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半年凶杀案致死60人 伦敦正沦为“罪恶之都”?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全球青年说

说起犯罪之城,你会想到哪里?是曾经黑帮横行的纽约?凶杀案频发的芝加哥?毒品交易泛滥的里约热内卢?以小偷小摸著称的巴黎? 还是因为难民问题而饱受诟病的科隆?然而刚经历了一个“黑色周末”的笔者,现在想提及伦敦。

“黑色周末”

6月14日至15日,不到24个小时的时间内,伦敦的不同地方,发生了5起暴力伤人事件,最终导致3人死亡、3人受伤。

14日的16点42分,一名18岁青年在伦敦南部的Wanthworth被刺身亡;12分钟后,一名19岁青年在伦敦东南部的Plumstead被枪杀。15日下午,一名30余岁男子在Poplar被刺身亡……

除此之外,周六当天还发生了两起持刀伤人案。有2人在伦敦西南边Clapham被刺伤,1人在伦敦南边的Brixton被刺伤。

因为笔者所住的地方距离其中一起伤人案的发生地——Poplar不远,所以整个周末听到的都是呼啸的警笛声。

这三起杀人案,让2019年伦敦凶杀案的死亡人数上升至56人(这一数字在数天后更新为60人)。考虑到2019年才过半,所以伦敦今年的死亡人数很可能会逼近、甚至超过去年的132人——10年以来伦敦暴力犯罪死亡人数的最高峰。

笔者曾经苛责纽约“暴力横行”:2007年纽约发生496起凶杀案,比伦敦凶杀案高出3倍。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去年伦敦发生了132起谋杀案,而纽约减少至289起,两者之间的差距在逐渐缩小。特别是2018年的2月和3月,伦敦暴力和谋杀案件数量连续两个月超过纽约。

Twitter上有个账号叫做@London street,上面有路人拍下的伦敦各种街头犯罪的视频:一群孩子殴打送餐员、少年拖着刀追赶一个男人、昏昏欲睡的老人被少年恶作剧般地拍醒……看了让人不寒而栗。

面对伦敦暴力犯罪的高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对伦敦市长萨迪克·汗进行了冷嘲热讽。特朗普先是转发了一位评论员的Twitter称:“伦敦需要尽快换一位新的市长,萨迪克·汗就是个灾难——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几个小时后,特朗普又转发他本人推特的一个评论称,“他(萨迪克·汗)就是一个正在摧毁伦敦市的国家耻辱”。而他之前,也多次发推对这位伦敦市长进行了炮轰。

伦敦市长的错?

面对特朗普的攻击,伦敦市长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通过其发言人表示其正专注于支持伦敦社区和应对紧急事务,不会浪费时间回应特朗普的推文。萨迪克·汗表示,“他的心与受害者的家属在一起”。但伦敦市民批评市长的上述态度,称市长只是“惺惺作态”:我们不需要你的心,我们需要的是降低伦敦犯罪率!

一些伦敦市民用自己的行动来表达了对伦敦市长的不满。去年特朗普访英,英国人放飞了穿着尿布的特朗普宝宝气球,嘲讽其幼稚。与此同时,英国人民还特意为萨迪克·汗准备了8.8米的人形气球——穿着黄色比基尼的市长。

3000多人众筹超过5.9万英镑,支持“让伦敦再次安全”活动。除了放飞气球,一些活动参与者还穿着“撤掉Khanage”和“让伦敦再次安全”字样的T恤,要求伦敦市长下台。

梅姨难辞其咎

虽然笔者也非常不喜欢这个“尸位素餐”、只会打嘴炮的伦敦市长,但伦敦犯罪率上升的这个锅也不能完全由他背。这也是特蕾莎·梅在担任内政大臣期间种下的恶果。

在特蕾莎·梅担任内政大臣期间,曾大幅度削减警力和支出。正如伦敦市长萨迪克·汗所说:“在过去七年里,伦敦失去了六亿英镑的警方预算。“我们失去了数千名警察,甚至不得不关闭甚至卖掉部分警方办公大楼。”

特蕾莎·梅2010年至2016年任英国内政大臣期间,全国各地警力预算都有不同程度的紧缩。内政部被泄露的一份文件称,警力减少是造成谋杀案上升的重要原因。伦敦在2017年中减少了992名警察。

行走的ATM机?

