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白宫官员匿名投书媒体炮轰特朗普 会被揪出来吗?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9月5日,炎热黏腻的华盛顿午后。

时间接近下午四点,特朗普当天最后一个公开行程是四点半:在白宫东厅与地方警长们见面。

对白宫西翼员工来说,这原本应该是一个相对清闲的上班日,再撑几小时就能下班——直到NBC的白宫记者走进办公室,向白宫副幕僚长兼联络室主任比尔尚恩递上一张A4打印的文件。

纸上白底黑字印着《纽约时报》评论栏目刚刊出的“匿名”社论,标题:“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署名: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

“炮打白宫司令部”

《纽约时报》编者在这篇社论中注道:这是报社“罕见”的作法,“匿名发表是根据作者要求,他是一位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我们知道他的身份,但如果身份曝光,将使他的工作面临危险。”

“我们认为,匿名刊登这篇文章是能向读者传达重要观点的唯一方式。”

这一“罕见事件”传开后,西翼员工们快速涌入白宫发言人桑德斯的办公室,参加紧急会议。同时,这篇匿名社论已经快速在网络上流转。

之所以称为“罕见事态”,是因为历数白宫历史,极少有官员,会以匿名的方式在主流媒体上公开表达对现任总统的不满。

这位匿名官员在评论中说,特朗普是一位“浮躁的、好斗的、气量狭小的、没效率的”领导者;特朗普开会“往往偏离了主题和轨道,他经常重复的咆哮、他的冲动性格导致了各种不成熟、信息缺失、或鲁莽而必须撤回的决定。”

不仅如此,文章还直言特朗普对民主及自由媒体的藐视、对独断权力的偏爱。

这样的批评和定义,无异于是对特朗普从根子上的否定:他不适合当大国总统、不能代表“美国价值观”。

但这位匿名的官员自称,他已经和一些“无名英雄”们一起,从特朗普政府内部开始反抗,“以挫败他(特朗普)的部分议程、和他(特朗普)最糟糕的意象。”

社论中称,特朗普的高阶幕僚们甚至讨论过行使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由内阁罢免总统的可能性,但因为担忧引起宪法危机而作罢。

文中具体写出了这些“无名英雄”制约特朗普的办法:表面让特朗普说一套、私地下幕僚再运作另一套。比如特朗普迟迟不愿驱逐俄罗斯间谍,但他的幕僚们努力在幕后促成一系列美国对俄制裁。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可能是有点冷酷的安慰,但美国人应该知道:白宫房间里还有有理性的成年人在。我们完全认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即使特朗普不愿意,我们也在努力做出正确的事。”

这就是一篇“炮打白宫司令部、炮打特朗普”的檄文。

“混乱的白宫”浮出水面?

无独有偶,就在这篇社论发表前一天,75岁的尼克松水门丑闻传奇记者鲍勃•伍德沃德新书书摘刚曝光。

这本题为“恐惧,特朗普的白宫”的新书,内容同样剑指特朗普,且部分情节与匿名社论“相互应证”。

书摘称,伍德沃德通过对白宫关键人物的第一手访谈、会议记录以及幕僚笔记等,还原特朗普在白宫里的各种场景。

书摘里曝光的白宫内幕令人昨舌:如总统经济顾问Gary Cohn担心情绪化的特朗普,一股脑把桌上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美韩自由贸易协议的决议全签了,偷偷把文件从总统办公桌上拿走。

后来的总统幕僚们也用类似方式“转移”总统注意力,以防止“憾事”发生。

书摘还称,特朗普毫不留情地在白宫里对幕僚进行人身攻击:比如嘲笑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穿“廉价的西装”、像个啤酒销售员;前白宫幕僚长Reince Priebus像只“小老鼠”,在白宫乱窜;嘲笑司法部长赛申斯的南方口音,称他是个“智障的南方人”…

还有更惊人的。

2017年4月,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被指对平民发动化学袭击,特朗普怒气冲冲的打电话给国防部长马蒂斯,“让我们他妈的杀了他(阿萨德)吧!”

