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暴风雨中的特蕾莎·梅 尚能“脱欧脱身”否?

作者:叶凡非

在泰晤士河畔以酷刑闻名的监狱伦敦塔(Tower of London)里,有一间以狭小空间而著名的刑房。这间封闭的刑房的面积只有0.37平方米,高仅1.2米,也就是说,被关押其中的囚犯既不能直立,也不能坐下,只能以极其扭曲的姿势蜷伏其中。很快,囚犯身上每一寸肌肉和关节就会承受巨大而得不到纾解的痛苦。十分讽刺的是,这间刑房有着一个很不正经的名字——“小轻松”(Little Ease)。

如今,虽然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近在咫尺,但英国与欧盟的谈判依然深陷僵局,让人不免唏嘘地联想,在英国下议院和欧盟议会之间做困兽之斗的梅,不正如同匍匐于“小轻松”里一样,动弹不得。

一场无奈的临危受命

虽然中国网民多把梅亲切地叫作“梅姨”,但在接任前首相卡梅伦之前,身为内阁成员的梅却是保守党政府内阁中最不受欢迎的大臣之一。

现今已年逾花甲的梅身材颀长,微微驼背。自从1980年代末被选为议员以来,她在英国公共视野中长期拥有两个特点:首先是作为政客,她沉默寡言,行事谨慎机械;其次,她总是在公众场合穿着“惹眼”的衣服。这两个特点让梅在崇尚雄辩,风格保守的英国政坛里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葩”。

政治上,她异于常人的冷静和机械有时则被其他保守党同侪解读为模棱两可的政治态度而饱受诟病。尤其在2016年脱欧选战的关键时刻,身居内政部大臣之高位的梅一直“不愿正面支持卡梅伦”,于是“留欧派”便给梅起了包括“梅潜艇”(Submarine May)和“梅准儿”(Theresa Maybe)在内的不少颇具讽刺意味的绰号。

2016年6月24日,“留欧派”的卡梅伦突然宣布要为脱欧公投的结果负责,决定在10月保守党大会前卸任首相和保守党领袖一职。一时间群龙无首的保守党议员们面面相觑,没人愿意接住这颗滚烫的山芋。

在仅有两周的首相竞选中,梅的对手包括政见偏激的“脱欧派”代表迈克·戈夫(Michael Gove)和“口无遮拦”的能源部大臣安德烈娅·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她在竞选时攻击梅膝下无子,受到舆论挞伐,被迫退出选举)。稍稍冷静下来的保守党一致认为,还是梅和她程式化的政治风格,似乎才是带领这届政府走出困局的最大希望。

就这样,梅便被潮水推上了浪头。

2017年提前大选: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在梅宣誓就职后几个月的时间里,梅在公众面前保持了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她这种深藏不露的首相风格让她不管是在威斯敏斯特还是欧洲议会都成为了一股难以预测的力量。作为一个“留欧派”,梅在和欧盟商讨脱欧协议时却展现出了出乎意料的强硬姿态。

她近乎偏执地在公众面前用冰冷的语气一遍遍强调“本届政府一定要完成脱欧,一定要带给人民选择的结果。”这不仅为她赢得了相当一部分脱欧派民众和政客的支持,更有人给梅戴上了“民主捍卫者”的高帽子。舆论也逐渐从质疑“她能不能带领英国脱欧?”逐渐转变为“她会如何带领英国脱欧?”

梅从卡梅伦手中继承下来的多数党政府,仅有330个席位,将将超过半数。“替补上场”的梅因为不是自然选举产生的首相,其合法性和能力自然会受到各方的质疑和挑战。再加上反对党工党长期处于分裂状态。2017年春天,梅宣布于当年6月提前举行大选。

“如果我们不现在就举行大选,他们(政客们)的政治游戏就会继续,英国和欧盟的谈判最困难的攻坚阶段将会和下届大选相冲突。”梅在讲话中说。

几乎所有人都同意这是一着险棋,但梅在宣布大选之后的一系列民调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遥遥领先工党,差距竟一度超过了20%。一时间,保守党春风得意,弹冠相庆。

虽然按照梅的说法,大选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团结“一个分裂的议会”,但梅利还是适时地放出了自己的政纲。镜头前,阴沉的梅用标志性的机械腔调宣读了这份由幕僚长尼克·蒂莫西(Nick Timothy)撰写的艰深晦涩的政纲。嘲讽成性的媒体赐名:梅式机器人(Maybot)。但即便如此,“梅式机器人”的前景依然受到政坛的看好。

转图失败-->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在随后短短的四天里,梅在民调中的领先优势被一笔勾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位前保守党官员在接受《纽约客》的采访时说。与此同时,以“增加政府支出”为纲领的工党则捕捉到了饱受保守党紧缩政策影响的民众的痛点,大把大把地把选民争取到自己的麾下。

21天后的大选夜,最终结果:保守党丢掉了13个议员席位,工党增加了30个,梅这场赌博以“悬峙政府”(Hung Parliament)的惨败告终。虽然还是议会中的多数党,保守党不得不和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组成联合政府。

在第二天的演说中,难掩失望的梅一次也没提及选举结果。她的丈夫菲利普·梅(Philip May)站在她身旁,神色凝重地望着前方。作为投资银行家的他也许已经看到了一颗正越滚越大的雪球。