对于伦敦治安情况的恶化,居住在伦敦的留学生特别有发言权。

留学生们平时被偷了手机或者被飞车抢劫了只能自认倒霉,因为对于盗窃案等“低层犯罪”,警察不会受理。

因为警察的不作为,导致伦敦的小偷越来越嚣张。中国留学生被视为“有钱一族”,中国学生扎堆的地方也经常被称为“Gucci town”,因为大家都一身名牌,且不知收敛。

不少中国学生还缺少警惕意识,喜欢带现金、把包背在后面或者在路上玩手机,他们在小偷眼里简直就是“行走的ATM机”。

笔者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孩去10次中国城,8次被偷。有次甚至被偷了2000镑的现钞。中国城小偷猖獗已引发众怒,但当地警方称,因为警力不足所以他们爱莫能助,华人一度甚至打算自发组织巡逻队抓贼。

有些小偷胆大包天,甚至直接等在学生宿舍“守株待兔”。学生稍不留神,甚至会在宿舍门口被抢。根据住在里面的中国学生的说法,一个星期这栋楼的学生起码会被抢掉三部手机。

而警察“消极怠工”也是有政策撑腰的。2017年,英国警方对伦敦警员宣布了不再调查低级犯罪的决定。因此盗窃案、人身伤害、砸汽车等低层犯罪,警方都都不会出警。而猖狂的暴力犯罪也跟警力投入跟不上有莫大的关系。

以下是伦敦警察对一些案件的判断标准和处理案例。

少年帮派

除了警力不足,青少年帮派的崛起是近年来伦敦暴力事件频发的主要原因。首先来看看2019年以来伦敦暴力犯罪的一些细节:

6月14日 - 18岁的Cheyon Evans在伦敦南部Tooting的Aboyne Estate被刺死。几分钟后,警察被叫到伦敦东南部的Plumstead,在那里一名19岁的男子被枪杀。

5月11日 - 23岁的Erik San-Fillipo被发现死在伦敦北部。

5月5日 - 18岁的少年Urugbezi-Edwards在被追赶到伦敦东南部的一条街道后被刺死。

4月26日 - 29岁的Joshua White在Homerton遭到袭击,在被送往医院后伤重不治

……

从列举的上述杀人案中,年轻男性受害者占多数。根据《卫报》的调查,2018年伦敦凶杀案遇害者中超过五分之二是30岁以下的男性,主要集中在15-24岁年龄组。

2018年,Reddit曾爆出了一张黑帮地图,划分了不同帮派的势力范围。这张地图囊括了二百余个帮会,因为暴力事件中很多受害者年龄介乎16至24岁,所以警方认为绝大部分案件涉及黑帮活动、刀具和“争抢地盘”的纠纷。

2019年6月17日,上百名青少年在stratford袭击警察。

除了为了争夺地盘和毒品交易的帮派火拼外,消解人生的无意义感也是低层青年走向犯罪的原因之一。

2017年6月,一名16岁的孩子杀死了自己的同龄人,仅仅因为在Snapchat上的搞笑表情。而20岁的Syed Jamanoor Islam被一名16岁孩子刺伤致死,则始于受害者兄弟的一个笑话。2017去年2月,2名18岁男子因为一段说唱视频而把一名20岁的男生连刺14刀。

那些生活在底层的贫困青年似乎热衷于通过制造犯罪来证明生命的意义。这些年轻人身无长物,并且也看不到成功的前景,他们感到迷茫,孤立并且看不见,无法去消解生命的无价值感。有分析认为,伦敦这几年高企的暴力犯罪跟青少年帮派活跃有巨大的联系。

“被剥夺感”

还有专家认为,伦敦近十几年新一轮的大型都市重建项目,也间接造成了如今青少年帮派的汹涌犯罪率。

这些都市重建的漫长故事和发生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案例一样。在居民、政府、企业、开发商、建筑公司等众多利益集团的角力和争夺下,有着极为复杂的面貌,其中也不乏痛苦的转型,不平的待遇,在经过种种取舍和妥协之后,“士绅化”的新社区在伦敦各处建立起来。

尽管在新的设计思维下,进入新世纪后改造的社区大多考虑了环保、居民参与感等各个因素,但它们依然难以照顾原本居住在此——尤其是租住在此的低收入居民,弱势团体和边缘族群。崭新的重建、大企业进驻加上更富裕人士的迁入,不仅抬升本地房价和租金,也带来了收费更高的餐馆和商家,让原本的居民不但“买不起”,同时也“住不起”,不得不搬往更远或更贫穷的地方。

都市重建恶化了被迫搬离原本社区的年轻一代的生活状况,也使他们产生了强烈的被剥夺感(deprivation),致使不少生活水平低、教育资源差的社区中产生了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帮派。

26岁的苏菲亚出生在伦敦国王十字车站,她回忆说,20年前那里是一个“布满砖块矮房,孩子自由奔跑”的工人阶级社区,但随着一幢幢玻璃大厦在国王十字车站拔地而起,Google、Facebook、索尼等大公司的进驻,推高了当地房价和租金,她也只好随家人一起前往北伦敦的白鹿巷(Haringey)——而在2017-2018年,白鹿巷共发生了791起持刀犯罪,高居伦敦各区之首。

文/罗紫茜 王若辰 新浪国际英国观察员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