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特朗普接受纽约时报专访:当总统损失很多钱 幸亏不缺钱(实录)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当地时间1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在白宫接受了《纽约时报》的专访,采访他的是该报两位白宫记者:彼得·贝克和麦吉·哈伯曼,以及该报发行人舒尔兹伯格。特朗普与《纽约时报》素来不睦,经常在推特上对后者加以指责,称其为“假新闻”。

在采访中,特朗普回答了“通俄门”调查、白宫团队不稳定、修建边境墙及委内瑞拉内乱等多个焦点问题。特朗普还说,自己当总统亏了很多钱,幸亏自己不缺钱。

以下是访谈实录节选,有删节。

特朗普:各位好,最近还不错吧?

彼得·贝克:我们都很好。你好吗?

特朗普:非常好。今天大家都很忙。

舒尔兹伯格:可以想像。

麦吉·哈伯曼:你之前提到过作为总统,为了你的事业,你自己和你的家庭都有所牺牲。但第二年你又说“你们知道吗,我不用再做这个了,我不用操心竞选连任了”,这是为什么?

特朗普:没什么问题。因为——我给了你们一张表,上面列举了我们干的各种事情。可能不是完整的表。我不知道你拿到没有。

哈伯曼:我拿到了。

特朗普:收好。晚上好好读一下。我已经读了,他们都是做表面功夫。所以我的负担比别的总统都要重。

哈伯曼:过去的总统做的都是表面功夫?

特朗普:对,过去的总统。我觉得大部分都是,没错。我说我们取得成就的时候,我是真心那么想的——你可以看看那张表,看是不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减免政策,那是现在经济状况良好的原因之一,其实比税收的作用还大。但是我们减税了,那张表上还有很多内容:退伍军人问题,退伍军人管理局。他们很努力——在你写东西的时候——他们一直在努力处理退伍军人问题。现在我打算推进退伍军人问题的第二个阶段,就是说进入下一步。第一步是很艰难的一步。本来谁都以为完不成。

哈伯曼:还有什么呢?你打算采取什么措施?为什么?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特朗普:我认为我们下一步要重点关注安全问题。所以我们主要是——重振军事。此前军事方面被削弱了。

哈伯曼:因此你并没有说过“我已经尽力了”?

特朗普:没有,这是一项很艰难的工作,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说的是,我真的在关注——你也知道,我们在医保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民众对我们信任有限。我们有多种计划,合作计划,其他各种计划。如果奥巴马医保计划被废除,然后替换掉,医疗保健就完了——当然约翰·麦凯恩的医保不会有问题,他六年来都在忙着反对奥巴马医保,好不容易得到机会,就在凌晨两点发表指责言论。

但是我认为它最终是要终止的,不管有没有参考德克萨斯州的裁决,这个裁决在司法系统中算是一大胜利,因为你知道,那个案子牵连到很多因素,可以想见它确实会终止。但是我们会在国内建立良好的医疗保障体系,这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之一。

安全很重要,我们一直为此努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南部边境。我们说起毒品——你看看海洛因,还有很多别的毒品——90%,90%以上都是从南部边境进入美国的。民主党不了解情况,那些人,如果你是毒贩的话,绝不会运一卡车一卡车的毒品进入边检。你会把卡车先往右开二十英里,再往左开一段,然后进入美国。他们不是携带毒品,是运送大量毒品,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边境上没有障碍,没有隔离墙,轻松就能进入。所以说底线在于:我就想这样做。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这样想,但是我愿意。

特朗普:我说的是,有很多事情,不管你干了多少工作,总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我做了很多,但接下来的工作依然很多。

  [2020大选做好准备了?]

彼得·贝克:(有关2020年大选)提名,你会受到来自共和党的挑战吗?你认为这是——

特朗普:我不这么认为。你知道,我们在民意测试中支持率有93%,是最高点。里根才86%。

哈伯曼:另一个这么高的是布什吧?乔治·W·布什?

