侵犯。同时,美国与进退两难之际准备对土耳其进行制裁,越来越多的国家特别是欧盟也加入制裁行列,局势朝着不利于土耳其的方向转化,其摧毁叙北“恐怖走廊”并建立“安全区”的行动似乎变得曲高和寡,如何收场尚难预料。

01

土耳其军快速推进,库尔德人求助政府

据叙利亚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13日晚,叙利亚政府军正向北部边境地区加强兵力,以遏制土耳其的军事进攻。报道称,增兵主要针对东北部库尔德人聚居的哈塞克省和拉卡省北部的城镇和乡村。这家官媒称,上述地区部分已被土耳其军方占领,当地居民被杀戮,基础设施被破坏。

库尔德媒体当天晚些时候引述叙库尔德领导人的话称,库尔德民兵“叙利亚民主军”已与叙利亚政府及俄罗斯达成协议,叙政府军将于未来48小时内进驻叙北部城市曼比季和科巴尼(阿拉伯语名艾因阿拉伯,意为阿拉伯泉)。叙官方电视台也证实政府军向曼比季附近增兵的消息。

曼比季和科巴尼均位于叙利亚北部阿勒颇省,靠近土耳其边境,大部分由“叙利亚民主军”控制。曼比季是美国在叙利亚北部驻扎的主要据点,在美国决定从叙利亚撤军之前,美军通过联合土军巡逻遏制后者对库尔德武装的打击和追缴。科巴尼同样具有控制边境通衢的战略意义,1994年秋至次年春天,以库尔德人口为主的科巴尼曾遭受“伊斯兰国”武装围攻,叙政府军无力北援,土耳其坐山观虎斗,库尔德武装最终借助伊拉克库尔德族人的跨境驰援,以及美俄空中火力打击,不仅守住科巴尼,还消灭“伊斯兰国”大量有生力量,取得反恐战争的转折性胜利。

库尔德人此次被迫向政府军求助,关键是单独无法阻挡1.5万人的土耳其正规军攻势。自本月9日开始,土耳其发动代号“和平之泉”行动,突入叙北围剿库尔德武装。据CNN等报道,土耳其军队在飞机、坦克、装甲车和火炮掩护下,快速沿4号国际公路向南推进,仅有轻武器的库尔德武装根本不是对手。尽管叙北库尔德人在抗击“伊斯兰国”武装过程中发挥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并成为美国最可靠的盟友,但是,由于土耳其视其为本国库尔德工人党的西南部分支,因此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先后于2016年8月和2018年1月越境进入叙被,发动“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和“橄榄枝”行动,旨在剿灭叙北库尔德武装,并将其压缩在幼发拉底河东岸的传统聚居区。

土耳其此次行动最终诉求是沿土叙边境,建立纵深30公里、总长600公里的“安全区”或“反恐走廊”,避免叙利亚库尔德人南北方向与本国库尔德地区直接打通,在叙利亚沿东西方向形成完整的库尔德人口带,然后将土耳其收留的近300万叙利亚阿拉伯裔难民安置在这里,形成一条分割和削弱库尔德人的“阿拉伯带”,实现以叙制库、以阿制库的人口和地缘格局,避免库尔德分离主义危及本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

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境内之初,叙政府仅发表过措辞强烈的谴责和抗议,虽然也表达了保卫国土安全的决心,但没有任何具体行动,而且还奚落库尔德人勾结外部力量自讨苦吃,敦促他们终于国家,维护国家统一。事实上,叙政府与库尔德人的关系很微妙。1925年土耳其库尔德人起义失败后,大批人口南逃进入叙利亚库尔德区,并被当时的法国殖民当局作为制约阿拉伯主体人口的工具所安置。叙利亚实现独立特别是建立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共和制后,库尔德人作为少数民族的公民权并没有获得完全承认,甚至有数十万人因为突袭式人口普查而失去国籍,因此,他们一直寻求与阿拉伯人平等的公民权,也成为邻国库尔德分离主义分子的西南庇护所。

2011年危机及内战爆发后,叙政府内外交困,兵力日益短缺,只好与库尔德人达成默契,将政府军撤离库区,给库尔德民兵崛起以空间,并由他们担负打击恐怖分子和守卫北疆的职责。但是,受到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非法建立联邦区,使中央政府十分不满,因此,乐见土耳其军队削弱库尔德武装,坐视其受到打压。“橄榄枝行动”爆发后,库尔德武装就曾呼吁大马士革出兵保卫领土与主权,共抗土耳其入侵,最终只是通过让渡部分城镇控制权,才换取政府军的接防。这次故伎重演,表明库尔德人的一贯机会主义,也显示叙政府借力打力的策略。

