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美撤土进 多方博弈叙利亚再现大洗牌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 浙外马晓霖

10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电话磋商后,突然决定撤离在叙利亚的美国军人,兑现竞选诺言并结束美国在这个战乱之国的军事存在。美军撤离叙利亚其实也不算突然,严格讲是特朗普政府完成了先前的临门一脚动作,但是,此举依然在国内引发轩然大波,招来强烈不满。

另一方面,随着美军撤出,土耳其加紧部署计划中的叙北“安全区”建设扩大本国利益,叙利亚战争的阶段性焦点又重新回到叙北地区,回到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缠斗上。叙利亚政府、俄罗斯和伊朗无疑会乐见美国彻底放弃叙利亚,暂时也不会强烈干预土耳其的下一步行动。

1

丢弃“鸡肋”:特朗普引发国内不满

6日晚,白宫发言人格里沙姆宣布,美军将从叙土交界地区撤离。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是在与埃尔多安就撤军安排进行电话交谈后做出上述决定的。7日起,特朗普数次公开回应撤军决定,称应该结束这场“没完没了的战争”。他发布推特说,“我把结束这场战斗推迟近3年……现在该结束了”,他承认库尔德武装曾与美国并肩作战,也为此获得美国的巨额资金和装备,言外之意是不欠库尔德的人情。

特朗普当天又在签署美日贸易协定时就撤军问题澄清说,自己是依靠承诺撤军而成功竞选总统的,美国已在叙利亚支出50亿美元,该让美军士兵回国了。特朗普强调,他是为了国家利益而做出这一决定,原本9个月前就完成的撤军决定拖延至今才画上句号。

去年12月19日,特朗普曾宣布在60至90天内,撤回驻扎在叙利亚北部的2000名美国军人。由于这个决定未获政界军界普遍认可,白宫不得不随后宣布暂缓撤军而留下1000多人,使之成为半拉子工程。如今,特朗普旧事重提,显然目的有二,其一转移国会对他进行“通乌门”弹劾调查的焦点,其次,通过继续兑现诺言来为顺利竞选连任争取人气。

但是,这次撤军决定依然引发包括两党精英的反对,即使连他最牢靠的政治盟友都表示痛心疾首。反对者普遍认为此举太过匆忙,不仅将反恐盟友库尔德人出卖给土耳其,还将叙利亚拱手让给美国对手阿萨德政权、俄罗斯和伊朗,甚至担心已被打败驱散的“伊斯兰国”武装会乘虚而入,卷土重来。

南卡罗莱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抨击特朗普“短视且不负责任”,称他放弃库尔德盟友并把叙利亚交给俄罗斯、伊朗的决定将是“毁灭性的”。这位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骨干一直是特朗普的铁粉,他指责特朗普的行为与奥巴马当年决定从伊拉克撤军如出一辙,将对国家安全造成更灾难性的后果,呼吁特朗普重新评估这一决定的后果。格雷厄姆还表示,如果白宫一意孤行,他将在参议院发起决议反对并推翻该计划。去年12月特朗普宣布撤军后,格雷厄姆就称这一决定为“灾难”,特朗普宣布保留部分军队后他又表示称赞。今年早些时候,格雷厄姆等人推动国会通过一项法案,敦促特朗普不要突然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除非彻底摧毁那里的恐怖组织。

前美国反“伊斯兰国”组织国际联盟特使麦古克称,特朗普的撤军决定不像个武装部队总司令应该做出的职业选择,指责他在既不知情又不商量的前提下“冲动”行事,使军事人员受到伤害并将反恐盟友暴露给对手。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海利在推特上重申,库尔德战士对美国在叙利亚成功打击“伊斯兰国”武装起到重要作用,置盟友于死地将使美国无法再获得盟友持久支持。众议院三号共和党议员切尼也反对称,从叙北撤军将使伊朗更胆大妄为,并献给正在投靠莫斯科的土耳其政府以“不应得的礼物”。众议院议长、民主党领袖佩洛西称此举是“令人深感不安的进展,背叛了库尔德盟友,而他们一直是我们消灭ISIS使命的伙伴。”

