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巴黎面临50年来最大骚乱:“黄马甲”究竟多严重?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北美报告(微信ID:canadanews)

这还是传说中的艺术之都:巴黎吗?

近日,法国又暴动了,这次行动是针对总统马克龙的。

其实,在法国,针对马克龙的抗议和示威活动,早在多个城市进行一段时间了。

可以说,这是马克龙总统上任以来所面临的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破坏力最大的一次全国性示威抗议活动,抗议团体代表们的强硬态度更是令法国政府焦头烂额。

主要原因需追溯至法国从去年开始上调的燃油税政策。

据悉,去年年末起至今,法国的柴油价格随着政府出台的税收新政而上涨了整整23%!

众所周知,全球柴油价格相对便宜,是大部分卡车的通用燃油。与此同时,柴油车也更省油。

据报道,柴油车备受法国工薪阶层喜爱,为最常见的车型,因此柴油价格的大幅提高,也就意味着工薪阶层的生活成本增加。

所以早在今年6月份时,便有不少法国民众穿上黄色荧光马甲(下称黄马甲)走上街头游行。

之所以要穿这一身,是因为它是法国所有正规驾驶员车上都会配备的交通衣。

因此,抗议者们想以这种穿着来表明自己的诉求,希望政府别再以“减少碳排放”的理由,不断增加燃油税。有报道显示,法国将于明年1月1日将柴油价格提高0.065欧元,汽油每升提高0.029欧元,并以此促进人们购买新能源汽车,从而减少碳排放,改型发展低碳经济!

尽管这一政策也包含了“购买新能源汽车将退还税款”的鼓励性措施,但人们依然觉得这种带有“惩罚性”税收政策,根本就是在压榨工薪阶层以增加政府税收,这也让马克龙再次背上了“富人总统”的骂名,还被认为是个根本不管工薪阶层死活的总统。故而这次法国民众抗议的重点,由一开始反对油价上涨及柴油税提高等问题,逐渐上升到至税收过高、及物价上涨导致人们生活水平下降,甚至进一步演变成为“工薪阶层遭受社会不公现象”等问题。

如果说之前一系列的油价上涨及燃油税的提高是这次抗议游行的导火索,那么这“0.065欧元“就是点燃它的那一粒火花。最火的要属上周六(当地时间12月1日),“黄马甲”们掀起的浪潮。数万名黄马甲气势汹汹地涌向香榭丽舍大街。

抗议者们个个身着黄马甲在凯旋门前高唱国歌《马赛曲》,还时不时高呼带上街头进行示威的横幅上的口号——“陷入困境的人们啊,让我们杀死资产阶级!”城市四周火光满天,烟雾缭绕,打砸抢烧等乱象几乎随处可见,场面一度堪比战争场面。

要不是抗议者手中挥舞的法国国旗以及在浓烟中依稀可见的标志性建筑物凯旋门,完全难以置信图中这个一片狼藉的城市就是以浪漫和文化著称的巴黎。

而这还仅仅是近一个月以来,连续在周六时爆发的三场暴力示威游行中的一个!

原来早在11月17日及24日,便已爆发过类似的抗议行动。

根据法国内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第一次约有28.2万人参加了示威,第二次是16.6万名,而这一次则剩下13.6万人次。尽管此次暴乱的人数相对于前两次更少了,但抗议者们的示威行为却是最暴力的一次。期间的暴力冲突总计造成了263人受伤(其中包括20多名警察),412人被捕,这些数据是上一次暴乱的4倍!

(不巧的是,这场震惊了整个欧洲的暴力示威行动爆发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却远在阿根廷的首都布利诺斯艾利斯,正参加“G20峰会”。)

回顾现场场面时,温哥华市民很容易忆起2011年的冰球暴动(当时温哥华加人冰球队在争夺史丹利杯总冠赛时落败,而引起“输不起”的球迷上街暴动)。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例如:每一次冲突发生时,汽车总成为暴动中的“弱势群体”,任由一帮暴民打砸烧……

消防人员上前救车,但火势却愈演愈烈……

一时间,火光熏天,浓烟滚滚,仿佛巴黎沦陷一般……

现场报道显示,警方有枪有警棍,抗议人士有弹弓还有“武力”——

不过,警方有枪不一定能用,或许只能用胡椒喷雾喷一喷……

现场人士偶尔使用拳头,警方几乎被打得头破血流!

图片看去,一辆公务车已被打败!

而暴乱中的商家难免遭受池鱼之殃……

现场可见,示威人士的呼声及涂鸦,十分明确地把矛头指向了法国总统马克龙——“马克龙赶紧辞职!别再把我们当成傻子一样戏耍对待!”

街边象征文明和艺术的雕像,也感到很无奈:

马克龙见到法国因他呈现这副惨状,忍不住在公开讲话中表示:“我会接受民众不同的意见,也愿意悉心倾听反对的意见,但我坚决不能容忍暴力行径!”此外,马克龙也了解暴乱的起因,他还表示将会在接下来的全国会议中,重新讨论燃油税政策等问题,且为工薪阶层考虑,尽量减少柴油税收。

看到法国政府近一个月的暴乱,北美报告(Canadanews)特约评论员尤文媛很感慨地表示,巴黎是近代各种艺术流派的发源地,因此被称为艺术之都,但近年发生不少事,例如恐怖袭击,又或者是各种大型示威抗议活动,把巴黎弄得乌烟瘴气。“但这该怪罪政府,还是人民不解政府的苦处呢?”尤文媛说:“油价的上涨,一直都不是某个政府的事,而是全球的事。”

就拿加拿大来说吧,尤文媛说:“我20年前嫁来温哥华时,当时的油价都在0.49/升——0.59/升之间起伏,大约10年前吧,汽油价格升破1.00/升,成了各报的头条新闻,但现在呢?莫说1.00/升,能够降到1.20/升可能就是天大的新闻了。请问,人民究竟该怪政府,还是怪自己生活的时代不对?”

或许,法国政府看准工薪阶层,率先拿柴油开刀,也是“柿子挑软的捏”,但尤文媛认为,这正是法国政府推行此类新政时,“脑袋失控”的地方。她补充道:“我可以理解法国人民的愤怒,但愤怒到把自己的城市巴黎毁掉,也是最蠢的做法。要知道,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不仅是法国首屈一指的旅游景点,更是部分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民众甘愿玉石俱焚,就很难想象法国未来能如何在政治与发展间取得平衡了……”最后,评论员将双方各打了50大板,并强调:“发起暴动的法国人民不理智,但马克龙是否也不机智呢?就看他接下来怎么处理这个棘手问题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秦慕雪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