众叛亲离,内阁分崩离析

为了不给欧洲其它国家做出脱欧的“榜样”,欧盟的态度一直非常强硬。而英国则无法做出对等的回应,一方面是因大选而更加分裂的英国议会中出现了更多的声音,另一方面更是因为从欧洲经济体到欧盟,欧洲共同体的各方面典章制度已经渗入英国社会的每一粒细胞中。

2018年上半年,梅和欧盟之间的协商虽然缓慢,但在梅做出一些让步的情况下,达成了一些共识。这引起了保守党内“脱欧派”的警觉。6月6日,脱欧事务大臣大卫·戴维斯(David Davis)就差点因为梅与欧盟就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境保障措施”(Backstop)的措辞而提出辞职。

7月6日,罕见的热浪席卷英国。为了稳定内阁,梅于把内阁成员悉数召集到位于白金汉郡的首相乡间宅邸契克斯阁(Chequers)进行密谈。席间,梅向内阁成员透露了即将公布的《契克斯计划》,也就是“脱欧白皮书”。“计划”中梅暗示新的谈判方向很可能将带领英国走向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

当天,内阁成员离开契克斯阁时,一个个都显得忧心忡忡。尽管内阁成员口头上都接受了这个计划,但悲观的情绪弥漫在白金汉郡的乡间。据称,时任外务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把这份计划比做“一坨大便”,“不过幸运的是,我们有的是专业的‘大便打理专家’。”

三天后,包括戴维斯和约翰逊在内的多达七位内阁成员因反对首相的《契克斯计划》提出辞职。

一份谁都不讨好的协议

11月14日,唐宁街10号和欧洲议会传来消息,梅和欧洲议会的高级成员在经历了近两年的争吵之后,终于就一份脱欧协议草案达成一致。但很快议会就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份协议中,尽管有很多争议的地方,比如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不利于英国的安排,以及旅欧英国人和旅英欧洲人的权利保障。但真正将梅推向悬崖的则是北爱与欧盟(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境保障措施”。

英国在脱欧以后,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界将成为英国和欧洲唯一的陆上边界。从逻辑上讲,就需要有海关和检查站。但鉴于爱尔兰独立运动的血腥历史,无论是英国还是爱尔兰都不希望在脱欧之后设置实体的“硬边界”。

面对这个“戈耳狄俄斯之结”,实干派的梅给出了最务实主义的答案:为了尽快推动协议的签署,搁置这个问题到2020年脱欧过渡期结束。但保守党内部众多的“欧洲怀疑论”者迅速指出,按照“边境保障措施”的说法,如果到2020年伦敦和布鲁塞尔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那英国就将无限期地留在欧盟关税同盟之中。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整个脱欧协议就变成了一纸空文。

不仅是保守党,不少少数党内的脱欧派也群起而攻之。无奈,梅只能宣布延后协议草案议会投票时间,以争取更多的时间来完成游说。

但保守党内决定党魁人选的“1922委员会”主席,议员格雷汉姆·布雷迪爵士(Sir Graham Brady)迅速收到了48位保守党议员提交的不信任案,认为梅“没有能力继续带领保守党政府完成脱欧”,从而启动党内不信任投票。

12月12日晚,梅在唐宁街等候她317位保守党同侪在一街之隔的威斯敏斯特宫作出表决。结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200-117,意料之中的是梅依然胜出,意料之外的则是竟然有多达117位议员投下了不信任票。

梅准时地出现在了唐宁街10号门外发表演说。她身着一身宝蓝色的西装,脸上依然挂着难以捉摸的微笑。但相比以前重复的檄文式的演说,她这次“死里逃生”之后只淡淡地留下一句:“我现在只想专注于手上的工作。”

“不可能的任务”

新年没有给英国议会带来任何新气象。

1月15日晚,梅的脱欧协议草案在下议院遭受了耻辱性的失败。202票赞成,432票反对。230票创下了英国议会700年历史的最大票差记录。科尔宾随即在议会内启动了不信任投票,以期逼迫议会重新进行大选。

在议长约翰·伯考(John Berkow)声嘶力竭的“秩序!秩序!”(Order! Oerder!)声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

一位 DUP 议员在接受 BBC 记者采访时慷慨激昂地表示这次失败对“长期忽视北爱尔兰的梅政府的一次反击”,让她“正视爱尔兰问题”。但当被问道是否会在次日举行的下议院不信任投票中给梅投下反对票时,他旋即了语气,连忙说:“不,这是另一码事。我明天还是会给梅投下赞成票。”

次日,梅以325票赞成对306票反对,再一次逃离险境。

系列电影《碟中谍》的英文名叫做Mission Impossible,翻译成中文便是“不可能的任务”。电影里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扮演的CIA特工伊森·亨特(Ethan Hunt)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与亨特相比,年过花甲的梅虽然没有矫健的身手,但也以另外一种方式两次死里逃生。但最大的考验——通过脱欧协议——还没有到来。

去年冬天,英国受到来自西伯利亚寒潮“野兽”的影响,全境大雪、低温。今年虽然天气还没有出现异常,但英国和欧洲都势必将经历另一场风暴。而处在风暴中心的梅,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到出路。

来源:全球青年说 作者系旅英媒体人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