为了打消内部顾虑,特别是抛弃库尔德盟友带来的负面效应,五角大楼说,美国既不参与也不支持土耳其即将在叙利亚北部建立的“安全区”。特朗普声称撤军决定是在土耳其停止相关意图后才做出的,并且威胁说,一旦库尔德盟友受到伤害,美国将对土耳其的经济给予致命打击。

2

建“安全区”:土耳其乘机填补空白

然而,面对土耳其十分明确的战略意图和清晰的准备工作,美国的表态不仅前后矛盾,而且没有实际意义。库尔德武装将再次面临土耳其军事重压甚至围剿,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埃尔多安7日证实,美军已开始从叙东北部撤军。他在此前一天就宣布,土耳其完成了准备和行动计划,将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发起地空联合行动,清除该地区的“恐怖分子”并实现“和平”。

2015年10月30日,宣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进行至少为期3年反恐战争的奥巴马政府,首次决定向叙北库尔德人控制区派遣50名特种部队,并配备A-10疣猪战斗机和十多架F-15歼击机进入土耳其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拉开全面干涉叙利亚战争的序幕。随着反恐战争规模的扩大,以及保护库尔德武装的需要,美国后来逐步增兵至2000人,并在叙利亚北、东、南建立多个军事基地。

在美国长期资助、支持和武装下,叙北库尔德人在保卫家园和寻求更多政治权益的激励下逐步做大做强,甚至单方面宣布建立“联邦区”,表现出强烈的分离主义态势,引发土耳其两次军事弹压。随着反恐战争取得基本胜利,以及叙利亚政府逐步占据上风,作为战略鸡肋的叙利亚被美国抛弃已势在必行,又刺激了土耳其进一步控制叙北的强烈愿望。经过讨价还价后,土美去年在叙北东西两片库尔德人聚居区的通衢之地曼比季实现联合控制,作为缓冲和临时安排。

土耳其一直认定叙北库尔德民兵武装人民保护部队(YPG)是本国分离组织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南部分支,因此,绝不允许其利用叙利亚内乱和反恐崛起并构成威胁,由于事关本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特别是其南部广阔的库尔德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土耳其态度一直十分强硬,不仅不顾叙利亚政府抗议而强行入境采取军事行动,而且几度与袒护库尔德武装的美国开撕。

土耳其计划沿着两国边境在叙利亚一侧建立纵深30公里、长900公里的所为“安全区”并掌握在自己手里,切断两国库尔德人之间的南北方向的地理联系,也使叙利亚库尔德人两个聚居区无法沿东西方向形成一体,从而削弱土耳其南部库尔德人的整体力量,使之处于碎片化分布。此后,土耳其还将在“安全区”安置本国收留的300万叙利亚阿拉伯裔难民,建立一条与叙利亚腹地联系的“阿拉伯带”,重新将叙北实现“阿拉伯化”,最终达到“以叙制库”、“以阿制库”的战略目标,压制地区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

美军撤离叙北原本是叙利亚政府收复失地的好机会,但是,考虑到实力毕竟有限,眼下战略重点是收复西北部最后一块失地伊德利卜,因此,至多在舆论上抗议土耳其非法建立安全区,但是,内心却乐得借刀杀人,通过土军遏制和打击库尔德分离主义企图。因此,已与土耳其建立“阿斯塔纳机制”的叙政府两大盟友俄罗斯和伊朗,也会乐见土耳其取代美军暂时控制叙利亚北部,扩大胜利成果。

库尔德武装当年利用政府军四面楚歌夺取较多地盘,双方也在反恐战争中形成某种默契。但是,大马士革绝不允许库尔德分离主义势力做大,因此,从不承认其建立的“联邦区”,希望在未来政治重建进程中适当扩大库尔德人的权益。库尔德武装也曾数次鼓动政府军抵挡土耳其军事压力,但又不愿完全归顺中央政府,因此,也自然在被美国抛弃后将单独应对土耳其的军事压力。

当然,土耳其非法建立“安全区”,客观上损害了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如果长期实际控制,势必引发土叙关系进一步对立。“安全区”的前途究竟如何,对两国和相关各方而言,也只能是摸石头过河走着瞧。

End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注:本文转自华夏时报网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