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120万美元上耶鲁 详揭美国史上最大规模招生舞弊案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当地时间3月12日,美国联邦司法部公布了该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高校招生舞弊案调查结果。这项调查涉及全美200家代理机构,最后共有50人被起诉,其中包括33对父母。

这33对被起诉的父母大都是家财万贯的企业家、投资者、地产开发商、酿酒大亨以及好莱坞明星等,他们涉嫌花巨资行贿,帮子女“考上”名校。

“家长是这起欺诈案的首要行动者,”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莱林(Andrew E。 Lelling)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说,这些家长利用他们的财富为自己的孩子创造单独的、不公正的入学通道,“该案真正的受害者是刻苦努力的学生们”。

“他们被资质远不如他们、由家人用金钱开道的学生在录取过程中挤占了位置。” 莱林说。

(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莱林)

检察官称,在很多情况下,学生并不知道家长是通过篡改考试分数或撒谎让他们进的学校。联邦检察官没有控告任何学生或高校有不当之处。但仍点名与全案有关的高校,包括常春藤名校耶鲁、斯坦福、乔治敦、洛杉矶加大、南加州大学、德州大学等顶尖大学。

这起美国全国规模的高校入学丑闻会被揭露,是从一桩金融诈骗案调查开始。执法官员透露,联邦调查人员在调查一起金融诈骗的过程中,意外掌握富人家庭“走后门”让儿女获得名校录取的行贿手段,抽丝剥茧之后,得以起诉大批涉案家长与学校教职人员。

华尔街日报报导,一家金融公司主管图宾(Morrie Tobin)因为涉嫌金融诈骗,哄抬他所秘密持有的两家公司股价,再以”拉高出货”(pump-and-dump)手段出清谋利,而遭到联邦检察官调查。

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意外发现了一笔汇给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总教练米瑞迪斯(Rudolph “Rudy” Meredith)的不明款项。

图宾最终向联邦调查人员承认,为了让女儿能够进入长春藤学校就读,花钱贿赂了耶鲁足球队米瑞迪斯。检方接着找到了米瑞迪斯。而为达到减刑的目的,米瑞迪斯积极配合FBI展开长达一年的追踪调查,最终锁定了这起入学欺诈案的主谋: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

59岁的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是大学升学咨询机构 (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的创始人。

简单来说,辛格的运作方式是这样的:他先以入学咨询公司的名义接触这些有钱客户,提供包含各种作弊或贿络入学的方法;再利用另一个设立在加州的非盈利分支机构“钥匙全球基金会”(The Key Worldwide Foundation),以慈善机构的名义,收转家长贿赂名校教职人员的资金,这些家长甚至因为”捐款”给慈善机构而获税务减免。

起诉书称,从2011年到2019年2月,家长们向辛格支付了约2500万美元。 根据检方调查,辛格向家长收费后,再分钱给监考人员、大学校队教练等同伙。

3月12日,辛格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出庭,他被控共谋敲诈勒索罪、洗钱罪、共谋欺诈国家罪和妨碍司法公正罪。他对指控供认不讳,最后以50万美元的保释金获释。法庭拟于6月19日做出判决。

美国高校一直有捐钱就能安排孩子入学的传闻,但从未有过实锤。

起诉书中一名被告称,捐钱只是让菁英大学的入学申请委员会”多看一眼”孩子的申请资料而已,根本无法保证孩子一定能入学。但是,辛格可以保证。

(辛格通过行贿大学体育教练和考试作弊等方式帮助富人的子女上名校。)

辛格认罪后也表示,自己这套手法,只是为大学入学提供了”旁门”。

“如果要我比较,‘前门’是学生靠自己进入菁英大学,‘后门’是靠父母捐一大笔钱,但这不能保证他们一定可以进得去。然后,我开了一道‘旁门’,保证学生可以进去,这也是如此吸引这些家庭的原因,因为我靠谱。”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起诉文件,辛格为客户设计的诈欺入学方式大概有两种:

第一是协助客户子女在SAT或ACT等美国大学入学考试中作弊。

辛格会与家长事先讲定成绩必须达到某个标准,然后通过找人代考或直接窜改答案,让这些家长的子女顺利考到理想分数。法院记录显示,辛格对于每项考试的收费,在1万5000元至7万5000元之间。

