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两轮大选落幕 巴西也出了个“特朗普”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巴西人近乎绝望地面对经济衰退、腐败、暴力横行时,备受争议的、极端保守的“巴西特朗普”借势崛起。

10月初,在巴西大选首轮投票结束之时,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的右翼候选人、社会自由党的博尔索纳罗(Jair Messias Bolsonaro)在13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拿下46%选票。不过,由于没有得票过半,博尔索纳罗将与代替巴西前总统卢拉的左派劳工党候选人、第一轮得票率29%的阿达(Fernando Haddad),一起进入了10月28日的第二轮决战。

10月28日,据巴西高等选举法院对92.08%选票的统计结果显示,在巴西大选第二轮投票中,博尔索纳罗获得55.63%的选票,当选新一任巴西总统。

许多人将这位准巴西总统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作风相比较。博尔索纳罗基本上无视政治正确,且直接对建制派毫不留情地抵抗。他曾大赞统治巴西20年的军政府,称自己“赞成独裁统治”;还告诉一位女议员,他不会强奸她,因为她不值得这样做;他赞成折磨和惩罚同性恋者;并说,获得赔偿的被解放奴隶的后代是懒惰的。他还表示只有自己胜选,才会接受选举结果……在巴西脱离军事统治三十多年后,这位极端保守、口无遮拦的前军官一跃成为世界第九大经济体的领导人。巴西人为什么会选择他?

  巴西背景:经济衰退、贪腐、暴力横行

与两年前把特朗普送进白宫的几个基本元素些微相似—经济、政治、民生因素的动荡,让巴西人正对自己国家的未来惶恐不安。

巴西在1988年摆脱军事统治,接受一个承诺推动经济增长、防止通货膨胀,并将该国打造为南美巨人的民主制度。一段时间以来,巴西似乎正在往这样的目标前进。2003年左派的劳工党(PT)上台,受益于全球化商品热潮,巴西经济起飞、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原本应该是巴西走向颠峰的时刻,却在来年进入惨痛的经济衰退。

2015年开始,巴西连两年的经济负增长,直到2018年的最新经济成长预估也仅1.8%。昔日风光的“金砖之国”过去靠着出售资源及农产品的经济发展模式,在石油价格下降、全球化体系调整、本国制造业工业缺乏的情况下,变得摇摇欲坠。

经济走向谷底之际,长期执政的劳工党贪腐丑闻不断爆出。2015年,巴西国有石油公司(Petrobras)贪腐案调查发现,因相关的贪污丑闻造成高达50亿美元的损失,更使公司市值下降了2500亿美元。牵扯在贪腐案中的,是巴西最高层的政治和私人企业人物。

巴西人对政府的信任度降到低点。民调显示,博尔索纳罗的支持者最大的驱动力之一就是来自对政府的失望。根据研究拉美公共舆论的非营利机构Latinobarómetro调查,仅8%的巴西人表示相信政府,是整个拉丁美洲地区最低的国家。

此次总统大选,正在监狱服刑的巴西前总统、劳工党卢拉原本打算继续上阵,但遭最高法院判决剥夺参选总统的资格。最后一刻,劳工党推派出圣保罗市前市长阿达代打。对许多巴西人来说,选择阿达似乎就代表着延续劳工党籍卢拉的腐败。

数据显示,31%的巴西人认为腐败是国家的头号问题,而80%的巴西人认为反腐做得不够。

巴西人也开始对民主制度产生质疑。即使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巴西人仍然希望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但研究发现,各种动荡不安正导致巴西人开始考虑其他替代方案,支持回到权威统治的巴西人数量越来越多。2017年的一份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巴西人认为,如果腐败的政治家没有受到司法部门的惩罚,他们赞成恢复军政府。

巴西人也盼望着军事“强人”处理恶化的治安问题。2017年巴西一年内就发生了63,880起谋杀案件,强奸案也超过了6万起。此外,抢劫案频频发生,平均每天有一名警察被杀。

“巴西特朗普”

因经济衰退而起的种种问题、持续不断的政治斗争与重大贪腐丑闻、国内治安与暴力事件的剧烈恶化——在这样的状况下,风格狂放、口不择言,但却极强调“以暴制暴,重手治安”的博尔索纳罗出现,像是成了一切问题的解方。

现年63岁博尔索纳罗出生于圣保罗州。1977年,他自黑针军校(Academia Militar das Agulhas Negras)毕业,曾为陆军野战炮兵和伞兵团成员,在军队服役了17年,博尔索纳罗以上尉军衔退伍。

他在1986年因领导军人示威抗议薪资低,被判入狱15天,却因此在巴西军人心目中成为英雄。1988年博尔索纳罗被高等军事法庭宣判无罪,同年参选里约热内卢市议员,由此展开政治生涯,并在两年后当选众议员,连任7届至今。

虽然从政近30年,换了8个政党,博尔索纳罗一直不是受巴西政坛瞩目的人物,政治影响力微乎其微,只有在发表带有种族歧视和激烈的反人权和同性恋言论时,才会引起公众注意。

2014年,博尔索纳罗高票连任众议员后,有意逐鹿总统大位。特别是在他亲近巴西福音教会”上帝会”领导人玛拉法雅牧师(Silas Malafaia)和里约其他福音教会领导人之后,从那时起,博尔索纳罗口中的”使命”变得更加真实,他认为是上帝赋予他的使命,让他改变国家的命运。

