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乱世枭雄:“巴西特朗普”的崛起逻辑与挑战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 马晓霖

乱世出枭雄,这是普遍性的历史逻辑。今天的世界纷乱不已,一切束缚社会进步和民生改善的僵化状态或固有思维自然会日薄西山,破旧立新、渴望变革势在必然,凡此之时能打破常规、登高一呼者必能应者云集,进而诞生一时乃至一世枭雄。

10月28日,南美最大经济体巴西再次印证乱世出枭雄的一般规律,被称为“巴西特朗普”的博尔索纳罗当选总统,打破左翼力量长期执政局面,也开启30多年来极右翼执政新篇章。尽管国际舆论大惊失色,然而,特朗普式人物在南美大国如愿登顶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而这位南美枭雄将给巴西及整个拉美带来的震撼与冲击也许刚刚开始。

不进则退:天下没有永久的执政地位

巴西最高法院28日宣布,根据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94%的统计结果,社会自由党候选人博尔索纳罗获得55.63%的选票,以高出10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左翼劳工党候选人费尔南多﹒阿达当选。本届大选首轮投票10月7日举行,由于13名候选人无人获过半数优势,得票率最高的博尔索纳罗与阿达得以进行第二轮角逐。

这个局面对巴西、南美政坛乃至世界治理体系而言,无疑是一场强震,博尔索纳罗被描述为“特朗普与杜特尔特的巴西合体”,素以反建制、反传统、反政治正确著称,他不仅怀念和赞美已腐朽多年的独裁统治,还公开歧视女性、黑人、土著居民和同性恋者等弱势群体,支持全民拥枪,赞成酷刑,鼓励警察杀人,反对堕胎合法化,倡导绝对的市场经济,表现出极端的保守主义,其口无遮拦的“反动”言论足以证明自己是个与民主潮流和文明进步背道而驰的异数。

然而,这位公开崇拜特朗普并直接拷贝其竞选口号、宣称“巴西优先”、“让巴西伟大”的政治怪人被选民“黄袍加身”,足见巴西既往治理模式和思路已难以为继,民众期盼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的政治家,拥戴打破常规、带来奇迹的领导人。此所谓时势造英雄、乱世盼枭雄,根本原因在于掌权近20年左翼劳工党风光不再、民心丧失,与其说巴西民众抛弃了劳工党,毋宁说他们通过推举异端来惩罚不称职的执政党。

劳工党败选失位,既是竞选策略之败,更是执政不良之败。大选前夕,劳工党打算请出前总统、正在服刑的劳拉参加角逐;但是,其参选资格被最高法院剥夺。劳工党阵营临时换将推举圣保罗市市长阿达冲顶;然而,无论是戴罪之人卢拉,还是匆忙上阵的阿达,在多数选民看来都是换汤不换药,他们宁愿彻底与劳工党决裂,选择具有强烈反叛气质的“革命者”来破坏旧世界,创造新巴西。客观地说,劳工党曾引领巴西创造过经济奇迹,但又把巴西重新引入末世乱象,遭受今日败绩实在是咎由自取。

1988年巴西颁布新宪法,20多年的独裁统治垮台,国家进入多党民主时代。1989年首次自由选举,形象清廉的费尔南多﹒德梅洛成为南美首位民选总统,然而,掌权仅3年就经不起财富诱惑身陷贪污案而被弹劾下台。1994年大选,学者型政治家费尔南多﹒卡多佐成功当选并在4年后实现连任,初步实现巴西有效治理;但是,其奉行的新自由主义也给巴西带来一系列后遗症,尤其是贫富差距拉大。

2002年,几经大选锤炼的左翼反对派劳工党领导人卢拉修成正果当选总统,并奉行温和折中的政府干预与市场经济相结合治国政策,在继承前任整肃经济的成果基础上,通过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积极创造就业、缩小收入差距和扩大中产阶层规模等措施,大幅度削减社会贫困人口,而且进行税率改革刺激出口,减少依赖外资,使巴西在各方面都取得长足进步,实现阶段性的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社会安定,成为南美洲头号经济体,跻身世界经济十强,并成为新兴经济体杰出代表和“金砖国家”四大金刚之一,2010年外汇储备高达1万亿美元,卢拉本人也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博瓦尼和平奖,以表彰他在促进对话、消除贫困等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

