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中导条约》寿终正寝 美国搅乱国际关系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 马晓霖

8月4日,美国退出《中岛条约》仅两天后就扬言将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俄罗斯警告如果美国研制中短程陆基核导弹,它将被迫跟进。中国也强调不会坐视美国在亚太部署陆基中程导弹。各种迹象表明,美国退约意欲将所有力量纳入核军控框架而确保自身超级军事优势并维持霸权地位,由此引发的大国军备竞赛加剧和战略威慑升级将迫使美国的盟友和伙伴选择站队,波及它们与俄中两大国的关系。美国的任性退约及后续行为正在引发国际关系沿着紊乱和失序方向链式反应,世界和平前景堪忧。

美国退约重启冷战,俄罗斯威胁将以牙还牙

8月2日,美国正式退出《美苏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俄罗斯同日也不再遵守相关义务。至此,这个象征美苏缓和的冷战时代里程碑式核军控体系宣告瓦解,世界再次面临大国军备竞赛与核武威慑的双重噩梦。

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指责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导致其失效,并下令国防部、外交部和对外情报局“以最彻底的方式”监视美国今后所采取的措施。他警告说,无论美国制造出什么样的导弹,俄罗斯都能研发出足以匹敌的武器。俄罗斯分析家称,《中导条约》失效后,俄罗斯可能会在加里宁格勒和俄本土靠近欧洲一侧部署更多射程可达北约成员国的弹道导弹。俄罗斯高官也多次警告,一旦欧洲国家部署美国中程导弹和先进反导系统,俄战略导弹将锁定相关目标。

《中导条约》于1987年由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美国总统里根在华盛顿签署,规定双方不再拥有、生产或试验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路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及相关发射装置,降低彼此战略威慑水平。此后,世界因为美苏带头削减战略导弹与核武器而进入十余年的核裁军“黄金时代”。2001年美国小布什政府退出1972年美苏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2007年苏联继承者俄罗斯退出降低和限制欧洲军备水平的《欧洲常规力量条约》,世界核军控体系逐步分崩离析。

美俄围绕北约和欧盟多轮双东扩而重新走向对立,特别是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奥巴马政府指责俄罗斯测试9M729巡航导弹违反《中导条约》,俄罗斯在强调测试该型导弹不违反《中导条约》的同时,反控美国在罗马尼亚部署“宙斯盾”反导系统构成违约。美俄循环指责并各行其是,最终将《中导条约》送入坟墓。

令人忧虑的是,仅存的美俄里程碑式军控协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在2021年走完10年期限,延期希望微乎其微。该条约主要限制双方洲际导弹、潜射弹道导弹、核轰炸机及核弹头的部署数量。美国鹰派认为该条约没有限制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而应加以修改,俄罗斯则强调只有保留战术核武器才能对冲美国及北约强大的常规武装力量。

退出《中岛条约》延续了美国近20年的核军控政策,经历4任不同党派总统的漫长历程,体现了美国保持绝对军事优势的整体国策,而特朗普偏爱单边主义、强调美国利益至上、追求“让美国更伟大”以及习惯性“退圈”的粗暴做法,进一步将核军控推到断崖边缘。今年4月,美国即退出世界第一个常规武器贸易监控多边协定《武器贸易控制条约》,已昭告势必撕毁《中岛协议》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决心,甚至可能放弃尚未得到国会批准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必然加剧军备竞赛特别是弹道导弹与核武器竞赛,使这两类武器在全球扩散有可能呈现脱轨之事,进而重塑世界军事与安全格局,尤其是美俄中三大军事强国的力量变化,形成冷战时代曾经出现的核恐怖和大国战争阴影。更重要的是,大国军备竞赛及美国逼迫利诱盟友选边站队,充当美国陆基弹道导弹等战略武器的基地,给原本复杂的国际关系制造更大困扰和麻烦。

美俄陷入新的军备竞赛乃至对抗无疑将殃及俄罗斯与欧洲国家特别是北约成员的关系。此前,俄罗斯与美国领导的北约围绕争夺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原冷战前线国家而剑拔弩张,美国以防止伊朗和朝鲜导弹袭击的荒唐理由向部分新北约成员引入先进导弹防御体系而刺激了美俄的军事竞赛。特朗普政府一方面敦促北约成员多承担安全责任,又逼迫它们升级更为先进的“宙斯盾”和“萨德”导弹系统,不仅引发这些国家的内部危机,还加剧它们与俄罗斯的对立,使欧洲面临新的热战前景。

