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2020大选:现场目击民主党参选人第三场辩论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陌上美国

美国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2020总统大选的竞争党内提名的大战。9月12日,两主要大党之一的民主党在休斯顿的德克萨斯南方大学(Texas Southern University),举行了党内初选的第三轮辩论。随着对参加角逐的候选人门槛的提高,这一次参与人数从最初的20余人淘汰至10人。

作为外围志愿者,由于助选杨安泽有所贡献,笔者有幸在最后一周前得到一张入场券,去现场观看此次辩论。非常感谢Andrew Yang团队的唯一华裔成员孙晓光先生,和美国亚裔民主党俱乐部(AADC)主席罗玲女士的帮助。

1

定了“天价”的机票,欢乐地等待出发了。没想到临行前几天前,Andrew在接受亚太裔组织AAPI的一小时采访时,针对“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AA)”做了一分钟评论。这个措手不及的变化,让本来是翘首以待的一次行程,蒙上了百感交集的滋味。本想这段时间跟一些关键人物反馈以AA议题为代表的,横跨在华人草根和精英之间柏林墙一般的障碍。结果半路杀出来个这个访谈,计划全盘乱套。

到了休斯顿,利用这次能见到几位受人尊敬的社区领袖的机会,我们全面反馈了AA议题上,社区内存在的误读和对立。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平易近人,我们就美国政治和华人社区的热点聊了数小时,沟通卓有成效。笔者从交谈中重燃了对“柏林墙”坍塌的憧憬,希望这次真的能成为一个不同的开始。将来有实质性进展,我们会做后续报道。先言归正传,说说亲临现场的周四的辩论。

2

辩论是晚上7点开始,下午4点去排队入场就已经不早了。一路上,看到为不同候选人助选的牌子。到了门口,遇到休斯顿“杨帮”在激情四射地为Andrew造势。

德州到底是美国保守派的心脏,川普的支持者们也没有闲着。飞支持川普的超大横幅的直升机,跑到民主党核心活动所在地正上空,一圈圈地盘旋。天上地下,合成一个民主社会的真实的样子。

等安检的队伍很长。辩论所在地德克萨斯南方大学,是所历史悠久的非裔大学。有几百张票预留给了学校的大学生,来参加的人中非裔人数壮观。

休斯顿是罗玲女士的大本营,她成功地为亚裔助选成员争取到了20张入场券。加上孙晓光先生的能量,这次到场的华人比之前两场辩论多了几倍。这是个了不起的突破。

部分现场的华人“杨帮”照片由罗玲提供

即使如此,进入场地就发现,华裔乃至亚裔,在整个现场的至少上千人中,仍然是稀有品种。靠近辩论台最前排位置的右侧,有聋哑人专席区,场地里也有其他坐着轮椅的观众。现场的华裔大概都不及残疾人的数量,被庞大的分母一稀释,像大熊猫一样少。如果不是因为有杨安泽参选,且奇迹般地走到这一步,恐怕连我们这点人都没有机会来。华人在美国政治的最高舞台上,真有落后了其他人群半个世纪的萧瑟感。扼腕。

照片来自高云青社长

票按颜色区分,有不同的区,但是没有具体编号。在问了七、八个不同的工作人员,转了一小时之后,终于随机找了个位置坐下。我的左边是两位非裔女士,其中一个是枪击案受害者的家属;右边是一位白人大叔,交谈得知是Beto的支持者,不过他的儿子喜欢Andrew。随机取样,我们四个人中“杨帮”就我一个。

3

辩论开始前一个小时,休斯顿市长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主席Tom Perez上台发言。听完之后明显感觉,民主党2020的策略会是铁了心拼基本盘。这届总统选举,独立选民注定是两边都不讨喜的“孤魂野鬼”。

另一个大概率的事情就是,Harris这样的攻击型选手,很有可能会是受党内大佬们喜欢的副总统人选。而团结左右的温和路线派如杨安泽,如果走不到党内候选人提名那步,成为副总统人选的可能性恐怕微乎其微。只能看民意的造化,能把他送多远了。

正想着这些,思考被在场观众的欢呼声打断,是候选人开始陆续入场了。Beto得到最为海啸般的欢迎,德州毕竟是他的老家。Andrew出现后,现场“杨帮”兴奋地大叫,我也没少贡献音量。旁边的非裔大姐看着我,忍俊不禁。

