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为了一堵墙,连政府都不要

来源:世界说

世 界 说

谢雯雯

“我是一名最近因所属机构资金不足而被无薪休假的联邦雇员。我的收入被严重削减,加上其它方面的花费,我没有能力支付全部的月付金。。。。一旦我可以开始工作,我将立即联系你,讨论偿还剩余未偿还的资金的方案,并将持续向你知会我的收入状况”。

这是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OPM)贴心地为联邦雇员提供的范文,供雇员们向房东、放贷公司或者贷款人申请推迟还款。人事管理办公室主要负责美国联邦政府文职人员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这段时间,他们的官方网站也许正在经历点击量的高峰。

△ 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提供的延迟还款模板/ OPM官网

美国联邦政府已经关门超过20天。若不及时打住,这次从2018年12月22日零时开始的美国联邦政府局部停摆,即将在1月11日23:59后,创造历史,成为美国史上最长联邦政府“关门”期。

△ 这次政府停摆有可能打破史上最长纪录。目前纪录保持者是1995年的停摆,持续了21天 / Yahoo Finance

本次美国联邦政府关门的背后,是边境墙的争议。民主党拒绝通过特朗普提出的超过50亿美元的美墨边界建墙计划,而特朗普也拒绝撤销建墙拨款,导致国会2019年拨款的相关部分无法通过,需要利用这笔拨款运转的联邦部门和机构不得已只得停摆。

目前,未经国会或总统通过而尚未生效的拨款法案金额,约占2019财年总预算的25%,这导致包括财政部、农业部、国土安全部、商务部等九个美国联邦部门部分停摆。

△ 一名男孩在美墨边境墙上玩耍 / 视觉中国

局部停摆最直接影响到的群体之一,是受雇于政府的联邦雇员们。据估计,本次关门或将影响到80万联邦雇员。《华盛顿邮报》做了一个类比,80万联邦雇员,超过全美在油气、煤炭和其他矿业雇员人数的总和,比全美在纺织、服装制造业工作的人还多16万人。

在这其中,42万联邦雇员将继续工作但无法及时获得任何薪水,他们的薪水需要在政府停摆结束后由国会通过才能补上;另外38万雇员则将“被无薪休假(furloughed)”,简单说就是,这部分雇员进入临时失业状态,而这个“临时”的持续时长,目前尚未有定论。

在美国联邦政府系统中,薪水为每两周下发一次,加上美国人相对来说并没有很强的储蓄习惯,没了薪水,很多雇员虽不至立刻揭不开锅,但也面临费用透支、无法按时偿还抵押贷款、信用评级下调的担忧。

△ 2019年1月,联邦雇员集会示威,要求结束政府部分关门状态 / 视觉中国

据《纽约时报》12月26日报道,华盛顿特区就业服务部门预计,其将收到至少12倍于正常水平的失业救济申请。

在《纽约时报》1月7日一篇报道中,朱莉娅(Julia Quintana)是美国联邦政府农业部的管理员,负责看门及一些清洁工作,对她和她的家庭来说,政府关门不代表建墙、不代表反对特朗普,不带任何政治意味,政府关门意味着“杂货店(groceries)大门紧闭”——一家人的吃饭支出受到严重影响。她说,“我们现在吃的是冰箱里最后的鱼、虾和鸡肉,我担心这周后没钱吃饭”。

一位居住在华盛顿人士向世界说提起,当地一些餐馆、面包店、酒吧选择在此时回馈社会。比如乔治城地区的America Eats Tavern餐馆,目前在每天下午3至5点间,为联邦雇员发放免费三明治,帮助他们度过没有薪水的日子。

△ “我是一名联邦雇员,这是我第二十天被我的工作拒之门外。” / 视觉中国

据白宫发布的《联邦政府停摆指南》,被放假的雇员不能在关门期间使用带薪休假份额,也不能随心所欲赚外快,而需要严格遵守所属机构的行为道德准则,或向所属机构进行请示。而就算他们想要在关门期间无薪工作,这种行为一般也不被接受。

上述华盛顿居民在朋友圈中写道,“我朋友已经带儿子连着三天去动物园了”。

除了最实际的收入缺失,政府局部停摆还给联邦雇员们带来太多不确定性。“我们不知道是应该申请失业救济,还是应该开始找兼职”,一位在美国国家税务局(IRS)工作的雇员在12月底对《纽约时报》表示。

不过,在1月9日,IRS宣布将召回一大部分被休假的员工,在1月28日开启为纳税人办理退税的工作,争取在规定的2019年4月15日前完成今年的申报。若在开启工作后,政府停摆依然继续,这些雇员将不得不无薪工作。

而那些工作被视为“重要(essential)”而需要继续工作的雇员,他们也只被允许完成规定内的工作,不能从事“不重要”的工作。如果需要继续工作的雇员需要在此期间请假,他们则会“被无薪休假”。

