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法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

上周六,一场反马克龙总统的集会抗议失控,演变成骚乱:巴黎著名的香榭丽舍大道上演了“全武行”。报道指出,夜幕降临后,一些抗议者开始焚烧汽车、打砸沿街商铺。尤能体现法国革命浪漫色彩的是,抗议者在凯旋门上涂写政治口号(诸如马克龙下台之类),并破坏了法国革命的象征——玛丽安娜塑像,从而完成了向老一辈革命者的“致敬”。据外媒指出,此次骚乱成为巴黎数十年来最具破坏性的示威活动。

今年10月份,马克龙应党内环保主义者的要求,提议提高柴油税以减少污染,而主要靠汽车通勤的城郊市民则发起抗议。因为示威者身着荧黄色背心,这些抗议也被成为“黄背心(gilets jaunes)抗议运动”。抗议者认为马克龙的政策是在“劫贫济富”,并把马克龙视为“富人的总统”。据民调显示,四分之三的法国民众支持“黄背心”的诉求,而马克龙的支持率则已不足30%。

法国官方的回应

在周六的骚乱中,警方逮捕了400余人。当局试图把他们与更广泛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区分开来,并指出其中一些人是极右翼和极左翼极端分子,以滋生事端而闻名。

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说:“看到法国的象征遭到攻击,我非常震惊。”

骚乱发生之际,马克龙正在出席G20峰会。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天在巴黎发生的事情,与和平地表达合理的愤怒毫无关系。我会一直倾听反对派的声音,但我绝不接受暴力。”

此番破坏活动也引来法国各政治派别的谴责。右翼的国民阵线党主席玛丽娜·勒庞在推特上表示,“骚乱者在巴黎制造了暴乱。亲爱的‘黄背心们’,你们必须离场,这样执法部门才能介入。”

这场骚乱将考验马克龙的决心,他本人拒绝放弃提高燃油税,也拒绝放弃亲商业的经济改革。不过,为了恢复秩序,马克龙的一名本党议员表示,“他(马克龙)希望改革,我们也需要改革,但我们走得太快了。”他呼吁暂时冻结提高燃油税。

昨天,马克龙召开了一场部长级危机会议。会后,马克龙的发言人Benjamin Griveaux表示,总统正在考虑是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样当局就可以阻止抗议活动和其他公共集会。

与此同时,马克龙政府也在寻找谈判途径。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暂定于周一与一些“黄背心”会面。马克龙还指示菲利普在周一会见法国各政党领导人,并要求内政部长研究大幅增加街头警力的问题。

不过,从目前的报道看,问题恐怕很难解决。

《华尔街日报》报道,“黄背心”运动的追随者大多对马克龙的经济议程不满,这些议程包括:取消除房地产以外所有资产的财产税,以及减少对工人的就业保护。让抗议者愤怒的政策还有削减住房补贴和反对提高最低工资。许多参加周六抗议活动的人说,低工资和高税收使普通法国人的生活难以为继。来自巴黎郊区的公务员Luc Hue说。“总是由小人物来买单,这日子实在没法过。”

如果《华尔街日报》所言属实,这场抗议运动的“左翼民粹”色彩颇浓,值得玩味的地方真不少。在我们的印象中,法国奉行大政府、福利国家政策,高福利伴随着高税收。然而,抗议者却抱怨自己成了受害者,富人得利,穷人买单。这或许说明,政府的干预和管制,看似以改善底层民生为出发点,实际上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稍懂经济常识的也知道,政府的管制政策鲜能达到预期目标。不过,让人费解的是,抗议者的诉求不是政府的干预少一点,而是政府管制的不够全面,诸如提出提高最低工资、增加补贴一类诉求。

记得保守派作家马克·斯坦恩(Mark Steyn)说过,欧洲的抗议运动不同于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其他国家的抗议者喊的是,‘为什么你们政府不为我们多做一点事情?只有美国人喊的是,‘为什么你们不替我们少做些?为什么不把你们的脏手从我们的钱包里拿开,为什么大政府不能远离我们的生活,没有你们我们过得很好。’”

在“黄背心”抗议问题上,似乎仍然没有脱离这个窠臼。

文/保守主义评论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