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家国难两全 无奈辞去官职的约翰逊弟弟“难”在哪?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乔·约翰逊宣布辞职了。

他是英国保守党下院议员,也是英国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部国务大臣,但对于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来说,乔更具意义的身份是弟弟。

这无异于约翰逊的至暗时刻。

这些天,这位刚履职不过月余的新首相在议会遭遇接连溃败。议会先是通过了阻止无协议脱欧的法案;约翰逊的提前大选动议随后又被否;21名反对无协议脱欧的保守党议员还被自己开除党籍,甚至包括丘吉尔的外孙尼古拉斯·索姆斯爵士。

但乔的离去对约翰逊的意义可能甚过前述任一打击,这件事似乎在暗示——不仅仅是保守党成员,就连约翰逊的亲弟弟都不信任他能做好首相完成脱欧,那还有谁会支持他?

政见相左的约翰逊兄弟

在宣布辞职的推文中,乔解释了离开内阁的原因:家庭忠诚和国家利益使他陷入分裂和拉扯之中,但是他无法找到解决这种对立和紧张关系的方法。

尽管未直接提及约翰逊和脱欧,但这条推文自然而然会被解读为:约翰逊的立场和乔所认可的国家利益相冲突。

事实上,虽然同冠以姓氏约翰逊,乔在脱欧问题上的立场却与哥哥向来相左。

不同于坚定脱欧派约翰逊,乔一直持有亲欧盟立场。在脱欧公投中,他就投票希望英国留在欧盟,只是公投结果偏向了约翰逊的选择。

在紧随其后与脱欧相关的一切事务上,除了都不认可前任首相特蕾莎的脱欧方案且双双从特蕾莎内阁辞职,兄弟二人也几乎没有什么共识。

比如,乔支持发起二次公投听取新的民意,让英国摆脱如今困境,约翰逊则认为公投结果必须得到尊重,拒绝重新公投;乔强调英国的务实传统,希望能以有序方式离开欧盟,避免国家陷入混乱,约翰逊则强硬高呼10月底必须脱欧,无论有无协议;就连在家中,约翰逊也是“异数”,乔、姐姐瑞秋以及曾任欧盟官员的父亲都是留欧派,瑞秋曾表示,他们的家庭饭桌上会避免脱欧话题,因为不希望出现全家人一起反对约翰逊的场景。

但双方目前的关键分歧还在于是否同意无协议脱欧上。

在约翰逊提出的提前大选动议中,乔对哥哥表示了支持,但他依然反对无协议脱欧,尤其当“倒戈”向工党投票阻止无协议脱欧的议员们被约翰逊开除后,乔的立场更显得有些尴尬。

在乔辞职这件事上,兄弟二人表现出互相理解和尊重。

唐宁街10号发言人表示,“约翰逊作为政治家和兄长,可以理解乔的处境并不容易”。

在最近的一场演讲中,约翰逊也称赞弟弟是一个杰出、有才能的内阁大臣和议员。但约翰逊同时承认,“我们对于欧盟的态度不相同。”

乔在辞职后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说,“我支持政府出色的国内政策”,他赞扬约翰逊在处理国内事务上做得相当好,“学校有了更多老师,医院有了更多医生和护士,街道上有了更多警察”,乔希望现任政府可以延续目前在国内问题上的努力。

乔还在采访中祝福哥哥一切都好,却始终对其脱欧政策和工作不予置评。但约翰逊作为背负脱欧使命上台的首相,乔的避重就轻恰恰暴露了二人不可调和的分歧在何处。

新首相的无协议脱欧意图

乔不希望看到无协议脱欧,但这却很可能成为约翰逊希望带领英国完成脱欧的方式。

在约翰逊就任首相以来的推特中,欧盟、脱欧、离开、10月31日、NHS、警察等等都是高频词。

可是对比其实际完成的工作,约翰逊在脱欧一事上能被看到的实质努力却相对更少,和欧盟间的谈判没有眉目,国内还因为脱欧加剧了社会撕裂和混乱,脱欧这个词只成了他在演讲和推特上不断被重复的口号。

而与脱欧的进展迟缓相比,约翰逊倒是在打击犯罪、改善国民医疗这些事上雷厉风行。

就任首相仅仅两天,约翰逊就表态,他要新招募两万名警察,并赋予其更大拦截和搜查权。约翰逊认为,如果警察就在家附近随处可见,将有助解决持刀伤人等暴力犯罪和治安问题。8月上旬,约翰逊还承诺会增加监狱容量,建造新监狱和扩建已有监狱,做到可以多关押1万名犯人。此外,约翰逊还决定投入1亿英镑,用于阻止毒品、武器和手机流入监狱,保障狱警安全,为改造监狱做好准备。

除了打击犯罪,约翰逊的大手笔“投资”还体现在NHS上,即英国的国民医疗服务体系。

8月3日这一天,约翰逊承诺为NHS注入18亿英镑,兑现自己帮助20家医院进行升级改造的誓言。他称,这将提供更多床位,缩减待诊时间,提供更优质治疗,拯救更多生命。

此外,约翰逊的心血大多花在修改移民政策、弥合英国认同、建立贸易联系等等事务上,不管怎么看,这些都更像是为后脱欧时代在做准备。

这也折射出约翰逊在脱欧上的收效甚微。卫报甚至认为,一再强调向NHS投入资金不过是一种设置议程的尝试——约翰逊希望这件事能盖过脱欧成为国内的议题焦点。

保守党中的“米利班德兄弟”

自从入主唐宁街以来,约翰逊几乎每天的推特都强调“我们会在10月31日离开欧盟”,理由无非“尊重公投结果”和或是“重建民主”。

但约翰逊却让硬脱欧成为悬于英国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约翰逊风光入主唐宁街时,必然不认为自己会像特蕾莎一样为脱欧焦头烂额却还黯然离场。可如今他的成绩并不好看,英国媒体不客气地说,大家原以为不会有比特蕾莎更糟糕的首相,但现在不这么想了。

不过,约翰逊试图将英国带上无协议脱欧之路早就有些端倪可寻,就任时他就说,“没有如果或但是,一定会在10月31日离开欧盟,”还表示虽然自己想要一个协议,但会做好无协议脱欧的准备。

甚至,约翰逊请求将议会休会直至脱欧前夕的10月14日,导致英国大范围民众游行抗议,认为这是政变。9月5日在演讲中,约翰逊又称,“自己宁愿死在沟里也不愿延迟脱欧”,这些强硬做法和表态更加放大了无协议脱欧的可能,也加剧了非硬脱欧派对于无协议脱欧的集体恐慌。

面对近在眼前的无协议脱欧风险,乔显然无法认同哥哥,更无法为有损于自己心中国家利益的政府继续效力。

乔第一次从特蕾莎政府辞职时曾说,脱欧在分裂国家、政党、家庭。他所不希望看到的这种分裂,却在英国、保守党和自己家庭中变得愈加不可弥合。

虽然乔和约翰逊表现出互相体谅,但兄弟二人政见相左无法同道为谋,这自然让人会将其与米利班德兄弟作比较。

米利班德兄弟曾同在布朗内阁中效力,后来却成为工党党魁竞争对手,约翰逊曾尖锐评价称,“我们约翰逊一家不会这么做事,这是一个非常左翼的方式……只有社会主义者能对自己的兄弟这么做,只有认为家庭纽带不重要的社会主义者才会如此苛待自己唯一的哥哥。”

而如今,乔的政治“叛逃”与这段话被紧紧捆绑,约翰逊恐怕也不会想到,约翰逊一家还是成了第二个米利班德兄弟。

文/徐亦凡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