更加不幸的是,政府停摆的消极影响的远不止联邦雇员们,还有得不到联邦订单的承包商、无人管理的国家公园、不经法律认证的婚姻……

△ 联邦政府局部停摆影响下,犹他州的拱门国家公园暂时关闭 / 视觉中国

对于关门一事,民主、共和两党也开启“甩锅战”。美东时间1月8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和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民主党)先后发表演说,互相指责对方是本次美国政府“关门”的罪魁祸首。(详见《特朗普修建边境墙演讲全文翻译》)

特朗普:“联邦政府仍然关闭的原因,并且是唯一原因,是民主党不愿资助边境安全。”

佩洛西:“特朗普总统必须停止将美国人民当作人质,必须停止制造危机,并必须重新启动政府运作。”

△ 特朗普发表“边境墙”演讲后,民主党两院高层、众院议长佩洛西和参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联合回应其讲话 / 视觉中国

此前,至少从特朗普的个人发言表态上看,他对于“墙”的描述有所软化,从竞选时期最开始的“大而美丽的墙”,到后来的“不一定要用‘墙(wall)’这个字眼,叫屏障(barrier)、铁片(steel slides)都可以”,到“一堵可以看到对面的铁的‘东西’,无论民主党想如何命名”。

但从始至终,就像特朗普自己说的,“墙”的材质和细节可以再商讨,他不会纠结于名字,但他必须在美国南部边界建立起一堵真实存在的“东西”。

而民主党似乎也没有因此让步。佩洛西称建墙行为“不道德”、指责特朗普“将美国人民当做人质”,双方的谈判再次陷入僵局。特朗普美东时间1月9日晚间发布推特,称最新与民主党的协商“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并称已经提出了一个月内重开政府的条件,但佩洛西仍拒绝通过建墙预算,最后表示,“再见吧,不建墙一切免谈”。

△ 特朗普1月9日推特表示,新一轮与民主党的协商“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 Twitter

特朗普给出了“30天内”重开政府的描述。虽然不知道这一描述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大,但30天后,联邦雇员们将经历至少两个完整的薪水周期(一个月)没有收入。30天后,3800万名低收入美国人将面临三月份无法获得农业部食物津贴的窘境。

目前,结束政府停摆可选择的路径并不多。

首先,结束停摆需要两党达成一致,继而在国会通过剩余未签署的常规拨款方案。或者,国会还可能通过临时性持续决议(CR)来重开停摆部分政府。

对于两党之间的“建墙”矛盾,人民大学国关院副教授刁大明向世界说分析,建墙背后涉及的是移民问题,结合美国的人口现有结构和生育率等因素,其事实上影响美国未来的人口结构,对于两党未来选票有一定程度影响,这样的“本质性争议”使得两党难以妥协。这一点也可以从最新一轮无果的谈判中看出。

如果常规国会拨款不能实现特朗普的“建墙梦”,他还可能寻求绕过国会的单方面使用“总统政令”拨款。在美东时间1月10日下午,特朗普带着新上任的白宫顾问西波隆(Pat Cipollone)去往美墨边界时,再次强调自己有“绝对权利”宣布开启针对移民的“国家紧急状态(national emergency)”,并称“我还没这么做,但可能会”。

△ 2019年1月4日,特朗普威胁称,他已经做好让政府关门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准备 / 视觉中国

刁大明对世界说表示,特朗普威胁不会通过任何不带建墙的拨款法案,其实是将政府停摆“工具化”,而其采用此类极端手段想要获取国会通过,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这种绕开国会、单方面政令方式可能是不可持续的。毕竟,宣布紧急状态或其他政令方式,实际上将挪用已通过的美国军备预算,50亿美元尚可承担,但如果特朗普未来建墙资金需求远超50亿,军费将面临不小压力。而特朗普曾在2018年1月表示,建墙资金需要250亿美元。

刁大明认为,目前美国实行的这一套预算制定和拨款机制,在极化、民粹化的情况下“漏洞百出”,而两党也都有一定责任。

一方面,特朗普一直保持“低而稳定”的支持率,他不想做“全民总统”,而更专注服务自己的支持者。在此情况下,他将政府停摆“工具化”、使用极端政策也并不奇怪。另一方面,美国历史上的停摆从未出现在新老国会交替时期,本次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民主党新议员在竞选期间常采取极端动员、攻击特朗普的方式,因此也很难想象他们会立马向特朗普妥协。

而美国民众们,也许包括那些被休假的联邦雇员也有类似想法。盖普洛2018年12月18日发布的民调数据显示,12月,在约五分之一(19%)的美国民众眼中,“政府”问题已成功取代移民(16%)、医疗(5%),成为目前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

△盖普洛12月民调显示,“政府”取代移民,成为美国民众眼中美国的最大问题 / Gallup

丁进对此文亦有贡献

END

责任编辑 | 朱逸蕾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贾珍珍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