特朗普:嗯——

哈伯曼:他们支持率似乎更高——

特朗普:在很小一段时间内,在世贸中心那段时间的时候确实很高。后来就下降了。

哈伯曼:你对拉里·霍根有什么看法?比尔·维尔德呢?你记得——

特朗普:不,不。我在党内受到极大的支持,坚定支持,不过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我们现在正是支持率最高的时候——确实是最高——而且是共和党有史以来支持率最高的时候。(关于)民主党,我随时在关注。他们真的落后太多。对你们来说民主党实在落后太多了。我也说不准。不过他们在有些方面做得很多。还有——

彼得·贝克:你认为民主党内谁是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

特朗普:说不准。有些人你觉得很普通,其实却特别棘手。目前看来,表现最佳的是卡米拉·哈里斯。初期情况来看是这样的,她真的不错。我认为她可能——

哈伯曼:你认为她哪些地方出色?

特朗普:我认为她的开场表现比别人好。

彼得·贝克:观众很多。

特朗普:观众很好——很热情。另一些人就表现平平。我觉得伊丽莎白·沃伦在“Pocahontas trap”的时候应对很不好。她真的损失惨重。也许我看错了,但是她本人的信用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现在她几乎没有了信用了。也许我看错了,也许,但我相信我的看法。你知道,有很多人其实没决定要参选。他们可能不参选。

哈伯曼:乔·拜登?

特朗普:我不知道——我希望他参选,你知道,我很希望他参选。你们报道过他,你们也知道后来奥巴马当选。你看看我的数据,我们为经济所作的工作,我们之前开了个记者招待会,很多幕后助手,制造商,工厂的工人,看到他们所作的一切真的令人印象深刻。他们说“两年前,我们还一无所有”,现在他们都充满活力。

我们创造了500000个工作岗位,而前任政府在八年内减少了200000个就业岗,要说这是魔术,我相信,我真的相信。彼得,你说呢?魔法就是让工作回到国内,那些工作都是好工作。薪酬很高,他们制造产品。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在想,目前我们取得了失业率最低的成绩——拉丁裔失业率最低。你看了拉丁裔的数据吧。是19点多?亚裔(失业率)也最低。女性失业率是52年来最低。整体失业率是51年来最低。这些都是很好的记录。

哈伯曼:我可以稍微换个话题吗?有报道提到,两周前你的女婿(库什纳)展开了安全调查。

特朗普:是的。

哈伯曼:你有没有告诉凯利上将或者其他任何负责白宫安全的官员?职业军人——

特朗普:没有,我没有相关授权。应该是没有的。

哈伯曼:你有权这样做。

特朗普:我不会的。我不会这样做。

哈伯曼:好吧。

特朗普:杰瑞德(库什纳)挺好——

哈伯曼:你不知道——

特朗普:我一直不参与安全问题。我知道他——从文件中得知——我知道此前有一些关系到多人安全方面的事情有所反复。但我不打算参与其中。

哈伯曼:好吧。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置身事外?你确实有权限——

特朗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认为此事没有必要。我了解他。他是个可靠的人,我认为他不会——我猜想还有伊万卡,他们,他们我听说过,伊万卡和杰瑞德——

哈伯曼:嗯哼。

特朗普:但是,我认为我没有遇到过国家安全方面的——安全方面的人员需要检查。嗯,不会有问题。我不会把他们叫到总统办公室说:“把这些人都检查一遍”——

哈伯曼:你刚才说——

特朗普:对,对,我的意思是,收回那一句——我没有,我在回答另一个问题。嗯,我有权这样做,但我不认为有必要,麦吉。我一直认为没有必要。

哈伯曼:你没有指示凯利上将或其他任何人那样做?

特朗普:没有,坦白说,我一直都觉得没有必要。

特朗普:我跟你说刚才发生了什么。刚才……你明白我们刚才说了什么?你会这样做吗?我开了个会——把图片拿来,图片——我和吉娜·海斯佩尔(中情局局长)会面,她很能干,另外还有丹·科茨(国家情报总监)。我很震惊又很意外,我看到了电视上的内容,然后说:“伊朗演戏都演得很差,你仔细听他们说了什么”。

哈伯曼:你看到她的证词了?

特朗普:对。我说“伊朗演戏都演得很差”。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接下来要对他们做什么。我说“伊朗演戏都演得很差,这是什么东西,幼儿园游戏吗?”他们说“先生,我们从没这样说过。”我说:“你们说什么呢?”

