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党主席默克尔的告别演说:我会带着尊严离开(全文)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当地时间7日,德国执政党基民盟举行党代表会议,选举出新的党主席卡伦鲍尔。已经担任这一职务18年的默克尔在会议上发表了作为党主席的最后一次演说。

演说中,默克尔回顾了自己的从政历史,并问了自己“五个问题”……

默克尔说,她将带着尊严离开,是时候翻开新的一页。

以下为演说全文:

默克尔:亲爱的朋友们。已经过去18年了,这将是我作为德国基民盟主席的最后一次演讲。 我想邀请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这次党代表大会的口号。

顺便提一下,确定党代会的口号一直是最困难的问题之一。 大多数时候是由我来做出最后的决定,所以“康拉德•阿登纳之家”(基民盟在柏林的联邦办公室——编者注)的工作人员,特别是那些负责制作字母和把它们安装起来的人们,经常陷入绝望,虽然也不能说使他们疯狂。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拥有了有史以来最现代化的电子幕墙。所有的字母问题都会永远被解决。

但是,对你们所有的帮助,我的感谢依然是远远不够的。不仅仅对党代会的口号,也对你们所有的努力。首先我要提到的是Ulf Leisner和Eberhard Zange。从最初我担任秘书长,到后来成为主席,在过去的20多年里,我见证了他们及“康拉德•阿登纳之家”所有的工作人员完成的每一件事情。

然后我想提到的是我们的总干事克劳斯•舒勒。他也陪伴了我20多年,虽然有一个短暂的间断。最近几周,他已经成功举办了8次拥有成千上万参与者的地区会议。他准备了这次党代会。我全心全意地感谢他和所有同事。

在这个告别的时刻,我要特别感谢“康拉德•阿登纳之家”党主席办公室我的所有同事们。我永远不会忘记整个“康拉德•阿登纳之家”为了我们基民盟投入工作时的勤奋,奉献,能力和热情。谢谢!

也衷心感谢主席团和理事会所有成员和所有同伴的支持、批评、建议、帮助和团结。谢谢!

亲爱的朋友们,献金丑闻之后,作为新当选的德国基民盟党主席,2000年在埃森我的第一个党代会口号是“正轨(Zur Sache)”。这对很多人来说是需要习惯的。这里提到德国了吗?没有。这里提到未来了吗?没有。这里提到类似规划、价值观和安全的东西了吗?没有。只有“正轨”。这就是它的开始。典型的默克尔式口号:事实、枯燥无味。

它也准确地体现了当时的情况,当时基民盟倒在了地上,我们的对手已经在摩拳擦掌,就好像我们永远无法从献金丑闻中恢复过来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一点上我要非常严肃地说:在德国选择党作为我们的右派政党、作为社会割裂的另一极的情况下,对于我们的国家、对于主要政党、对于基民盟和基社盟(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来说,今天的时代毫无疑问是艰难的。

同样我要非常严肃地说:18年前,我们经历了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的致命时刻。那时我们正应对着献金丑闻,基民盟处在政治上、道德上,还有财务上的危险边缘,不少人预测它的命运将会像意大利天主教民主党一样。但我们没有让步。我们没有自乱阵脚。我们保持了冷静的头脑。我们一直在思索着自己的优势。我们相信了自己的优势并展现出了这一切。于是我们克服了献金丑闻的所有后果,包括当时极其艰难的财务状况。我们重新回到了正轨上。

1998年大选失败后,我们恢复、继续并强化了我们党的复兴进程。18年后,72次州议会、联邦议会和欧洲议会选举之后——我还没有将地方选举计入其中,72个选举之夜的希望、担忧、痛苦、欢呼之后——我们今天的口号是:“集合,团结(Zusammenführen。 Und zusammen führen)”,这是我作为基民盟党主席的最后一个口号,依然是典型的默克尔式口号。

这里提到德国了吗?没有。这里提到未来了吗?没有。这里提到类似规划、价值观和安全的东西了吗?没有。或者,亲爱的朋友们,也许所有这些组成了一个经典党代会口号的东西,向我们展示通往未来的道路的东西,虽然没有体现在墙上的字母中,但就在这4个字中:“集合,团结”。

“集合”:在现在这个时候,除了我们的国家,除了德国,除了欧洲,除了世世代代的老人和年轻人,除了东部和西部,发达和落后,城市和乡村,原住民和移民,除了我们所有人,除了基民盟和基社盟以外还能有什么呢?

