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APEC已不欢而散,G20或握手言欢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 马晓霖

“大象打架,草地遭殃”,这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欧尼尔的深切感受和抱怨。这个太平洋小国首次举办亚太经合组织(APEC)非正式领导人峰会居然以失败告终,难免哀伤郁闷。

11月18日,APEC峰会诞生29年来首次没有发表共同宣言已足以让世界舆论一片哗然,然而,中美领导人在此期间的舌剑唇枪则不仅让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深层矛盾一览无余,而且针尖对麦芒的程度前所未见,给愈演愈烈的贸易战增加了地缘博弈色彩,带给世界因中美战略竞争而前景不确的恐慌。

当然,APEC的不欢而散只是决战前的火力侦查或外围战,真正的中美交锋尚未到来。本月30日在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才是世界两强的尖峰对决。中美贸易战从舆论战、前哨战、外围战一路走来,台前幕后明争暗斗相持相博,也许到了中美元首再次面谈且必须握手言欢的关头。

盘点APEC:中美各执一词,立场针锋相对

11月18日,为期两天的第26次APEC峰会以失败告终,这次峰会打破该组织成立以来每次都发表峰会共同宣言的惯例,只是依照章程发表了主席声明,各国代表团就带着非常复杂的心情打道回府。综合各路媒体报道可见,中美围绕关税、世界贸易规则和对外投资分歧严重,并陷入罕见的口水战,以致无法形成共识并落实到文字,造成APEC在峰会共同宣言的历史记录上首次“天窗”洞开。

东道主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欧尼尔事后抱怨说,“如你们所知,两个巨人在屋里打架,我还能说什么?”他指出,有关世贸组织(WTO)的分歧无法达成共识,因而参会各方难以就共同宣言形成章程,相关分歧将提交给WTO,并暗示这次峰会已告失败。当然,他不认此败“羞辱”了穷国办大会的巴布亚新几内亚。

出席峰会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对媒体承认,未能发表共同宣言在于不同的措辞版本差异太大,特别是关于WTO规则的立场无法统一。外媒援引知情者称,美国向与会代表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共同宣言呼吁对WTO进行全面改革,但这些改革意味着减少中国享受的优惠待遇,因此遭到中国的抵制。抵制修改WTO规则的并非只有中国,加勒比电信公司CEO丹尼尔﹒奥布莱恩对法新社说,“某大国要求所有成员改变已达成多年的关税协议,这太强人所难了。”

其实,中美围绕贸易战、未来全球贸易规则、“一带一路”倡议、影响力角逐以及战略竞争,都在峰会期间集中爆发,不仅使APEC峰会有史以来首遭败绩,还将近两年的中美摩擦推高到针锋相对和剑拔弩张的程度。

首先,中美对峰会的重视程度大相径庭。中国不仅希望将这次峰会视为加强多边贸易机制、推动贸易全球化并解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新机遇,还将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巴布亚新几内亚视为扩大和深化与太平洋岛国关系的里程碑式安排。也许是不满中国与太平洋地区8个岛国政治、经济、贸易和投资关系的日益密切很升级,不满中国深入美国传统势力范围,美国总统特朗普缺席峰会,而是派副总统彭斯代为参加。

其次,中美各持己见,立场旗帜鲜明。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17日举行的APEC工商峰会发表演讲,强调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主张维护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重申“自我封闭只会失去世界,最终也会失去自己”,并强调“一带一路”是开放与合作平台,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基本原则。彭斯则公开要求中国改变贸易规则和行为方式,不仅威胁将在对中国征收2500亿美元关税的基础上继续加码,还对“一带一路”发出“毒蛇妇”般的贬损与嘲讽,称其是“窒息之带”和“单向之路”,攻击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发起“支票外交”,提供“圈套贷款”并隐藏“地缘日程”,指责中国通过“不透明的贷款”让这些国家陷入“难以置信”的债务危机,同时却推销美国的所谓“没有胁迫、腐败和对国家主权做出妥协”投资合作。

从上述中美领导人的同台喊话便知,双方完全是两条轨道上跑的火车,走的不是一条道,注定了这次APEC峰会是一次分裂的大会、对峙的大会和无果而终的大会,是中美关系处于十字路口而分歧和矛盾极其突出的鲜明体现。