然后我说“ISIS——我们基本控制伊斯兰国了。你们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我是说,ISIS被打败了不是句好话吗。你可以说你基本控制了伊斯兰国,但是还有那些逃离伊斯兰国的人,还有周围的那些人。那边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也不用一直把军队武装都放在哪里。因为你已经控制他们了。有些人可能会很不幸地走进控制区。

但是我说了,“首先这一切是为什么呢?其次又是为什么?第三又是为什么?你知道我们处理朝鲜事物处理得多得当吗?”

他们说:“先生,你完全篡改了我们的证词。”我说:“那你们在说什么?”你去看他们的证词,读他们的陈述,误会都是媒体造成的。

哈伯曼:媒体篡改了他们的证词?

特朗普:你懂我的意思。因为你们读他们的证词,和媒体描述的不一样——

哈伯曼:他们认为他们说的是什么?他们对你说的是什么——

特朗普:你去看他们说的内容,他们,他们——这么说吧,我读的时候内容完全不一样。因为我进来说这是什么?因为他们说的那些事情很过激,伊朗是个好地方之类。我说“它不是个好地方,它并不会,那些人做了坏事。”

他们说“我们同意”,我就说“你们同意是什么意思?你们不能同意——”他们就说证词内容被篡改了。

  [为什么白宫频繁换人?]

哈伯曼:你对丹·科茨很满意吗?

特朗普:我对丹·科茨很满意。确实很满意。这并不意味着——

哈伯曼:这是改变吗?

特朗普:嗯,不,每个人都会改变。你知道的,在这个事情上,除了我,每个人都在变。你看看我的员工你就知道了。

所以我很希望你以前就来过这里。这个房间里的一侧都是我们的部长们。桑尼·佩杜,琳达·麦克马洪,一个特别喜欢睡觉的人,她非常出色。有人说,她是我们最好的人之一——虽然你从没听过关于她的任何事情。我们有迈克·蓬皮奥。我们所有的部长都在这儿,也可能是一半。

中国代表团在这边。我观察到,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人。他们很出色。你今天注意到了吗?多么出色,我们有很多优秀的人才。

  现在我要讲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开车一路开下去的故事,你懂的。因为我一生中在华盛顿可能只有17次。而第18次到华盛顿时,我已经是美国总统。而且你知道,华盛顿并不是我喜欢待的地方,我在这儿也不认识人,我在这儿不认识很多人。我用了一些我不满意的人,也用了一些我满意的人。

但是我现在已经认识了很多人。

[为什么要炒掉国防部长马蒂斯?]

哈伯曼:你有没有——我想很简短地回到你关于军事干预的观点——你对国防部长有什么想法吗?

特朗普:所以我对马蒂斯不满意。我告诉马蒂斯给我写封信,而他不只是给我写了封信。我告诉他了。 你可以在“60分钟”节目里看到它。在这个节目上,莱斯利·斯塔尔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觉得马蒂斯将军怎么样?”

哈伯曼:你称他为民主党人,不是吗?

特朗普:我说,让我表现得大度一点。但我只是不喜欢他现在做的事情。我对它不满意。 我对此感到不满意——我给他的钱是军方闻所未闻的。而我对他所做的工作一点儿都不高兴。 然后我说,是时候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在信中写道,“你应该有自己的选择。”他这么说这是因为我说,“你不是我的选择。”

哈伯曼:那您下一个人选是谁?

特朗普:嗯,我有很多很棒的人想要这个职位。我也有一些确实非常好的人选。帕特里克·沙纳汉,他一直在行动。他一直做得很好。

(助手:你有一些重要的电话,等你这边结束之后。)

特朗普:哦,我过会儿就接。什么东西能比纽约时报更重要?没有,并没有。

哈伯曼:关于这一点,我们也一直在问自己。

特朗普:所以我相信你听到了关于他的好消息。他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你知道这很有意思,从历史上看,你从来没有……你很少会把一个军人放在这个位置,这让我很惊讶。我感觉这是天经地义的。实际上你需要有特别批准才能把他们放进去,诸如此类。通常情况下,商人会成为国防部长,当然也有一两个例外。

贝克:他可能会留下来?

特朗普:帕特——他可以留下来。 帕特·沙纳汉表现非常出色。很多人都喜欢这个位置。有一件事——首先,白宫真的没有任何混乱,也没有任何导致混乱的因素——你现在就在这儿,你亲眼看看……

哈伯曼:那为什么人们一直在写书,说事情就是这样?