至于怎么作弊?除了找枪手代考之外,辛格通常会要这些家长带孩子去找所谓的治疗师开立证明,声称孩子有着某些障碍,因此参加SAT或ACT考试时,需要延长考试时间或单独应考。至于这些学生参加考试的地点,则是辛格花钱已经预先打点好,位于休斯敦或加州,已经买通好监考人员的特定考场。最后,监考人员还会帮忙改答案。

(辛格被媒体记者包围。)

起诉书称,许多学生显然不知道父母帮他们作弊,原来成绩不怎么样,却突然考得非常好。

这一点可以在起诉书里一段监听证据中看到。监听内容来自辛格与全球法律事务所Willkie Farr & Gallagher的共同主席卡普兰(Gordon R。 Caplan)的对话。

卡普兰委托辛格帮助自己的孩子进入好大学,辛格告知篡改考试成绩的方法后,卡普兰笑问道:”这有用吗?”

辛格接着多次跟卡普兰保证,他的女儿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的考试成绩是假的。辛格还企图说服卡普兰,这是身为父母可以为子女做到的事:”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会觉得自己很棒,她得到了考试成绩,你有能力帮她进大学,因为现在考试成绩不再是问题,这样懂吗?”

卡普兰回答:”这倒是真的。”最后,他付了辛格 7.5万美元。

第二个诈欺手法是利用运动健将的特殊保留名额申请入学。

美国许多大学为运动健将保留名额,对申请人的学科成绩要求相对宽松,原本目的是菁英大学为了鼓励运动长项的学生。辛格利用这个漏洞,假造学生是运动健将的记录、甚至用修图软件把学生的头像P到实际参加比赛的运动员身上,最后再贿赂大学的校队教练。

起诉名单中有不少名校教练,包含奥巴马两个女儿的网球教练厄恩斯特,他涉嫌收取270万美元贿赂,让父母掏钱的学生被乔治敦大学网球队录取。

案件起诉书中,充斥了各种辛格伪造运动员履历的“大胆故事”。

一个案例里,辛格对全球知名的私人股权投资公司创办人麦克拉杉说:”我要把他(麦克拉杉的儿子)变成一个足球员。”

监控录音中,麦克拉杉边笑边说:”他的确有一双强壮的腿。”

检察官表示,麦克拉杉的儿子对于爸爸和辛格做的交易完全不知情。

另外一个案例里,辛格把一名学生“捧成”杰出的高中校队水球运动员,让有水球校队的南加大收他,然而,这名学生就读的高中根本没有水球校队。根据检察官掌握的资料,这名学生的父亲在亚马逊网站上买了水球和泳帽,然后要求一名平面设计师把他儿子的照片合成一下,一张儿子在室内泳池打水球的照片就完成了。

(辛格在电子信件中提供的水球选手照片。)

辛格在一封信中建议这名父亲,在修图时只要让孩子露出水面一点就好,因为通常打水球时人不会露出水面太高。随后,辛格再去跟受贿的大学运动校队教练讲好,让孩子可以顺利以”优异”运动表现取得入学资格。

在另一个耶鲁大学的案例中,辛格先把一个客户女儿的资料寄给一个足球教练Janke,要他伪造出一份假的明星足球员履历。

‘可否请你尽快为这个女孩创造一个足球履历,她将会是足球中前卫,准备进入耶鲁,履历必须看起来非常好。’ 辛格在电子邮件中写道,还要这位教练为学生伪造一些足球奖章,并要其他知名教练为该学生做证。

辛格还编造学生为中国一支“国字头球队”踢球的经历。

辛格给Janke发邮件,希望把这个学生的履历写成曾经为中国的一支球队效力,队名叫“JR国家发展队” (JR National Development Team)踢球,并编造“说她今年春天受伤了,所以直到现在才被招募,并在夏末结束了她的合约。”

这个假冒为足球健将的女孩,被耶鲁女子足球队的当时主教练米瑞迪斯“认可”为球队的新兵,最终被耶鲁大学录取。确认被耶鲁大学录取后,女孩的父母以分期付款方式,多次给辛格及他的慈善基金账户汇款。