其三,美国扩大与中国在外交和军事领域的摩擦。彭斯不仅带着强烈的鹰派气息到APEC与中国大唱对台戏,而且再次公开挑战中国底线,打出“台湾牌”向中国施压。峰会期间,彭斯破例与台湾代表张忠谋进行20分钟的会见,就美台双边贸易进行简短磋商,进一步彰显他此前力挺台湾的政治立场,也践行美国为台独势力站台的新政策和新策略。在彭斯影响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会见了张忠谋。外媒评论说,这是台湾参加APEC以来最重要的“外交突破”,彭斯此举明显在故意激怒中国。

此外,彭斯再次鼓吹美国的印度太平洋战略,鼓励更多国家加入这个围堵中国的战略链条,并宣布将与澳大利亚合作,重建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海军基地,而此前几日,他刚刚致信柬埔寨总理洪森,指责中国在柬埔寨建立军港。这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展望G20:中美软硬兼施,月底揭开谜底

特朗普此次让彭斯参会,一则贬低APEC峰会的重要性,二是充分发挥他的强硬派角色,替美国把狠话丑话说到极致,把红线和底牌亮给中国,彻底将中国逼到墙角,以便在月底的阿根廷G20峰会上迫使中国做出战略让步。如果特朗普亲自参会,则提前揭开中美博弈这锅焖饭的盖子,而美国还没有榨取到它想要的全部条件。

特朗普执政两年多来,美国两党与朝野已逐步形成对华关系新判断、新定位、新战略和新策略,中美摩擦已不是简单的贸易逆差问题,也不是以“中国制造2025”为核心的产业、技术和知识产权之争问题,而是参与全球治理的规则选择、理念选择乃至道路选择之争,是领导权和主导权之争。美国各种政府官员、智库领袖和主流舆论已清楚地到处发泄美国的不满和失望: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美国尽力通过接触与合作,将中国纳入包括WTO在内的一系列多边治理体系,鼓励中国发展、繁荣和强大,但是,中国不仅保持长期对美贸易顺差,而且不断蚕食美国的市场份额、产业竞争力和技术领先优势,还通过“一带一路”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倡议与主张,扩大中国的地缘影响力和发展模式,已对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构成现实而长远的挑战。

简而言之,中美进入全新的结构性矛盾,双方存在非此即彼的实力之争、制度之争、道路之争、模式之争和地位之争。尽管中国反复强调太平洋足够大,世界足够大,中国着力维护战后形成的由美国主导的政治、经济、贸易、金融和安全秩序,更无意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和其他核心利益,但是,奉行现实主义政治学说的美国弥漫着恐中情绪和霸权危机,也丧失了作为超级大国的自信和淡定,在通过一系列“退圈”行动重新确立美国独大、美国优先和美国例外而保持美国继续一超独霸的同时,试图借助贸易战、修改多边机制规则和制约中国外向发展,将中国纳入美国掌控之下,确保美国君临天下的排他优势。

自中美此轮摩擦开始,中国且战且退,且退且战,在努力维护本国发展权利和公平国际关系并巩固改革开放成果的同时,出台一系列对外开放、扩大进口、放松投资管制和加强知识产品保护政策,核心诉求就是安抚美国,维持中美战略关系继续平稳和健康发展,避免两强相争、两虎相斗。但是,由于双方立场分歧和诉求差距太大,至今没有达成一揽子协议,双边关系持续紧张并滑向冷战重启的危险边缘,也必然导致这次APEC峰会以失败告终。

不过,APEC峰会失败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总体蜜月期已经到头,一如习近平所言,贸易战、热战或冷战,均没有真正赢家,尤其是中美两个大国,都承受不了彻底决裂的严重后果,世界也无法面临中美对决的冲击波。应该注意到,中美公开和持续论战的同时,也一直没有停息地进行磋商和谈判,以求找到避免零和实现双赢的折中方案。在G20峰会在即及习普会晤到来前的最后十天,双方如何走好“最后一公里”至关重要,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是涉险过关继续合作共赢,还是分道扬镳回归分庭抗礼,抑或进入新一轮讨价还价,谜底即将揭开。(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点击进入专题: 阿根廷G20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