特朗普:因为他们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卖书。

哈伯曼:所以他们只是捏造了这一切? 那克利夫·西姆斯如何?

特朗普:嗯,我有过这个助手。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谁。我问,谁是克利夫·西姆斯[翻译]?他是谁?他就会带我去——你知道我喜欢做个小演讲——他会过来——他说我们已经为总统做好了准备。然后他会把我带到我们每周或每月做录制的房间。我几乎不认识那个人。

现在我说:给我看看他的样子,他们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我说,哦,是的,我认识他。他是帮我录视频的人。这家伙,现在他让自己听起来像是个高级助手。发生了什么——我也有一些非常好的自传——但是——我犯了一个错误。

在几本书上都有这样的错误,我从未跟这些人说过话。如果你不与人说话,就不可能——

哈伯曼:你指(鲍勃)·伍德沃德?

特朗普:伍德沃德就是个错误。有个错误我相信他让很多人都知道了。 我真的想和他说话,本来只需一两秒钟就能说上话,但实际没有,本不该这样。

这也是我的员工的错误。 [转向白宫新闻秘书莎拉·桑德斯],你明白吗?这是我的员工的错误。

桑德斯:直到今天,我从没跟他交谈过。

特朗普:如果我能跟他说话,即使只是非常短的一会儿,我也觉得情况会不一样。另一个人是一个爱炒作的家伙,他那本书可真是大卖。

哈伯曼:迈克尔·沃尔夫?

特朗普:《火与怒》。这书名是从我这儿抄的——从我关于朝鲜问题说的话——“世界从未见过的火与怒。”

哈伯曼:我记得。

特朗普:再说一遍,我没跟他说过话。几年前我和他写了一篇文章。我在我的一座位于比佛利山庄的房子里遇见了他。我们做了一个采访。说实话,这是一个像样的故事。你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我也应该看到过他,因为他经常在白宫——这是班农的交易。

贝克:你跟他(班农)还说话吗?

特朗普:没有。我一年半没跟他说过话。

哈伯曼:你最后一次和他说话的时候是你解雇他?

特朗普:我什么?

哈伯曼:当他被解雇的时候,这是你最后一次跟他说话?还是不久之后?

特朗普:差不多就是那段时间吧。我也不确定我跟他说过话,也许只是打个电话,可能也没打。

哈伯曼:说到之前的助手们,我们想跟你谈谈罗杰·斯通(特朗普前助手,上月在通俄门调查中被逮捕)。

特朗普:当然,现在你知道罗杰在竞选期间没有为我工作。

哈伯曼:一开始没有,然后他——

特朗普:嗯,是的,但那是在之前我——你知道,那是初次竞选或是在那之前。

哈伯曼:那是2015年8月或9月。

特朗普:那是很早之前。我会这样说:我一直很喜欢——我喜欢罗杰,他性格很突出,但我喜欢罗杰。

哈伯曼:你从来没有和他聊过维基解密的事吗?因为看起来……

特朗普:没有。

哈伯曼:你从来没和他说过这事?

特朗普:没有,我没说过。我从来没说过。

哈伯曼:你有让他,或者让其他人去接触维基解密吗?

特朗普:从来没有。

哈伯曼:你应该看到了起诉书里是这么写的。

特朗普:我可以跟你说吗? 我没有看到。如果你看过起诉书你就知道里面写了什么,里面没提到通俄。但里面写到很多事情。其中很多都是他们(指FBI调查团队)进来,他们采访了一些人,然后他们抓到这些人撒谎。我想说,你知道的。

我给你举个例子。 比如我从没见过卡特·佩奇。我到今天都觉得我从没见过卡特·佩奇。我从未见过卡特·佩奇。乔治·帕帕佐普洛斯我也从来没见过,除了有一次,他和10或15个人一起坐在桌旁,因为他们想建立一个国家安全团队。我猜他在国家安全方面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所以他就这么坐在桌旁。我觉得我从来没和他说过话。你知道的,那有很多人。我就在那儿待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从来没和他会面过。

人们受到非常非常糟糕的待遇。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哈伯曼:你认为,还有谁受到了糟糕的待遇?

特朗普:好吧,我之后再说这事。我们会在合适的时候做适当的事。

  [到底有没有与俄罗斯有利益勾连?]

