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美太空司令部首秀“施里弗-2019”来了!

地球日报

关注

来源 学术plus

美军2019年度“施里弗”太空战演习(“施里弗-2019”)于9月4日在阿拉巴马州麦克斯韦空军基地启动。这是自2001年起美军进行的第13次“施里弗”太空战演习。本次演习是特朗普政府将“巩固在太空领域的绝对优势地位作为国家战略重要方向”背景下开展的一次演习,也是紧接着美军一级太空司令部正式成立后的首场太空战演习,可谓美太空司令部的首秀。

文章仅供参考,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神秘的“施里弗-2019”如期而至

作者:学术plus高级评论员 YR

“谁控制太空,谁将控制地球”。

——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

“从长远看,美国的国家安全取决于能夺取‘太空优势’,未来决定性战争不是海战,也不是空战,而是夺取‘制天权’的太空战争”。

——时任美国空军西部发展部主任伯纳德·施里弗将军

为了纪念施里弗将军对美国空军太空力量发展的卓越贡献,美空军主导的太空战演习代号为“施里弗”。

-1-首次考验美军太空司令部

太空部首秀

报道称,“施里弗-2019”演习由新组建的太空司令部负责,多个美军司令部、盟友和情报机构参与。因此,此次演习可谓是对8月29日刚刚成立的美军太空司令部的第一次考验。该司令部旨在集中所有军种在太空方面所做的工作,并负责指挥太空战争。

成立美军太空司令部,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自2017年12月11日签署“1号航天政策指令”以来多次宣称“美国必须向主导地球一样主导太空”“在太空作战域以实力慑止和击败对手”“确保美国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地位”等思维的具体举措之一。在太空司令部成立仪式上,特朗普再次宣称,太空对于美国的防务至关重要,成立太空司令部就是为了维护美国对这个“终极高地”的统治。

“施里弗-2019”演习目的

自2001年美军首次“施里弗”演习以来,美军先后颁布和修订了多个版本的《太空作战条令》、《联合太空作战条令》、《空军太空对抗条令》,不断调整和规范太空作战部队机构的角色与职能,优化太空作战指挥与控制流程,有力地推动了太空力量与联合作战的深度融合。

“施里弗-2019”演习即是以支持美太空司令部联合作战为目标,围绕统一指挥、无缝集成、使命分类、组织变革、作战决议计划等内容展开研讨,如研究各个太空相关机构与各军种如何在多域环境中联合作战;研究人员、流程与技术如何改进以推进太空司令部联合作战;探索国家、商业和盟国如何架构以协同保护和保卫美国及盟友太空利益;检验指挥的统一性,以实现与不同类别与级别的机构无缝整合太空作战行动;促进美国及盟友对太空领域负责任行为的共同认识,以及对于决策的影响;研究政府及盟友的所有方案,以控制全领域冲突的升级。但说一千道一万,“施里弗-2019”演习也好,太空司令部也好,其目的无外乎钟情于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太空作战效能、提升美军军事优势。

以往的“施里弗”

之前的“施里弗”太空演习由美空军航天司令部下属的太空作战中心具体实施,该中心担负的主要任务包括:指挥、控制美国的军用卫星;开发和试验利用空间能力的方案和应用程序;以及探索在未来作战中,如何利用军用和商用卫星,为美军提供绝对的空间优势。

图:太空战演习的实施单位——太空作战中心

形式:兵棋推演

太空战演习参加人员包括现役军官、退休将领、政府官员、太空问题专家、商业机构以及盟国的官员等,采取兵棋推演或战争博弈的研讨形式。这是因为一方面使昂贵的在轨太空系统真实受损来模拟太空对抗,代价难以承受,且容易招致国际舆论的质疑,还可能造成太空环境的恶化,另一方面,“施里弗”演习的想定为未来战争中的太空对抗,部分太空攻防手段还未实际物化成装备,预计受损的太空系统也未实际部署,因此,“施里弗”演习无法采取实兵演习的形式,主要是以战略对手为假想敌的兵棋推演。

