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这一届美国国会 女性改写了美国政治史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11月6日选举结束后,美国迎来了历史上“最多元”的一届新国会,更是女性最多、不同族裔最多的一届新国会。

规模创记录的当选女议员们,创造了多项美国“历史第一”:首位美国原住民女性议员、首位索马里裔女性美国议员、首位穆斯林女议员、首位巴勒斯坦裔女议员……

新任国会议员明年1月3日才正式上任,开始美国国会第116届的会期。不过,11月13日开始,众议院超过85位新成员就已经抵达国会山,进行为期两周的“新生训练”。

在“新生训练”上,这些政治新秀将第一次见到未来的工作伙伴、参观国会大楼、拍摄官方照片,以及接受包括如何设立办公室、立法议程等训练。

这些新科议员、尤其是创纪录的女议员们“进京”,将为美国首都华盛顿带来什么样的光景? 她们将怎么展开新工作、新生活?又将会为美国政界带来什么变革?

女性的历史时刻

新选举产生的美国第116届国会,合计有创历史纪录的125位女性,其中106人是民主党、19人是共和党。这将使美国国会的女性议员比例上升到国会议员的约四分之一。

兴致高昂的女“新生”们,第一次以准议员身分踏进国会议事厅参观时,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激动的心情,比如来自密歇根州的众议员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和艾莉萨斯洛金(Elissa Slotkin)、来自纽约州的亚丽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 )、以及来自新墨西哥州的德布·哈兰(Deb Haaland)。

“各位!女人们进国会了!” 特莱布是美国历史上首次进入国会的两名穆斯林女性之一,她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感受, “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胜利的感觉一直在慢慢沉淀下来。但走入议事厅那一刻,它真的沉淀了,我真的在国会里!”

42岁的特莱布来自巴勒斯坦移民家庭,她担任过社工、州议员、拥有法律学位。她反对特朗普政府,2016年8月,她在特朗普赴底特律演讲时高喊:“我们的孩子应该要有更好的生活”,要求特朗普读读美国宪法,但没多久,就被警卫架出会场。

特朗普当选总统两年后,特莱布也竞选议员成功,将补上89岁的前参议员柯尼尔斯(John Conyers)的缺额。柯尼尔斯在众院担任议员52年后,因涉性骚扰辞职。

特莱布的竞选主张包含支持男女同工同酬、大学免学费、公共医保、LGBTQ族群权益、推翻特朗普的旅行禁令、环境保护,以及让无证移民取得公民资格等。

“我有想要保护我的选民的动力,想要确保我能为他们完成出色的工作。我会眼含热泪的想着他们如何相信我,我必须确保自己每次走到这个殿堂,都满怀对这些期望的尊重。”特莱布说。

29岁的亚丽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在国会里一面挂满男议员画像的墙前停了下来,她说,想到有一天,棕色皮肤、黑皮肤的女人们也能出现在这面墙上,她就觉得非常激动。

一年多前,科尔特斯还在一家酒吧工作,如今,她已经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女议员。她通过社交网站直播、分享“新生训练”的各种细节,包括她在活动上多次被误以为是实习生、或是议员太太。

科尔特斯很快在“新班”上结识了好朋友:37岁的明尼苏达州众议员伊兰·奥马尔,她是史上首次进入国会的两名穆斯林女性之一。两位年轻女议员在新训上互动频频,多次被媒体拍到在一起喝咖啡、聊天、自拍。

奥马尔出生于索马里,她和家人在1991年索马里内战时逃离。在肯尼亚的一个难民营呆了四年后,她来到美国。11月6日,她当选为美国历史上第一名索马里裔国会议员。

奥马尔在演讲时,也提到了奥马尔。他说,在总统特朗普禁止索马里人进入美国之际,明尼苏达州向国会派驻了一名索马里难民,这传递了明确的信息。

42岁的艾莉萨·斯洛金是奥巴马时代的前中情局官员,她说,在众议院里,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听到了自己面对的“历史巨人”。

参观自己未来工作的国会议事厅时,她和其他几位和她一样有军事背景的女议员们一起停下来拍照。包括弗吉尼亚州的Abigail Spanberger,宾夕法尼亚州的Chrissy Houlahan和新泽西州的Mikie Sherrill。

“这很像是个庆祝仪式,”斯洛金说,忙碌的选举到现在终于尘埃落定,“感觉还不错。”

“我等不及要为我代表的人群服务了。”德布·哈兰是美国历史上首次进入国会的两名印第安原住民女性之一。她说,自己希望成为美国原住民、其他少数族裔和穷人的“有力代言人”。德布·哈兰还向白宫喊话,称她的胜利将是对特朗普及赴豪门的警告,她即将发挥国会的力量,制衡行政体系。

另一位原住民女性议员是来自堪萨斯州的莎莉丝·戴维兹, 38岁的她曾是一名综合格斗选手,更是首名代表堪萨斯州的公开同性恋的女性。

两位女原住民议员在国会议事厅合影,“我非常荣幸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很多新的声音将进入到国家事务的讨论中。” 戴维兹在推特上写道。

国会“新生”的集训

不过,面对这些充满新能量、新想象力的新人,国会“新生训练”负责人、国会管理基金会主席布拉德福德•菲奇先给了新议员们一个终稿:不要太理想化。

“上任前几个月的重点是理解规则,不是急着讨论政策。”菲奇说, “我们试图向他们(新议员)介绍,并非所有的想法都能实现。事实上,他们必须规划好时间,并为自己确立界线,以便他们上任后仍有时间留给自己、及陪伴他们的家人。”