“团结”:除了我们以外,除了我们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还有谁与我们有着共同的根源,和我们一样同为保守派?基督教社会,自由主义者,和我们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我们一样名字中有C(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和我们有着同样的信仰,和我们一同是德国中间派主要党派的领导者。

无止境的争吵带给了我们什么?过去几年的痛苦,基民盟和基社盟都经历过了。团结一致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基民盟和基社盟同样也经历过。

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后近70年的时间里,基民盟和基社盟的党员担任了50年的联邦总理以及联邦女总理。其它党派只有20年。我们共同领导政府和议院至今已经50年了,甚至可以更长。为此,我们在今天的党代会确定了未来的方向。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后近70年的时间里,基民盟和基社盟承担了50年的政府职责,但是不能因此骄傲,而应当保持谦逊。任何情况都应如此。

我们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是因为我们始终注意着两者:根据我们的价值观制定政策,同时也愿意了解我们周围发生的事情;

我们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是因为我们已经明白,并不是只有我们会借鉴别人的看法,除了自己的双眼以外,也要通过别人的视角观察世界;

我们几乎永远不采用快速且看似简单的答案,而是去争取那些可持续的、可行的答案;

我们喜欢这样一个事实,即世界和生活不是非黑即白,而是充满了不同的色调和色彩;

我们相信妥协的艺术与力量,显而易见它利大于弊;

我们一直知道,“保守(konservativ)”不是源自于“听装罐头(Konserve)”,而是源于我们保留下来的使我们强大的东西,且改变了阻碍我们发展的东西;

我们一直知道,我们当中的每一位,从高层,到刚刚加入的新成员,即使是仅仅一个声音、一个席位也能在输赢之间产生重大的影响,正如现在黑森州,Volker Bouffier以恰好一个席位的优势取得多数,在黑绿州政府(基民盟/基社盟,即联盟党代表色:黑色。绿党代表色:绿色)继续着他的工作。我对基民盟在州议会选举中的损失感到非常失望,但这也是一个让我感到高兴和感激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我们也一直知道,党从来不是一个个单独的个体,而是所有成员的集合:地方协会、地区协会、行政区协会、州协会、联合会、联邦、州和所有的城、乡、镇,正携手共进。

当风吹在我们的脸上,就在不久前,我们也得到了一些给我们力量和动力的好消息。我只想说:在萨尔兰州,超过了40%。我只想说: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我们与Daniel Günther重新夺回了州总理府。我想说: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红绿(社会民主党代表色:红色)成为了反对党。

亲爱的朋友们,这就是我们,基民盟,团结的力量。这表明:当我们站在一起,当我们共同坚决地战斗时,我们是有能力赢得选举的。正如2005年,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选举中的胜利,对结束红绿政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正如2017年春,当我们全力应对复杂的环境时,在萨尔兰、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和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议会选举中的胜利,对阻碍在联邦范围内形成红-红-绿的局面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我为这次党代会做好准备的时候,我问了自己五个问题。

这五个问题中的第一个是:18年前是什么把我、基民盟主席和你们团结在了一起?

当时,在消耗了我们大量精力——或者保守地说只是一个小的风险——的献金丑闻之后,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对未来的坚定信念,带着这样的信念我们解决了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在2000年的埃森,在我参选成为基民盟联邦主席的第一次演说中,我讲述了我如何在1989年进入政界。现在我想从那次在埃森的演说中引用一些简短的句子:

“我被民主革命所吸引……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时刻:对新事物巨大的好奇心。那时候我在一个朋友的书里为他写了一句话:进入开放的时代,前景会如何:进入开放的时代、进入自由的时代、进入新的时代?我们的未来——正如我在2000年在埃森所说的——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力量。它就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我们渴望德国的驱动力,我们想要再次成为第一。”

亲爱的朋友们,我相信,我们可以说:我们已经实施并实现了一些目标。 我们可以为此共同感到自豪。

第二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互相心存感激?