坐在舞台侧面的观众马上就发现一个电视上看不到的视角,站在Andrew和Beto这两个大高个旁边的Harris和Castro,和站在Booker旁边的Amy,都申请了加脚垫。不得不感慨,总统选举其实也算半个娱乐产业了。观感很重要。

这无疑对于在美国娱乐影视圈缺乏公众认知度的华人,又平添一道隐形的障碍。看到过一个数据,杨安泽的女性捐款人不到30%。恐怕也是受到华人面孔在政治、娱乐等曝光度高的行业上不够被美国社会重视的影响。感慨华人参政是几代人接力的事,我们目前位置大概类似于70年代的女性选民,90年代的非裔选民,和十多年前的LGBTQ人群。无疑,Andrew Yang的出现,让大家更清楚地看到了美国政治的许多内幕现实。他对改变美国公众对华裔在政治舞台上的刻板印象,有划时代的意义。从这个角度,真的感谢杨安泽。

4

辩论终于开始了。总体感觉主题设计上跟前2次辩论重复性高。全美有1400万人收看本次辩论,前两次分别是1530万人和820万人。

辩论内容涉及医保改革,移民问题,种族歧视问题,控枪问题,贸易及国际关系,环境问题等几个方面。一开始又是老样子,前三强“包场”围绕第一个医保问题辩论了大半个小时,第二梯队的几个媒体红人,诸如Pete、Harris,在25-40分钟这段时间内一定能被主持人提问,得以参与讨论。而急需争上游的杨安泽,前半小时的黄金时间里是一定连插嘴的机会都争不到的。

我旁边的Beto粉低声抱怨说,媒体不给这些候选人平等的说话机会。我们在现场清楚地看到,前半小时的讨论,台上右边几个,包括Andrew, Beto和Castro,都有多次举手,但是主持人并不点他们回答问题。这个情况整场辩论都没有多大改观,不止杨安泽的说话时间少,有几轮问题,主持人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回答。而他举手也是多次被忽略。

Sanders一开口说话就把人吓一跳,嗓音极度沙哑,他的竞选恐怕要终结了。这个身体状态会让他的民调上不去。

Biden、Warren、Sanders这三位领跑者中,Warren发挥最佳。她的竞选渐入佳境,是Biden的最有力的挑战者。

感觉辩论的选题,问题的设计,谁被点名回答什么问题,都是服务于党的竞选策略的。看起来2020年,民主党将以反种族歧视吸引西裔和非裔为主的少数族裔选民;以医保改革和控枪话题激发基本盘并吸引中间选民;用环境问题稳固铁盘并尽量促使年轻人出来投票。但是,唯独对以锈带蓝领(大部分是白人)为突出代表的、受全球化和自动化影响最深的中下层选民,缺乏强有力的方案促使他们弃川普转投民主党。

这种辩论设计,对于以社会产业升级转型及因此产生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为主打议题的杨安泽而言,根本没有多少空间能施展出自己的强项。反而造成一种不利的错觉,那就是他是单一议题的候选人。总体而言,这一场杨安泽的发挥也比不上第二场。

同时,杨安泽作为政坛新人,也很容易被抓住把柄做文章。比如这次,他在开场白中抛出给十位支持者一年发1.2万美元的方案,引发广泛争议。不仅当场惹来其他候选人笑场,随后《纽约时报》的编辑也一致地因为他这个开场,将他评为十人中的最差。

新手,又是与民主党的主体思路调子不一致,所以主流媒体和党内大佬到现在对杨安泽一直不太热情。

倒是无论杨安泽辩论表现是好是坏,他在自媒体世界总是能躺赢。这次辩论过程中,Andrew成为谷歌搜索第一名的候选人;辩论结束后,推特涨粉在十人中排名第一;推特上被提到的次数排名仅次于拜登位居第二;并且在几小时之内,就增加了30万美元的捐款。

杨安泽造成的旋风明显让一些意想不到人都加入关注他的阵列。比如德州知名参议员Ted Cruz跟他推特来回几趟,最后两人定下一对一地单挑,篮球对决。而特朗普也感受到了杨安泽的人气威胁,今天对他首度出招。事情源于一个特朗普的粉丝说:“我投特朗普,但是不会跟他成为朋友;我不投杨安泽,但是我绝对可以跟他做朋友。”川特朗普转发这个推特并回复说:“没问题!”