贝克:先生,我们可以聊一下莫斯科特朗普大厦的计划吧?有这个讨论。我们也注意到,自从竞选活动结束以来,我们就没怎么讨论过这事。

特朗普:莫斯科特朗普大厦。这是一项非常不重要的交易。这是一项非常不重要的交易。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是一笔交易,你唯一听到此事的是通过鲁迪[朱利安尼]。那是你听到的吗?通过鲁迪?

贝克:最近我们是通过鲁迪听说的,他提到了你。

特朗普:鲁迪说的不对。第一点,他是不正确的,我们已经解释过,他错了。 鲁迪错了。错了一点点。但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并不在乎。这笔交易并不重要。它基本上是一份意向书或一个选项。我甚至不确定他们有选址。如果你看一下这份交易。他们实际上是被送到了迈克·科恩那里。如果你看,我总是说,为什么你不去向Jay Sekulow问这个事呢?我觉得文件差不多是发给了莫斯科的一个公共地址。如果你看看它,好好看一下,原始信件或其他东西也寄出去了。他们连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收件人。但这就是交易。我那时也在做其他交易。我在竞选总统,但我也在经营一家公司。

贝克:关于这件事你2016年最后一次和别人聊过是什么时候?你还记得什么?

特朗普:我会说它是在年初到年中的时候。现在,我不知道科恩在这事上是不是做了比这更长一点。我认为不会再久了。他可能之后也跟我说过“我搞定了”但那就是那时发生的事情。你知道,你在关心一个交易 - 我那时在竞选总统,我做得很好。我最不关心的是建造一座建筑物。

贝克:但你告诉别人你在那里没有任何生意。 人们可能会误解。

特朗普:那不是生意。 彼得,那不是生意。

贝克:但如果说你没有在俄罗斯寻求生意往来,那不是误导吗?

特朗普:我没有投资。这是一份意向书或选择权。这是免费的。这什么都不是。我什么都没做。我甚至不认为这是生意。坦率地说,这甚至不在我的脑海中。如果你看一下,看看这笔交易。没有钱。没有转账。我认为他们没有选址。我甚至不确定他们是否有选址。

贝克:显然,有挣钱的可能。这就是你追求它的原因,对吧?

特朗普:我的观点是,看一份交易意向书是免费的。那不像是,“我打算在莫斯科购买房产,我要去做 - 或者我正在莫斯科建造一座建筑物。”但我有做生意的权利。这就是我做的,这就是我做的。

鲁迪错了,因为他说 - 我想,我认为鲁迪看到的是我对穆勒调查组的陈述,那年我们谈了这事,直到大选,我们谈到了。所以他可能指的是那个。

但我看它是在那年年初到年中,我也没有兴趣。一开始,我对这事就兴趣不大,而且我就是免费看看。这可能是一份意向书。我不确切地知道它叫什么。但这并不重要。而你知道什么事对我重要吗?竞选总统。并且竞选表现优秀很好。但我经营着一家公司。我的意思是,我本可以建造20座建筑物。我正在做其他事情。我做了很多其他事情。我经营着一家公司。那时没什么人认为我会赢。所以我不想放弃我生命中的一年半,什么事都没有做,而只竞选总统,(失败)之后还得回去说,你知道的,“我本来可以一直做我的生意。”

非常有趣的是,你知道,乔治华盛顿也有他自己的公司。你想,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在选举之后做很久。你知道的,但我没有这样做。

贝克:但是在开一个本地企业和开一个与俄罗斯相关人士有生意往来的企业之间是有区别的。你可以想象人们为什么特别关注这种情况吗?

特朗普:我没有。我所做的只是当一个很好的总统候选人。 俄罗斯没有帮助我。俄罗斯没有帮助我。没有通俄。什么都没有。我是一个很好的候选人。我做得很好。 我不会说她(指希拉里)是不是一个好人选。我的意思是,主要的勾结是希拉里·克林顿。 如果你看看,彼得。我的意思是,看看那个虚假的档案。他们说,其中一些资金流向了俄罗斯。我有一个交易的可能,这笔交易坦率地说甚至不是一笔交易。 从字面上看 - 我认为这是一种选择。 但可能它应该被称作一封意向书。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事情。

贝克:司法部长马修·惠特克是否有任何迹象表明您是否在调查中面临任何风险?