风水轮转:民众用选票惩罚失败的执政党

然而,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一度创造奇迹的劳工党的治理弊端也逐步显现。卢拉虽然在2010年将接力棒交给迪尔玛﹒罗塞夫并助其在2014年实现连任,掀开南美女性执政新篇章;但是,不仅罗塞夫本人任期未满便于2016年被弹劾下台,卢拉本人今年也因腐败被判刑入狱近10年。

工党执政后期,受全球性经济危机影响,巴西发展停滞并转入衰退,长期依靠原材料、农产品出口和大规模投资拉动的“地租型”经济发展模式已成强弩之末,以致2014年世界杯举行期间因车票提价而引发全国性抗议风潮和罕见骚乱。2015年起,巴西连续两年经济负增长,即使2018年的预期也只有1.8%。尽管经济曾经发展较快,巴西贫富分化痼疾并没有得到根本扭转,2010年全国贫困人口仍然为1627万,约占总人口的8.5%;1125万人居住在贫民窟,约占总人口6%,仅里约就多达1000多座贫民窟,成为该城1/4人口的生活空间。最新统计显示,巴西经济规模达高到2万亿,但是超过1300万人口失业,赤字率高达7%。

同时,劳工党也不断被指责以权谋私、损公肥私,丑闻缠身。2005年,劳工党就曾被指控每月给议员发放津贴换取国会支持。2015年,国家石油公司贪腐案曝光,涉案金额高达50亿美元,并造成公司市值缩水2500亿美元,卢拉、罗塞夫等大批执政党高层和私人企业老板卷入其中。无论是军政府时期还是民主化时代,腐败一直是巴西人人痛恨的万恶之首,2005年透明国际组织公布的“清廉指数”,巴西位居第62位,并呈现连续3年下滑态势,包括权钱交易、裙带关系和贪污贿赂等,劳工党及其领导人对此责无旁贷。

在经济凋敝、权力腐败双重危机推动下,巴西社会治安恶化从卢拉第二个任期起日益凸显,2007年一项民调显示,在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等人口集中且贫富分化严重的大城市,暴力犯罪愈演愈烈,持枪抢劫、绑架勒索、毒品犯罪、黑社会犯罪、有组织犯罪等恶性案件层出不穷,而且警匪勾结现象严重。联合国相关报告表明,巴西每年有4万人死于暴力活动,是全球第二大暴力致死率最高国家。当然,这与巴西传统悠久的“枪文化”密切相关,公民不仅可以合法持枪,非法持枪者也不计其数。2017年的一项统计表明,巴西一年内发生63,880起谋杀案,强奸案超过6万件,日均一名警察被杀。

上述乱象导致巴西世风日下,民心浮动,进而既对劳工党失望怨愤,甚至对现行多党民主政治体制产生怀疑。2017年一项调查表明,近半数巴西人认为,如果腐败无法遏制,他们赞成恢复军人统治。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军人出身、且有7届议员从政经历的博尔索纳罗摸到民众普遍存在的痛点而搏击上位。

作为天主教徒,博尔索纳罗洞悉底层百姓渴望得到慰藉与拯救的心理状态,通过各种出位言论将自己打扮成救苦救难的“弥赛亚”,并使歧视妇女、少数族裔和边缘人群、反对堕胎、捍卫传统家庭和宗教价值观久安、以暴制暴的主张获得市场。今年9月,博尔索纳罗街头拉票时遭遇暴力伤害,更赋予其耶稣式受难光环,赢得更多同情与支持。

从更大的视野看,博尔索纳罗当选并不意外,一如美国的特朗普、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日本的安倍晋三、印度的莫迪和埃及的塞西,这些强人都承载了乱世、末世与厌世情绪下民众渴望强人率领国家中兴的迫切愿望,是极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思潮在巴西的直接透射。

博尔索纳罗上台很大程度上是执政党无能失德所致,尽管他雄心勃勃并强调要向美国看齐;但是,竞选口号是一回事,执政能力与绩效又是一回事,作为执掌两亿多人口大国的新总统,他不仅要清理前朝遗留的巨额负资产,还要弥合亲自制造的社会分裂,挑战之巨显而易见。巴西大选尘埃已定,博尔索纳罗成为拯救巴西的“弥赛亚”,还是将国家和社会推向更加混乱的堕落天使路西法,一切都是未知数。

(作者系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