02

军事行动无人喝彩,四面楚歌态度强硬

土军挥戈南下、叙利亚军队北上抗击的大形势下,美国陷入矛盾境地,也释放出含混不清的信号。一方面,美国加快实施撤离,脱离是非之地以免承受伤亡,另一方面,又放慢节奏企图适当迟滞土耳其军队及代理武装的南征步伐。由于土耳其军队推进过快,驻守叙北的美军面临防区被切割甚至人员被包围的风险,美军士兵被迫努力保持地空通讯联系,依托空中力量为自己以及被围攻的库尔德武装提供保护。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12日曾在五角大楼对媒体说,美军不会放弃“库尔德伙伴部队,美军仍留在叙利亚其他地区。”现有美军绝大部分集中在叙利亚北部,少许驻扎于叙利亚南部和东部。他强调,美国仍在与库尔德武装协调,但“不会将美军置于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间的长期冲突”,因为这不是美国向叙利亚派兵的原因。

由于土耳其大动干戈并造成数百人伤亡,事实违背了与美国达成的撤军与换岗协议精神,因此,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签署行政命令,授权财政部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实施经济制裁,阻止其胡作非为,包括“不分青红皂白地以平民、民用基础设施、少数民族或宗教少数群体为目标”的攻击行动。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3日对媒体称,土耳其计划控制叙利亚北部30-34公里的纵深地带,不允许这里建立一个“恐怖王国”。他重申土耳其对其他国家的土地没有兴趣,未来也不会滞留不归,土耳其对那些外来觊觎者绝不会视若无睹,也不会心慈手软。

围绕叙北战事,土耳其与盟友俄罗斯、伊朗间目前还维持着表面客气。双方考虑到土耳其的战略价值,均采取和缓语气表达关注或不满。俄罗斯总统普京14日接受多家电视媒体采访时称,任何非法驻留叙利亚的人都应该离境,这适用于所有国家。他强调,如果未来的叙利亚合法政府领导层说不再需要俄军存在,这当然也适用于俄联邦。他还说就此问题与伊朗、土耳其乃至美国谈判,“叙利亚的领土完整应该得到彻底恢复”。伊朗外交部10日发表声明,对土耳其攻击叙北表示忧虑,要求立即停止军事行动并尊重叙利亚领土与主权完整,尽管伊朗理解土耳其的安全关切。

阿拉伯国家联盟虽然尚未彻底恢复叙利亚政府的代表资格,但也强烈谴责土耳其入侵其成员国的行为,并于12日在开罗发表外长会议公报,敦促土耳其立即全面停止所有军事行动,撤出进入叙利亚境内的军队,并承担所有人道主义后果责任。土耳其外交部则指责上述言论是阿盟对整个阿拉伯世界的背叛,并反控阿盟“参与(库尔德)恐怖组织的犯罪活动”。

欧洲国家也纷纷采取行动,对土耳其发动的叙北战事做出反应。尽管欧盟外交事务委员会14日将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协调立场,但是,德国、法国、荷兰、芬兰、挪威已各自决定,停止向土耳其输出武器装备,对其军事行动进行釜底抽薪。

面对欧洲的制裁,土耳其的立场同样十分强硬,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对德国之声表示,“即使我们的盟友支持恐怖组织,即使我们孤立无援,即使实施禁运,无论它们做什么,我们的斗争都是针对恐怖主义的。在与恐怖主义组织的斗争中,我们绝不会退缩。”此次战役发动之时,埃尔多安曾警告欧洲国家闭嘴,否则,土耳其将开放边境,送出数百万叙利亚难民。

土耳其既然有备而来,除非达到战略目的,否则不会轻易罢手。尽管反对之声强烈,但是,对土耳其起不到实质性的遏制作用。叙政府尽管接管部分北部地区,但是,在俄罗斯与伊朗的斡旋下,叙土军队发生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不大。舆论现在最为关注的是,这场战事如果导致局势失控,被库尔德武装控制的“伊斯兰国”武装囚犯、家属和同情者,将鸟归山林、鱼入大海,后患无穷。

转自:华夏时报网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