国会管理基金会调查显示,美国国会议员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70小时。“他们将了解到新工作可能与之前的工作不一样。”菲奇说,认清这些事实,才能让议员们开始长跑,为国家服务。

新议员训练为期两周,由非营利组织“国会管理基金会”负责。第一周的训练主要是基本交流、参观、拍照、领证件与电子设备、基本议事规则介绍、人事规定、旅行限制、道德准则、国会警察的保护服务课程、以及学会如何在新城市安居。

今年新增的一个培训项目是关于职场权利及反性骚扰,这个培训由2018年为解决国会山性骚扰问题成立的“员工权利倡议办公室”负责。

新议员们都能拿到一本如何成为议员、设立办公室的指导手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学习如何使用130万美元到14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包括聘用多少员工(一般平均为16名员工)?如何把这笔预算花在华盛顿、及自己选区的办公室?以及如何安排一年间往来的交通费用……

菲奇说,这些对于预算的运用及理解非常重要,也应该是新生们在上任前须特别着重之处。他说,如果议员花费超出预算,就得用自己薪水支付。

此外,美国国会议员的财产每年必须依法公诸于众,任何在任期内接受的馈赠、款待和谢礼,只要价值超过100美元,都必须全数申报。

其中一个有趣的插曲来自最年轻的众议员科尔特斯,她抱怨,目前仍处于待业状态的自己无法负担华盛顿昂贵的房租。因此,华盛顿她的不少支持者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来住我家”的活动,邀请寒酸的新议员免费入住。

但是,根据国会的道德准则与财产申报规则,这样免费让议员入住的情况可能涉及违法。国会管理基金会特别提醒,这类违法行为可能面临司法部刑事诉讼,最高可判25万美元罚款或5年监禁。

新生训练第二周,便开始有更重要的党团闭门政策会议、投票选出新议长等。准议员们还将选择他们希望加入的委员会或核心小组会议(caucus)。科尔特斯在内的几位民主党女议员都将加入以推动自由派议程为主的国会进步核心小组。

新生训练的一个重点议程将发生在11月30日。这一天,国会将用抽签的方式,安排议员们的新办公室。在容纳五百多位议员的国会山建筑群里,如果被抽到老旧、又离主议厅较远的办公室,那将是下下签。

两周的新议员训练由纳税人买单。过去几年的数据显示,2012年的总花费约为56万美元,2014年为37万美元。其中最大笔的开支是让所有议员们入住国会山附近的酒店,第二大开支则是餐饮、酒会等饮食场地费。

两周训练结束后,所有的新进议员将在12月入学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参加两党立法培训班。

新议员将带来什么改变?

这些新议员、尤其是女议员们将为美国政界带来什么改变?大多数分析认为,在明年1月民主党正式拿回众议院掌控权的时刻,一系列对特朗普政府的调查及传票将随之展开。

在众议院成为多数党的民主党,将有更大的自主权在委员会传唤证人、举办听证会。而上述几位女性新力军,基本上都对特朗普的“通俄门”、性侵指控、特朗普酒店的营利、财税报表或其总统涉及的各种丑闻表示出彻查的意愿。

这些国会调查虽然不一定会发现犯罪行为,但调查过程可能会对被调查者的政治生涯产生极大影响。

以众议院共和党人主导的2012年班加西袭击事件调查为例,虽然调查结果认定时任国务卿希拉里没有违法,但不当使用私人电邮的“电邮门”丑闻就是在此时被揭露,并对希拉里2016年的总统竞选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第二,更大程度地制衡共和党及白宫推动的法案或提名人选。美国媒体分析认为,特朗普政府不太可能再成功推动几个他们着重的法案:比如废除奥巴马医改、大幅减税、或大幅降低医疗及社会福利补助、以及更强硬的移民政策等。

民主党人将拥有更大的力量,阻挠特朗普中意的最高法院法官和内阁提名人选,虽然参议院依然在共和党手里,但更多的众议院成员,可以让民主党采取无限期拖延听证日、或利用多数力量否决等方式。2016年,共和党人就曾用拖延方式阻挡了奥巴马提名的最高法院法官。

最后一点,也是可能让美国政治走向浑乱顶峰的,就是民主党可能启动弹劾总统程序。

在新生训练时,多数民主党新议员都对媒体避谈弹劾总统的可能,他们多倾向先对特朗普展开各种调查。弹劾是一条漫漫长路,必须由众议院启动,但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必须要有三分之二的支持,才能真正解除总统的职务。

不过,如果有一些重大的事件发生,比如特别检察官穆勒领导的通俄门调查有重大突破、或是特朗普的前律师柯恩、前竞选总干事马纳福特的官司出现更严重犯罪指控等,众议院将会有启动弹劾程序的更大动力,尤其是来自民主党选民的压力。国会的议员们,无论是新人还是旧人,无论来自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无法“忤逆”这一压力,如果这一压力已经足够大。

11月29日,国会新生训练结束前夕,特朗普前私人律师柯恩在曼哈顿法庭认罪,承认此前对特朗普在竞选期计划于俄罗斯修建特朗普大楼一事向国会撒谎,坦承他曾经刻意淡化自己与克林姆林宫有关该房地产项目的接洽,对两方的协商内容也撒谎,虽然最终并未达成交易。

这番证词与特朗普多次声称自己在俄罗斯没有商业交易相左,柯恩也可能为换得轻判,而继续与调查小组合作。

面对这个新进展,29岁的科尔特斯对媒体记者们谈到对71岁特朗普总统的弹劾问题:

“我对弹劾总统的选项一直保持开放态度……现在事情的发展看来,越来越向这个方向前进了。”

文/华府进行时 唐家婕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