太空战演习采取博弈研讨或兵棋推演的方式

-2-应对多域战成为主要样式

演习背景:多域战

施里弗太空战演习是年度演习,主要关注未来十年,从战略层面确定未来部队规划和系统集成需求。“施里弗-2019”演习背景设定在2029年,欧洲司令部辖区一个近乎对等的对手试图利用从陆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网络电磁空间等领域发起多域军事行动实现其战略目标,即此次演习假想一个敌国在欧洲发动了一场“多域作战”——将传统的陆、海、空作战同新兴的太空战、网络战等结合起来——试图通过多领域行动实现多个战略目标。可见,尽管“多域作战”最初是由美陆军推动的联合作战概念,当前美其他军种也非常重视“多域作战”,美各军种正越来越紧密地联合推进“多域作战”。

施里弗:2009-2019

实际上,从“施里弗-2009”演习开始,美军就已经关注太空与其他领域的联合作战问题,特别是自“施里弗-2015”演习开始更加关注多作战域对抗背景下的太空战问题。如“施里弗-2016”演习关注多领域冲突下如何确保太空安全,“施里弗-2017”演习关注通过空、天、网三域融合支持全球作战行动。

值得关注的是,“施里弗-2018”演习的想定则是在2028年位于美军印太司令部辖区的某个与美国太空与网络实力相当的大国,试图利用太空与网络开展行动来实现其战略目标,研究利用国际、民用、商业等多种手段构建的伙伴关系如何遂行一体化太空与网络作战,就成为“施里弗-2018”演习的主要内容之一。此次“施里弗-2019”演习则是涉及更多领域,主要探索多域战环境下,与太空系统和服务相关的各机构、军种间一体化行动以及盟友合作等问题。

多域战概念回顾

“多域战”概念的提出源自美陆军对历次战争实践的总结、世界各军事强国力量对比的研判及战争形态发展的战略考量,从理论维度对过去、当前已经出现和未来可能出现的多种风险挑战的应对。

美国时任陆军部长、现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

美国陆军已将“多域战”写入新版作战条令,旨在打破军种、领域之间的界限,拓展陆、海、空、天、电、网等领域联合作战能力,以实现同步跨域火力控制和全域机动,夺取物理域、认知域和时间方面的优势。2017年2月24日,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联合发布的《多域战:21世纪的合成兵种》白皮书,详细阐述了“多域战”概念的具体落实方案,明确提出要在联合部队内建立灵活、更具适应性的编队,通过改变部队部署态势加强对敌威慑。

美军“多域战”作战概念示意图

2017年11月美国新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明确指出,美军要维持全谱部队,国防部必须在陆、海、空、天和网络空间领域,发展新的作战概念和能力,确保联合部队有能力阻止和战胜对美国的各种威胁。这表明,自美国陆军推出“多域战”概念以来,美国高层已达成共识,上升到国家战略。

多域作战框架图

-3-牵引能力持续提升才是关键!

美国国防部在1999年首次出台的《国防部航天政策》指出,“太空如同陆海空,都是实现国家安全目标的战场”,认识和理解太空作战成为当务之急。太空战演习即是美军探索太空力量作战运用直接而有效的途径。除了训练作战人员外,“施里弗”系列演习还用于判断当美国处于想定的类似处境时它需要具备的能力,帮助美军论证太空作战对外太空和地面提出的新型装备需求等。

“施里弗-2005”演习提出了应对攻击和破坏、补充天基系统能力等方面的需求;

“施里弗-2014”演习提出了通过系统分解、多轨运行、载体多元提升美太空力量体系安全性的需求;

“施里弗-2018”演习探索各种综合指挥和控制(C2)框架,以利用和捍卫空中、太空与网络能力支持全球和区域作战。

如何防范“太空珍珠港”?