无数个小时、无数个日日夜夜,我们共同思考、协商、起草又否决、辩论,为了在这个日益复杂的世界中用我们最好的学识和良知,为议案、选举和政府议程以及新的党章这些难题寻找出最好的答案。例如,我们在哈茨方案中支持施罗德政府,因为以帮助和需求为原则,他们提出的方案在当时对500万失业者来说是正确的。我们可以感到自豪的是,今天的失业者只有200万了,我们支持了正确的改革。

我们对不断增加的国债给出了明确的答案。黑零(支出不超过收入,没有新债务——编者注)是代际公平和可持续性的正确答案。很多年来我们的财政也保持了这样的情况,我们可以为此感到自豪。

我们对国际安全局势的变化给出了明确的答案,虽然不是在党代会的20分钟之后,而是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通过所有州协会的长时间讨论。我们暂停了义务兵役制,并使联邦国防军以新的形式出现。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以使其成为一支强大的军队。但亲爱的朋友,即使遇到了一些困难,这一步也是正确的。

在基督教民主工会和中小企业协会之间达成的持久协议中,我们制定了自己的最低工资模型,从而表明我们可以在各个方面进行合作和统一。这成为了我记忆中的伟大时刻,也是基民盟的一个重要时刻。

我们对欧洲公共债务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我们对人们希望能够更好地协调家庭和工作的愿望给出了明确的答案:通过育儿津贴、通过扩建幼儿园、通过Baukindergeld(Baukindergeld是一项国家补贴,旨在让有子女的家庭和单亲家庭更容易为自己的公寓提供资金。)以及通过工作和家庭的兼容性。

我们一起进行了最激动人心的伦理辩论。我记得在我们的一次党代会上关于胚胎植入前遗传筛选的大辩论。

2015年,我们在人道主义紧急状况下接收了许多人,并确保他们得到管理和组织,我们经受住了这次巨大的挑战。我记得欧盟-土耳其协议。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的党一步步地继续发展着。我们启动了党的改革,使党员们能够更多地参与进来,并使我们的沟通与数字化世界相适应。

与此同时,我们之间保持着高要求,而不是互相包庇。我们也对彼此有些过高要求的地方:我对你们,我允许自己这么说——当然这极少极少发生——反过来也是一样。

还能是别的什么?我们就是一个家庭。我们始终坚信这一切,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实现进步和发展。所有这一切只有互相信任才有可能。为此,特别是为此,我感谢大家。

第三个问题:我们互相保留了什么?

各位对我没有任何保留。我对此考虑了很多,什么也想不起来。反过来,我向各位保留了许多针对政治对手的非常猛烈、尖锐的攻击,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相反,我更愿意选择沉默,或者作为一个陪衬,也完全不想理会别人的挑衅。我很清楚我已经用它考验过各位了。

第四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现在分道而行?

当然不是说我和基民盟。我和基民盟的联结并不需要用党主席来维系。而且我仍然还是联邦总理。

这不过是我作为联邦总理、作为德国基民盟主席的理解,即民主依赖于多数决定原则,其公务员们为我们国内的和平和凝聚力做到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并且不断反思自己,作为一个个人,他们还可以做些什么。各位知道我反思的结果。因此,我们将在汉堡的这次联邦党代会上选出一个新的管理团队。有了它,和正在修订的新的党章,基民盟可以对我卸任之后的时间做好准备。在我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届议会任期中做出一点贡献,对我来说是一件时刻惦记着的事情,这将使基民盟取得新的成就,同时也维护了国家政治责任。这就是我们为未来确定方向的办法。

亲爱的朋友们,这是一个我们面临着诸多巨大挑战的未来。比如社会的割裂。这让我们听到了最激进、最尖锐的声音;

比如我们社会的老龄化,这对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构成了新的挑战;

比如科技的进步,从医学,到人口流动,再到能源转型,它不仅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机会,还带来了一些人类尊严的问题,像对算法的依赖以及基因研究;