特朗普:没有。

哈伯曼:或者你的家庭成员呢?

特朗普:我都没和她聊过这事。

哈伯曼:你从来没和马修·惠特克说过?

特朗普:我没和她谈过这件事。如果你什么都没做过,你怎么可能会被关联到呢?我和这事没关系,我就是当了一个好的总统候选人,然后赢得大选。

哈伯曼:罗德·罗森斯坦有没有对你说过任何关于你可能会成为穆勒调查的目标或者与调查相关联?

特朗普:他跟律师说过我不是调查对象。我不是调查目标。

哈伯曼:他告诉你的律师了?

特朗普:对,哦,对。

哈伯曼:关于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的调查,他也是这么说的吗?

特朗普:哪个?

哈伯曼: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的调查。因为有两个调查,一个是穆勒的,还一个是针对科恩的。

特朗普:我不知道,那事我不知道。

哈伯曼:罗德从来没和你讨论过任何你是不是科恩调查的目标?有提到过吗?

特朗普:没有,我没有。我们没讨论过这事。

(助手:总统先生,我们45分钟以后再来。)

特朗普:好的,没问题。罗德跟我说我不是调查的目标。

哈伯曼:他说过?

特朗普:他说过。他告诉我的。

哈伯曼:你还记得他是多久之前说的吗?

特朗普:我觉得律师可能会跟他说很多关于调查案件的事。不是说很多,而是许多次。他没说——我从来没问过他。

哈伯曼:但你的律师问过?

特朗普:律师问了他,他们说,“他(特朗普)不是调查的目标。”

贝克:关于科恩先生,我想问,你说过调查者应该查查他的岳父。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特朗普:啊,那是我听到的。我听说他岳父——我不是说调查。

贝克:我想问一下,以有记录的方式(on the record),您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有些人想知道这种行为是否算作干扰证人,因为你算是公开——

特朗普:这不是干扰证人。这根本不是干扰证人。这不是干扰证人。

贝克:那,你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请给我们解释一下。

特朗普:我需要再看一下我到底说过什么。我说什么了?我不知道,我说什么了?

哈伯曼:你就说了“人们应该去查一下科恩的岳父”,然后众议院民主党员们说他们觉得-

特朗普:好吧,我要这么说:我认为人们有权说出他们脑中想的。你知道的,说出你的想法。我听过那个许多次。但其他人也说过。我的意思是,许多人也说过。

  [为何不放弃军事干预委内瑞拉选项?]

哈伯曼:我想切换回我之前想问你的事情:你准确地谈到了你赢得选举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外交事务。

特朗普:因为什么?

哈伯曼:终止对外干预。而且你说过我们不会去指挥世界各国。但你似乎在委内瑞拉一事上仍保留了军事干预的选项。我理解得对吗?

特朗普:是的。

哈伯曼:为什么单独是委内瑞拉,而不是其他的100多个国家呢?

特朗普:好吧,我不是说我要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预。但我可以非常明确地说,我们不会放弃这个选项。

哈伯曼:为什么?

特朗普:我们参与了6000英里外的战争。我们参与战争时做的事情和我们所花的钱是绝对疯狂的,在阿富汗,我们花费500亿美元。这比大多数国家花的要多。

哈伯曼:但为什么在委内瑞拉保留军事干预的选项呢 - 委内瑞拉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特朗普:好吧,我想我还没放弃军事干预的可能。我不在任何国家放弃它。我不放弃它。有人刚问我,“有没有军事选择?”我说所有选项都保留。我没有放弃任何可能。

贝克:在沙特阿拉伯,当你在沙特阿拉伯时,我也在,先生,你在利雅得说:“我们不打算指挥你,我们不会告诉你如何管理你们的国家。”委内瑞拉似乎不同于此? 因为那里显然是一个可怕的情况,但在很多地方都有可怕的情况。

特朗普:委内瑞拉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贝克:没错。

特朗普:我能接触到的东西,彼得,委内瑞拉正在发生的事情是绝对可怕的。

贝克:那么这实际上是你在沙特阿拉伯谈到的关于“不指挥其他国家的” 的标准的例外吗?