美国政府认识到国家安全对太空的依赖性越来越强,特别是全世界超过70%的太空资产为美国及其盟国所拥有,这也无形中成为美军的致命软肋,于是,如何防范“太空珍珠港”事件成为美国面临的重大安全问题。

有报道称,美军前所未有地依赖卫星,美军90%的军事通信、100%的导航定位、100%的气象信息和近90%的战略情报来自太空系统,没有卫星美军就无法在地面或空中作战,而随着太空系统的弱点逐渐暴露出来,美国的卫星并没有多少保护措施来防范袭击。正是在样的背景下,美国国防部明确要求开展太空战演习,以验证太空系统对慑止和打赢未来战争的影响。

因此,按照惯例,“施里弗-2019”可能也会提出美国太空作战新的能力需求,可能会带来新的太空和地面装备以确保太空安全。不过,这都是高度机密,包括“施里弗”演习的结果——敌人是否获胜,也都是高度机密。

太空参谋,作用关键

2018年4月,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对叙利亚实施联合打击行动,检验了在战役级作战计划中深度融入天基信息对抗作战的能力。在这场联合作战行动中,“多国空天联合作战中心”负责拟定空中作战计划和太空作战计划,太空参谋的数量由2001年阿富汗战争时的1人增加到近30人,太空人员前所未有地深度参与,太空力量举足轻重。

在打击行动结束后,美军太空参谋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作战行动时间和计划是由太空参谋来决定;在联合打击行动多目标精确打击阶段,美军导航定位、通信保障、侦察监视、战场环境保障、导弹预警、空间信息对抗等天基系统发挥了关键作用。

-4-太空引发的变革悄然来临

太空理念,大转变

“施里弗”太空战系列演习已成为太空理念的传播器、太空概念的孵化器、太空能力建设的指示器、检验美军太空作战指挥体制的演练场。报道认为,尽管“施里弗-2019”仅仅由360名军人和文职人员参与,但演习带来的变革可能会大得多。虽然参与军演的人数比较少,但它来自美军27个单位,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方面也派人参加。与调动大量装备和人员的常规军演不同,“施里弗”演习参演兵力较少,但它却预测了未来大规模战争的场景。

比如,此次军演的确涉及一场大型战争,模拟多样化、多领域作战环境中存在的各种威胁,围绕太空威慑、太空攻防、太空力量部署与调整、太空快速反应等多个科目进行,对美军指挥官和参谋、情报部门负责人、太空系统操作员以及他们运用的各种能力均提出新的全面的挑战。

多项政策

显而易见,美军正越来越重视太空引发的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变革。

2006年版《国家太空政策》首次从国家层面上将“制天权”放到与“制空权”、“制海权”同等重要的地位,这无疑与“施里弗”演习突出强调太空控制密不可分。特别是在2018年4月美军参联会新版《太空作战》条令明确太空是与陆、海、空类似的作战域以及首次提出“太空联合作战区域”概念后,美军愈发重视如何来适应太空正在催生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变革这一新态势。

三大演习

目前,除“施里弗”外,美国还主要通过“太空旗帜”和“全球哨兵”开展太空演习。这三大演习对美国提升太空作战指挥系统效力、加强太空对抗环境下作战实力、强化利用军民商及盟友太空与赛博能力起到了直接推动作用。演习结论直接进入决策层,对美国制定和调整太空政策与太空战略,促进太空力量建设具有重要影响。

太空实战化

与“施里弗”演习聚焦战略层面问题不同的是,2017年以来组织的多次“太空军旗”演习聚焦战役和战术层面的演训,提升美军利用太空控制手段防护和保卫美国资产和利益、在太空能力降级或受损情况下确保太空作业、在冲突拓展至太空时开展太空作战以及慑止太空冲突等能力。例如,2018年12月第4次“太空军旗”演习,继续关注太空作战技战术训练,旨在提高掌控太空竞争环境、保护太空资产免遭攻击的能力。“太空军旗”演习体现了美军对于太空实战化训练的重视,也反映了美军对当前太空安全环境变化的认识和巨大忧虑。

(全文完)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图片均来自与网络。

《中国电子科学研究院学报》欢迎各位专家、学者赐稿!投稿链接

http://kjpl.cbpt.cnki.net

学报电话:010-68893411

学报邮箱:dkyxuebao@vip.126.com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