比如世界经济权重的转移——这些地区赶上了并且在部分领域已经超越了我们;比如脱离多边主义的状况愈演愈烈,倒退到国家主义,减少国际贸易协定和我们正面临的贸易战;

比如战争、暴力、恐怖主义、饥荒和缺乏发展前景。世界范围内众多的人们逃离自己的家园,这将我们以及欧洲放在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上,自二战以来这是前所未有的;

比如混合战争——或者说通过假新闻破坏整个社会的稳定;比如我们欧盟的未来:共同的货币,欧洲共同的防务、安全政策以及英国脱欧,这将标志着欧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比如气候变化——如果不能被遏制,它将改变我们星球的面貌,海洋中的塑料垃圾会将万物带到崩溃的边缘。

这些,及更多数不清的挑战再一次要求我们,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展示出自己的能力。再一次要求我们证明,在这样的时代,我们将坚决捍卫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自由价值观和我们的利益,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作为一个有着基督教背景个体,及他们不可侵犯的尊严为中心的政党,作为一个致力于我们国家凝聚力的政党,作为一个知道先生产再分配的政党,作为一个对欧洲、对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以及对多边秩序有着明确承诺的政党。今天,我们的基民盟和2000年的时候不一样了,这是一件好事,因为2018年的基民盟必须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不要回顾过去,而要展望未来,要有新的思想,新的答案,新的结构,但也要保留以前的价值观。

因此,亲爱的朋友们,最后第五个问题:我们对自己有什么期待?我希望我们共同努力,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刻,无论任务多么复杂,外界的挑战多么艰巨,我们都不要忘记基督教民主联盟的立场。我们基民盟人给自己划定界限,但我们从不限制自己。我们基民盟人会有争吵,而且不少,但从不互相攻讦,也不会要求其他人闭嘴。

我们基民盟人对所有人的尊严一视同仁,我们从不利用一群人去攻击另一群人。我们基民盟人不会在自顾和自省中迷失自我;我们基民盟人为我们国家的人民服务。

未来要求我们尽全力坚持和保卫我们的价值观。只有当我们带着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去工作,而不是怨恨、不满和悲观时,我们才能塑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我在东德生活的时候,我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心态,现在自由的条件下更应如此。我希望今后,我的政党也能拥有这样发自内心的幸福感,那样,我们基民盟人就可以成功地集合,团结,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人民的幸福,为了德国,为了欧洲。

亲爱的朋友们,前天,当我在华盛顿参加已故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的葬礼时,我再一次感受到,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幸运:1989年,这位政治家刚刚成为美国的总统,他在决定性的历史时刻展现出了勇气和力量,相信我们德国和当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他为德国的统一铺平了道路,使德意志祖国拥有了统一、法治和自由。

我思考着,这意味着什么?他站在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的权力顶峰,他将政治理解为致力于所有人幸福的治国之道,在这西方世界最伟大的胜利时刻,使自由战胜了隔离墙和铁丝网的暴政,因为它服务于一个伟大的目标:赢得冷战。我们德国人必须永远感谢乔治布什总统,以及联邦总理、欧洲荣誉公民赫尔穆特·科尔的治国之道和远见卓识。

如果没有他们,没有他们的政策,今天我们联合起来的德国基民盟就不会由15个州协会共同组成:巴登-符腾堡,柏林,勃兰登堡,不来梅,汉堡,黑森,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下萨克森,北莱茵-威斯特法伦,莱茵兰-普法尔茨,萨尔兰,萨克森,萨克森-安哈尔特,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和图林根。

18年了,从2000年4月10日在埃森,到今天2018年12月7日在我的故乡汉堡,这座1990年我们召开统一代表大会的城市,我担任这个伟大的、令人骄傲的、德国主要党派中唯一一个中间党派、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党主席,这是一个让我充满激情和具备奉献精神的任务。

我不是天生的总理或者党主席——当然不是。我一直希望、并决心带着尊严承担我在国家和党政机关的职务,并在某天带着尊严离开,因为我们都处于这一时期。

现在,是时候翻开新的一页了。今天,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充满感激。我很高兴。这是我的荣誉。

谢谢。

  文/全球青年说 (译者:张乃琦 新浪国际“地球日报”德国观察员)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