特朗普:我只是这样说: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委内瑞拉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我看到发生了什么。现在在沙特阿拉伯,沙特阿拉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你看看伊朗,他们杀死了许多人。你能看到,我们也可以看到。沙特阿拉伯也与经济发展有很大关系。他们是一个向我们支付巨额资金的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而沙特阿拉伯,我不是为任何人找借口。我认为这是一个可怕的事件。这是一场可怕的悲剧。这是一个可怕的罪行。

哈伯曼:你是指卡舒吉?

特朗普:是啊。卡舒吉。我认为这是一个可怕的罪行。但是,如果你看看其他国家,许多其他国家。你看看距离沙特阿拉伯不远的伊朗,看看他们在那里做了些什么。所以你知道,这就是我的感受。委内瑞拉非常不稳定。听说在他们两人之间的纠纷已经大约14年了。委内瑞拉正在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所以,如果我能做些什么来帮助别人。它真的帮助了人类,如果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来帮助别人,我想这样做。

贝克:你对你交谈过的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先生说了什么?

特朗普:我们谈得很好。我想,最重要的是,祝他好运。这是一段危险的旅程。 他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这是一段非常危险的旅程。

哈伯曼:有报道说,当你看到比尔·巴尔(司法部长的候选人)的参议院证词,当他谈到他与罗伯特·穆勒的个人亲密关系时,你感到很沮丧。你对此感到惊讶吗? 而且 -

特朗普:不,我不知道比尔·巴尔。但我听说他是个不错的人。

哈伯曼:这有困扰你吗?

特朗普:这就是我认为合适在那个位置上的人。

哈伯曼:他和穆勒关系不错并不困扰你?

特朗普:我确实听到了声明,这对我来说完全可以接受。我只想要一个非常杰出的人,他将会是 - 我认为他有机会成为一名伟大的司法部长。

他们需要它,他们真的需要它。我的意思是他们,你看到发生了什么。司法部与FBI之间一直存在动荡。 你看看所有的陈述。 顺便说一下,你看看所有的唇枪舌剑,当然,不是我说的那些。 但你看看所有离开并被解雇的人以及所有可怕的陈述。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贝克:你有没有谈过他接手后应该做些什么,关于那些事情?

特朗普:很少。 我跟你说吧,我所谈到的是事实 - 我看了他过去将近两年担任司法部长。 我也看了他在成为司法部长之后的生活,那是非常成功的。比尔·巴尔,他的生活非常成功,他也非常受人尊敬。你知道,在这些事之前我都不认识他 - 直到你知道,现在是时候找一位司法部长了。 很多人推荐他。 很多人。

特朗普:而且这不是随便某个人 - 而且我想我可能能够推荐一个我非常了解的人。我的意思是肯尼迪推荐了他的兄弟,所以我本来也能够推荐我的熟人。但我希望是受人尊重的人得到推荐。我认为他在听证会上做得非常好,非常好,有些人说这样做很好。我认为他将是一位伟大的司法部长。我当然希望如此。

贝克:你知不知道他撰写并提交了一份备忘录给白宫,这份备忘录批评了穆勒的一些做法。

特朗普:我不知道。

哈伯曼:你不知道?

特朗普: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之后读到了,但我那时不知道。

贝克:当你推荐他当司法部长时你知道吗?

特朗普:我没看过备忘录,我从来没看过备忘录。

[会为修墙宣布紧急状态吗?]

哈伯曼:这是你第一次与成为众议院议长的南希·佩洛西打交道,你觉得你恰当地估计了她的能力吗?

特朗普:啊,是的。是的。我实际上和她关系还不错,但现在我觉得我不会再这样了。我认为她非常糟糕地伤害了这个国家。我认为她对这个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如果她不批准墙,剩下的只是浪费金钱,时间和精力,因为它是迫切需要的,人们在期待着。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有大篷车要来,12000人。有三个大篷车排成队,而且你知道他们正在从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排队过来,他们要来了。

有了墙,你就不需要做太多的事。 (但现在)我们不得不在那里动员更多军队来应对,(移民有)12000人、无论多少吧,但他们说大约有12000人。

我认为佩洛西做的事情正在严重伤害我们的国家。但我想,我已经充分准备好了。

贝克:为了 -

哈伯曼: 为了什么?

特朗普:他们(民主党)不知道南部边境发生了什么。现在他们知道了。他们不知道犯罪的数量,毒品的数量,人口贩运的数量,可以通过适当的体制来制止……

贝克:所以是准备宣布紧急状态?