美国剑指亚太,中国警告将被迫反制

《中导条约》存废原本是美俄间的陈年官司,却把中国推到新的风口浪尖。8月6日,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发言人对美国宣布继续研发和测试陆基中程导弹一事表示担忧,并针对美国国防部长埃斯帕宣称将尽快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发出警告,强调中国不会坐视美国在该地区部署陆基中程导弹,一旦美国采取行动中方将被迫进行反制。

8月2日,退出《中导条约》当天,埃斯帕即出访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蒙古与韩国等亚太盟友与伙伴,并称美国希望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这已清楚地表明,中国将是脱离核军控限制后的美国最重要对手。《纽约时报》网站8月1日撰文称,美国今夏计划试射的新型导弹不太可能用于对抗俄罗斯,相反,它们的首次部署很可能旨在对抗拥有强大导弹库的中国,中国如今被视为比俄罗斯强大的多的长期战略对手。

尽管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是美俄重启冷战的必然结果,是美国寻求绝对军事优势的霸权行为,但美国的毁约也确实有国际力量多极化演进的因素,尤其是越来越多成员加入了弹道导弹与开发核武行列。对美国而言,它不仅要延续冷战时期形成的军事与核武优势,更要遏制新兴大国中国的军力发展特别是弹道导弹打击能力的快速增长。

小布什政府2001年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时就暗示中国等不受约束,称该条约使其他核大国受益。2007年奥巴马政府启动亚太战略再平衡,虽然没有在核军控进程上开倒车,却于2016年9月决定将“萨德”系统引入韩国,直接威胁中国的战略安全。相比之下,政治、经济与安全重心远在欧洲的俄罗斯所承受的压力并不明显。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将中俄并列为战略对手和修正者、挑战者,并强化美国军力建设。然而,过去数年的动作表明,美国对中国的警惕与防范显然已超越俄罗斯,因为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俄罗斯则跌落为二流国家。特朗普不止一次公开要求中国加入《中导条约》,尽管他承认在核武器数量方面中国比美俄相差甚远。路透社称,美国官员多年来一直警告说,中国建立的日益先进的陆基导弹部队正使美国处于劣势,由于这些美俄条约的存在,五角大楼无法与中国的导弹部队竞争。

7月16日,埃斯帕在参议院国防委员会作证时说,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后除了将加强导弹防御外,肯定还将研制中程导弹以应对俄罗斯和中国挑战。他还强调说,“中国多数导弹属于中程导弹,如果某一天我们与之开战,我们要确保自己有能力回应。”埃斯帕的副手诺奎斯近日也对参议院强调,中程导弹特别适合西太平洋战区,因此,美国将研制这类导弹并加以部署。《美国之音》8月4日评论称,美国退约能让美国强化对中国的立场……美国的国防战略已将中国列为首要目标。

然而,无论美国如何渲染中国威胁论,基本事实是,中国拥有的核武器只是美俄两国单独拥核数量的零头,中国从来没有在境外部署过任何弹道导弹,中国更没有像美俄那样已在战争中频繁使用中程导弹。因此,美国在掌握绝对常规武器、战略武器即核武器优势的前提下,试图将中国纳入核军控机制以便确保自身超级军事霸权,既不公平也不现实。

美国退约后即开始动员澳大利亚等亚太盟国和伙伴接受部署陆基中程导弹,尽管澳大利亚首先加以拒绝以免伤害澳中关系,但是,美国毕竟已将“萨德”系统引入韩国并给中韩关系造成历史性伤害。在美国力推亚太战略、打造亚太版北约的既定政策驱动下,势必压迫更多亚太国家选边站队,进而给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造成新困扰。

如果美国延续冷战政策,在欧洲方向与俄罗斯展开新的军备竞赛和战略威慑,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逼迫中国,势必强化和升级中俄间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一态势不仅会让美国自讨苦吃,还将使大国对峙态势给整个国际关系体系与安全环境造成难以预料的破坏。(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