在缺乏新意的整场辩论中,几个面临淘汰出局的候选人纷纷出现了一反常态的表现。Beto提出了近几届总统辩论中最为激进的控枪主张——要收走AR15、AK47等大型攻击性武器。这会让左右在控枪问题上进入白热化的争夺,一方面能吸引期盼严格控枪的选民,另一方面,关心拥枪权的选民将彻底止步。作为一个植根德州的众议员,如果他未来打算竞选参议员或者州长,恐怕会因为这次表态凶多吉少。

另一位就是Castro,针对拜登发起了个人攻击。他想抓个机会暗示拜登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其实是他自己记错了两分钟前拜登说的话,真正是弄巧成拙,而且显得有一点饥不择食。现场观众一片嘘声,事后被公众和媒体一致批评。根据之前的经验,所有用力过猛地攻击拜登的候选人,竞选都会进入僵局或者直接被淘汰。Castro估计也会为此付出总统之路终结的代价。

5

辩论结束后,我们开始往前台的方向走。全场有至少上千观众,但只有2、300人能有机会去与候选人见面。我想找杨安泽合影,虽然我已经写过几十篇关于他的文章,但今晚才是我第一次有机会见到他本人。人流导致看不清各位候选人的大致位置,误打误撞之间首先碰到Pete Buttigieg。活人真是个大帅哥,一出现,那一瞬间感觉总统辩论舞台就被他一己之力硬生生地夺目成好莱坞星光大道。

没多停留,就被人潮推到了另一位候选人的附近。定睛一看,是Elizabeth Warren。她本人显得比实际年轻,看着只有60岁左右的感觉。她可真是当晚我遇到的候选人中,合影“服务态度”最好的一位了。Warren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亲切地握起手。我跟我妈照相都没这么亲啊。想必被她的友善电到的人该有很多吧。

可惜人太多,也没什么机会对她表达一下祝贺,就遇到了下一位,前副总统拜登。对拜登印象不错,他每次回答问题不乱抢时间,被人攻击也不失风度,不搞恶意报复。

拜登的粉丝密度最高,要挤上跟他合影颇为费劲,一旁还有摄像镜头对着人群“骚扰”。我都想放弃了。转念一想不成,华人太少了,一定要让这些候选人看到我们,意识到也有华人在参与。

最后终于轮上了,拜登举着我的手机按下快门来了个sefi。手机带上了拜登的指纹,如果他当选,这算不算国家机密?

再一查照片,乐了,拜登他老人家这是网红照相秘籍自来,瞪眼功夫不赖。觉得拜登很亲民,人人都想要有个这样的叔叔吧。

就在我担心Andrew Yang是不是已经离场之际,终于见到了我们的杨安泽。在场不少“杨帮”,看这热闹爆棚的情况就知道没有可能就议题说上几句话。我向Andrew问好,祝贺他顺利完成辩论。很快他就被新一波的粉丝包围了。感慨,看来设想的跟他沟通一个我们社区关注的重要议题的想法,恐怕永远只会发生在自己的假想场景对话里。想反馈的这个问题其实很重要,即使不给他带来潜在的支持力量,也至少能避免树敌,但不知道何时才有机会。

Harris不是我的茶,我没有去排跟她的合影。而我尊敬的Bernie Sanders,大概因为身体欠佳,已经离开。Amy本次发挥可圈可点,她也是我喜欢的候选人之一。可惜看不到她人,作罢。

通过这番近距离的观察,这些候选人还真是让“外貌协会”的都能服气。民选总统也是对头脑、形象、气质的综合打分,没有实力哪有那么容易得到选民的一票。

6

17年前来到美国,做梦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关心政治。跟很多人类似,是川普改变了这一切。3年多前开始就美国时政问题写作,也没有想过我一个理科生会在业余时间写出累计几十万字的文章,更想不到会因此得以有机会参加这样的场合。这是民主选举的力量,国家给任何人机会参与最高级别的舞台。只是这次亲临民主党辩论的现场,是否看到了2020年击败川普的答案?杨安泽的竞选可以作为一个风向标,他能得到主流平台的多少认可,将是测试民主党胜算和战略远见的指南。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