特朗普: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准备好我将要做的事。

贝克:你会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等待21天吗?

特朗普:对,我要等到(2月)15号。我觉得浪费时间。。。

特朗普:嗯,基于我听到的一切。 他们可能会对你不需要钱的地方过于慷慨。 对于有些没什么太多用处的事情,他们会给你更多的钱。他们也会给你钱做一些好事,但据我听到的我看到的,他们不想为隔离墙提供资金。

你知道我要建造这堵墙。你知道的。我正在修建这座墙。是我在建设,它已经获得资金支持。我们正对墙进行大面积的翻新。我们正在建造新的墙。我们正在修建隔离墙。就在我们说话时,墙壁正在建起来。到今年年底,我们将达到115英里。

特朗普:至少。

(助手插话:包括完成的和还在动工的。)

特朗普:这还不包括我们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开始建的隔离墙。我们将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在新墙和翻新墙之间再修建数百英里的墙。 这是一回事。 所以,正如我们所说,我现在正在建造这堵墙,将继续修建隔离墙,直到完成。 因此,现在,无论我是否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你都会看到这一(建墙)进程。

  [特朗普与政府成员处处不和?]

哈伯曼:你发推文说:你的情报主管需要回到学校再学习。 像我们所看到的,你与你的政府在气候变化,伊斯兰国等很多问题上都有不同意见,尽管我知道,你曾说媒体歪曲了这些事情。

特朗普:好吧,你必须看到,我的意思是你必须看到。你应该打电话给丹,你应该打电话给吉娜。 我想要你们这样做。 你知道他们……

哈伯曼:但笼统来说,先生,为什么你发现自己与政府不一致?

特朗普:我没有。

哈伯曼:以及为什么你认为关于什么样的意见……

特朗普:好吧,首先,当我走进房间时,给你看这张照片,我猜你有它。 (交给记者一张情报主管与他会面的照片。)但是当我走进房间时,我说:“伊朗发生什么了?”

“我们完全被错误解读了”

我说,“你说的什么意思?”

“他们错误解读了-”

哈伯曼:不过确实会有这种情况。那另一次说到气候变化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或者……

特朗普:嗯,你得好好看看其他人了。你会看见这间屋子里有很多秘书和管理政府的人,我跟任何人都没有矛盾,没有任何争议。

和我们谈论的人相比,你说得很少。和迈克·蓬佩奥关系很好。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和桑尼·珀杜的关系非常好,主管农业。他很高兴,因为中国就在他面前说我们要购买大量的农产品,是的,农产品。这是一个姿态——一个非常大的姿态——但只是一个姿态。非常大量的农产品。非常神奇,他说他今天就要开始了。所以你看整个政府,几乎没有什么争议。

莎拉(桑德斯),我能请你俩谈谈这事吗?

桑德斯:是的,我认为你提到的气候变化报告是职业官员的报告,这不是他任命的人。你的政府里有很多人—

特朗普:坦率地说,本届政府保留了很多前任政府的人,因为除了留下他们,你什么都不能做,好吗?他们会做报告。顺便说一下,从现在开始的几年里,你将会看到我的政府的一些人,如果他们不同意某件事,他们可能会对其他总统提出批评。

但是,正如你知道的,本届政府有很多人不是我安排的,他们必须留在那里。这是一辈子的工作。

哈伯曼:你是说公务员—

特朗普:他们可能很重要,就像我们安排了很多优秀的人才一样,他们今后也很重要。但在《纽约时报》却不是这样。

[当总统是赚了还是亏了]

截止发稿时,《纽约时报》并未公布这次为时85分钟的专访的全程实录。在该媒体的另一篇报道中,还有特朗普关于自己“当总统亏钱”的言论。

  “我做这份工作让我损失了很多钱,不仅是钱,还是我整个商业生涯中最亏损的一次,还好我不缺钱,你懂的。嗯,就是我亏得最惨的一次。但还有人说:不是有其他国家的人来住你的酒店么?是的,的确是这样,但我还是亏了啊,具体的数字之大你都想象不到。

但特朗普称,他还是喜欢总统这份工作。

文/白宫风云

本文译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白宫风云”,版权归《纽约时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