(涉嫌受贿的前耶鲁女子足球队主教练米瑞迪斯)

2018年1月1日,辛格时米瑞迪斯寄了一张40万美元的支票,该支票由一个慈善基金账户提取。

起诉书显示,这个不会踢足球的女孩神奇地成为明星球员,并被耶鲁大学入取。她父母最后的总花费约为:120万美元。

被起诉的33名有钱人父母多数来自加州湾区,他们登记的住址不仅是高房价的小区,大多数人的身分是企业家、金融家、明星、医生、设计师等富豪。

(被控行贿的富人多来自加州。)

以下是依照起诉书整理的几位被告及买学金额:

1、 科尔本夫妇2.5万美元:加州居民。科尔本是医师,他们支付2.5万贿金给自称慈善组织的”Key Worldwide基金会”,以为他们的儿子伪造SAT成绩。

2、 韩利奎兹夫妇约42万美元:加州居民。韩利奎兹是一家上市财务公司的创办人和CEO,为让两女儿进入乔治敦大学而行贿。行贿案曝光后,韩利奎兹被公司开除。

3、 休尼亚斯约50万美元:加州旧金山居民。休尼亚斯是纳巴酒厂”Huneeus Wines”的主人,贿赂南加大的体育部职员和教练,以让他女儿以水球运动员的身分入学,但他女儿根本不懂水球。辛格的假慈善基金会为他女儿伪造的SAT分数为1380分(满分是1600)。

4、 艾萨克森夫妇60万美元:加州居民。艾萨克森是硅谷伍赛德市一家地产开发公司的总裁,他前后共花了约60万元,让三个小孩能够取得好成绩进入南加大就读。起诉书显示,其中25万元是以2100股FACEBOOK股票支付。

5、 麦格拉山5万美元,加州居民,全球融资公司TPG Growth创办人和合伙人,花了5万元,贿赂南加大体育副主任等,让他儿子进入南加大就读。弊案爆发后,麦格拉山被公司开除。

6、 派拉狄拉50万美元:加州居民,一家酒类批发公司的CEO,她是旧金山49人队前球员派拉狄拉前妻,她先用10万元贿赂南加大,让她儿子进入南加大足球校队;到儿子真的进了南加大后,再支付了40万元给辛格的慈善机构。

7、 布拉克夫妇25万美元:丈夫是创业家和投资人,妻子是商品零售公司的行政人员,总共行贿了25万元,让他们的女儿进入南加大校队。

8、知名美剧演员费莉希蒂·赫夫曼1.5万美元:为女儿取得更高的入学考试成绩

9、萝瑞罗夫林和基安努理50万美元:身价近9千万美元的演员与设计师夫妇,两人花费约50万美元造假,帮助两个女儿进入南加大就读,成为这次起诉案最受瞩目的被告。

(萝瑞罗夫林和两个女儿。)

萝瑞罗夫林和基安努理的小女儿奥莉薇亚‧洁德19岁,虽然顺利就读南加州大学,但对念书毫无兴趣,反倒是对当YouTube网红很热心,她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曾透露,如何被爸妈逼着读大学。

她在2018年谈及自己的大学生涯时,自称上大学只为了”看球赛与参加派对”,引发批评。她说,爸爸妈妈都没有上过大学,因此对她有着非常高的期望。她说:“我不知道我会读多少书,但我会去学校,希望我可以想办法兼顾所有事。”

”我确实想要有一些大学生活的体验,像是看球赛、参加派对,至于求学的部份我真的没有管,这点大家也都知道。” 奥莉薇亚‧洁德说。

谈话遭到网友抨击之后,奥莉薇亚很快地发表道歉声明,称自己“超级无知而且愚蠢。”

奥莉薇亚活跃在社交网络上,在Youtube已有近200万粉丝,Instagram上也有140万粉丝。她说,自己其实对于读书并没有兴趣,但很喜欢在校园里拍摄影片并且在YouTube网站发布,向网友分享她大学生涯的点点滴滴。

奥莉薇亚的父母在本月13日被捕,以100万美元才得保释。

(靠父母行贿进入南加大学习的明星之女坦言不爱学习。)

文/唐家婕

来源:华府进行时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