博尔索纳罗出身天主教家庭,离婚两次,第3任妻子米歇尔(Michelle Bolsonaro)正是玛拉法雅牧师撮合的福音教徒。

过去两年,博尔索纳罗频频上电视宣传理念,让全国民众认识他。他捍卫传统家庭和宗教价值,支持枪枝合法,反对任何毒品合法化,也反对扩大现行堕胎范围。他善用社交媒体进行竞选宣传,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敢言、强硬的政治圈外人。许多支持者相信,博尔索纳罗可以重建伦理道德秩序,进而将他奉为”神话”(Mito)。

九月初,博尔索纳罗在街头扫票遇刺受伤,更加巩固他在支持者心目中的形象。

博尔索纳罗的崛起代表着全球正在涌动的右翼民族主义浪潮,这股极端主义已在美国、欧洲、亚洲等地攫取政治权力。

国际媒体形容博尔索纳罗像是“特朗普+杜特尔特”的巴西合体;同时,博索纳罗也时常公开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仰慕与钦佩,甚至宣称自己确实是以成为巴西特朗普为楷模目标。他也在选战中提出与特朗普竞选口号相同的:”巴西优先”以及”让巴西再次伟大”。

博尔索纳罗对军人的情有独钟也与特朗普相似。他的副总统搭档找来了年初才退役的陆军上将穆拉奥(Antônio Hamilton Mourão),经济政策则全交给芝加哥大学经济系研究所毕业的政策顾问古埃德斯(Paulo Roberto Nunes Guedes)。

穆拉奥将军在巴西军中辈份极高,但近年却屡因包庇将官贪腐,或在服役期间公开表示”当前政治太乱,军方或可能介入“清君侧””等争议言论,引发巴西左翼对于昔日军事独裁的敏感情绪。

至于芝加哥大学毕业的古埃德斯,则被认为是芝加哥经济学派对于拉美经济自由化政策的再返逆袭。《金融时报》预估,在古埃德斯的”指导”之下,博索纳罗极可能解除劳工党政府的众多社会补助,并向巴西的农业财团与矿业巨头,进一步开放亚马逊森林流域、巴西原住民传统领域的土地开发权。

两极巴西

靠着大打民粹主义崛起的博尔索纳罗,虽然让支持者对巴西的未来再次燃起希望,却也让反对者忧心忡忡。

第二轮投票的前一周,逾350名经济学者签署声明,直指极右派候选人博尔索纳罗并非巴西最佳总统人选,反称他的左翼对手阿达才是维护巴西民主及法治体系的理想选择。

声明的签署者包括约200名巴西经济学者,其余160人来自美、英、法、德、印度等国,最著名的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教授阿克洛夫。他们认为民主、公民自由、处理偏见和不平等的”基本价值”受到威胁,为了维持政治和经济稳定、环境持续发展、社会包容和反贪腐,他们支持阿达。

在巴西各大城市,各种支持、反对博尔索纳罗的集会游行持续登场,两方人马都对巴西的未来彷徨,但一派人把博尔索纳罗视为救世主;另一派则认定他会将巴西带向更深的黑暗。

博尔索纳罗不时使用煽动性地言语提及种族,在各种发言里带有歧视,比如建议派遣全副武装的安全部队进入大部分为黑人和混合种族的贫民窟来打擊犯罪,为在工作中杀害的警察提供更多保护,并剥夺土著小区的土地权利以加快发展。他还猛烈抨击以前政府制定的配额制度,保证黑人和土著巴西人上大学。“我不会登上由配额受益人驾驶的飞机,或给配额医生看病。”他说。

里约热内卢大学社会学家阿罗霍则指出,博尔索纳罗的政见切中部分选民的内心,但也有部分选民担忧他的民粹主义、强人风格与争议言论,特别是针对女性、少数民族、LGBT小区的煽动性言论,一边凝聚起支持者热情的同时,也随时都可能激起国内人民的对立。

英国市调组织易普索莫里一项调查指出,与10年前相比,巴西社会更加分裂、容忍度更低,且人民视政治分歧是国内对立情势加剧的主要原因。

在巴西的人口结构中,前三大是占49.4%的白人、42.3%的混血人口、7.4%非裔。

易普索莫里(Ipsos Mori)调查指出,与10年前相比,45%的受访巴西民众表示,对不同国籍、文化与观点的人容忍度更低,29%受访民众表示容忍度比10年前更高了。62%的受访者认为,今日巴西社会的对立情况比10年前更糟糕,仅16%认为情况有所改善。

一个奇特的现象是,博尔索纳罗的核心支持者除了福音派白人,有不少混血、非裔或少数族群也向他靠拢。

“巴西正在忽略其一些个人特质,”巴西政治分析师亚历山大·班德拉说。“这是一个基本上是混血种族、中低阶层人民的国家。但是人们正在抛弃他们的个人身份来寻求政治革新。“

“我投票支持博尔索纳罗是因为我厌倦了政治家们,”街头上,63岁的管家Maria Aparecida de Oliveira说。“即使他有点疯狂,也有人需要带来改变。”■

文/唐家婕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点击进入专题:
巴西大选结果出炉 右翼候选人获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