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内塔尼亚胡:执政新起点与和谈老套路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4月17日晚,以色列总统里夫林会见看守总理内塔尼亚胡,授权他在未来6周内组建新政府。内塔尼亚胡率领右翼利库德党在9日的第21届议会选举中赢得36票,并获得其他右翼党团一致支持,在议会形成拥有过半数席位的联合执政基础。

随着第五个总理任期开始,内塔尼亚胡将成为建国以来担任该职务时间最长的领导人。由于内塔尼亚胡对中东和平进程持有相对强硬的立场,以色列社会右翼力量明显强大,加之复杂的地缘环境,未来几年中东和平进程重启无望。

这次议会选举,民族主义右翼党派势力明显占据上风,温和的中左翼阵营竟然以10个席位的创纪录落差败给右翼阵营,表明以色列社会不具备推动政府打破和平进程僵局的民意和舆论基础。即使支持“两国论”的第二大党团蓝白党,和平进程主张虽比内塔尼亚胡相对温和,但也很难为巴勒斯坦所接受。因此,无论是执政党联盟还是在野党,都不会给和平进程带来新希望。

(右边为“蓝白党”领袖甘茨) 

利库德集团仅以一票优势领先“黑马”蓝白党,表明尽管内塔尼亚胡本人和利库德的影响力在下降,部分选民希望更换总理带来变化,但是,多数选民还是想维持现状,尤其是通过联合政府方式继续支持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主导以色列未来方向。

当然,内塔尼亚胡赢得大选原本没有悬念,因为他有超越其他挑战者的不俗表现和竞争优势。作为有13年总理履历的领导人,内塔尼亚胡俨然已成“以色列凯撒”,是个内政外交都处理得得心应手的行家里手,成为不可替代的乱世枭雄。

内塔尼亚胡自2009年主政以来,以色列保持着总体不错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民生保障,特别是过去4年,经济保持着年均3.5%的增长率,失业率处于较低水平,科技创新和吸引外资都达到较高水平,整体发展在发达国家中表现出色。相关调查也表明,以色列人的幸福指数高居世界第11位。

另外,内塔尼亚胡顺应民族主义至上的当下世界思潮,强调以色列和犹太人优先,推动“犹太民族国家”法案出台,反对巴勒斯坦独立,扩大定居点,执意吞并戈兰高地等,也都为他赢得多数犹太人特别是中右翼党团的拥护。

内塔尼亚胡在外交与安全领域也尽显江湖老手本色,纵横捭阖,软硬兼施,使以色列成为“中东百慕大”中的安全岛。他以不输于任何行伍背景领导人的强硬风格重拳出击,对加沙地带发动数次残酷军事打击,持续轰炸叙利亚境内目标遏制伊朗势力扩张逼近。

同时,他也抓住时机主动与温和阿拉伯国家阵营改善关系,在不牺牲以色列既得利益前提下“化敌为友”,缓解战略围堵和压力。当然,他最得意的亮点是为以色列赢得空前力度的美国支持,特别是耶路撒冷和戈兰高地主权归属。这些成就对于缺乏战略安全感的以色列人特别是犹太国民而言,都足以给内塔尼亚胡继续执政赢得较广泛的民意基础。

世界舆论关注“小国”以色列政坛格局变化,本质上是关心和平进程大业。内塔尼亚胡的竞选纲领非常强硬,以鹰派形象示人。特别是他宣称当选后将吞并约旦河西岸大型犹太定居点,强调对戈兰高地的主权,表明有其在位则无中东和平进程。

但是,熟悉以色列事务的观察家们都清楚,竞选语言和谈判策略往往不代表以色列的真实底牌,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才是“以土地换和平”的基本博弈法则。只要时机成熟,内塔尼亚胡也非不能妥协,问题在于,目前不具备推进中东和平进程的客观条件和外部机遇,内塔尼亚胡无论唱什么高调也都是对内安抚民意,对外抬高要价。

巴勒斯坦方面,由于阿巴斯领导的主和派与强硬的哈马斯始终分庭抗礼,无法形成统一政府、统一谈判诉求与策略,以巴恢复和谈堪称一只巴掌拍不响。阿拉伯世界空前混乱,埃及作为传统和平进程推手忙于艰难转型和摆脱经济困难,沙特等海湾国家热衷联手以色列遏制伊朗,美国又空前打压巴勒斯坦,因此,巴以和谈无从重启,巴勒斯坦问题被继续边缘化。

叙利亚方面,大马士革尚未完成全国统一,尚未实现安定团结并启动繁重的经济重建,甚至还面临北方库尔德人的高度自治挑战,与以色列恢复谈判收复戈兰高地显然不属近期头等议事日程。更何况,不结束伊朗系武装力量在叙利亚的存在,以色列绝不可能放弃对戈兰高地的控制。

因此,内塔尼亚胡成功组阁继续担任总理并彻底摆脱腐败指控后,其未来几年的工作重心并非推进和平进程,而是进一步趁中东之乱谋取以色列的战略利益最大化,尤其是遏制伊朗的战略扩张,继续扩大和维护战略安全纵深。

作者: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