伍德沃德在书中称,惊闻此言的马蒂斯挂掉电话以后,立马告诉助手,“我们不打算这样做。我们将会更加谨慎。”

跟这样一位老板共事,让很多幕僚处于情绪崩溃边缘。书中再次证实了前国务卿蒂勒森批评特朗普是一位“智障”、前白宫律师John Dowd称特朗普有“捏造事实的天性”、现任白宫幕僚长凯利私下告诉同事总统“精神错乱”、 试图说服他什么都没有意义。”

国防部长马蒂斯则私下称:特朗普只有小学五六年级的理解能力…

接连两天面世的书摘与匿名社论,不约而同向外界描出一个混乱的白宫、一位鲁莽又失信的领导者,以及濒临崩溃的幕僚们。以及,他们如何寻找方法,比如匿名访谈、匿名写作,在体制内进行“反抗”。

全民参与的猜谜游戏

这种“反抗”,在极度自我的特朗普眼中就是赤裸裸的背叛。

“这位躲在文章后面的人选择欺骗、而非支持美国总统。 他没有把国家放在第一位,而是将自我置于美国人民的意志之上。这位懦夫应该做正确的选择,立马辞职。”

针对“檄文”,特朗普方面也以“檄文”回应,白宫很快发表上述正式声明。

而在白宫东厅里,特朗普站在地方警长的面前朝媒体咆啸,怒骂“失败的纽约时报”,发表这种“窝囊的社论”。“我们做得很好,民调数字高过了屋顶…没有人会在2020年击败我。我们在不到两年所做得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多!”然后扬长而去。

几分钟后,特朗普转头在推特上发泄怒火,言简意赅:“叛国贼?”

一小时候,特朗普再推:“所谓的高级官员真的存在吗?或是失败的纽约时报又一个伪造的消息源呢?如果这个懦弱的匿名者真的存在,纽约时报必须基于国家安全为由,把他/她交出来!”

特朗普的怒火可以预想,而白宫官员乃至整个美国都感到费解的是:谁是这位匿名官员?

“猜猜谁是内鬼”的游戏很快展开。

有人依照文章内关于国安、国防、以及拥护已逝参议员麦凯恩的线索推断,匿名者来自白宫国安单位、可能有军人背景;

还有政治学家抓了全部白宫幕僚的推特、惯用语来统计数据,发现语句来源最有可能是副总统彭斯。

各种猜测,让被怀疑的高级官员们急了,他们一一出来喊冤:不是我!

截至9月6日,社论曝光两天,已经表态否认的名单包含彭斯、国务卿彭佩奥、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国防部长马蒂斯、商务部长罗斯、财政部长马努钦、能源部长佩瑞、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以及司法部长塞申斯…

急切捍卫特朗普的白宫新闻发言人桑德斯甚至在周四上午直接发推,号召网民打电话给纽约时报,“如果你们想知道那个懦弱的失败者是谁,就拨打堕落的纽约时报评论部的电话,号码是212-556-1234,亲自问问他们。他们是这个欺诈行为的唯一共犯。”

事件逐步发酵,全世界都在围观这一场白宫的“闹剧”。

“我知道他是谁”

知道这位“内鬼”真实身份的可能只有几个人,其中包括纽约时报评论部编辑金道尔(Jim Dao)。

美媒透露,在社论刊出几天前,这位“抵抗者”透过中间人与金道尔联系上。中间人告诉金道尔,这位高级官员有兴趣为纽约时报写一篇“爆炸性”的文章,揭露白宫内部的“抵抗”势力。

金道尔证实,他与这位作者直接交谈,并且把文章上报给页面编辑James Bennet。“纽约时报中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个人的身份”,金道尔接受CNN访问时表示,他们 “采取了一些特殊的预防措施来保护这个人的身份”,也不会向自家报社记者透漏。

这不是纽约时报第一次刊登“匿名”社论。金道尔回忆,在过去4年间,就有约4篇社论是由匿名发表,包含2016年一位来自萨尔瓦多无证移民的评论文章。金道尔说,匿名是保护作者的安全,也是“让人们尽可能诚实地写下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

“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作品,由一个有重要议题要提出的人亲自撰写,这位作者是从自己的个人道德和良知出发来发表。这是我们的关注焦点。”金道尔表示,编辑部 “努力检查核实”了文章。

匿名骂总统,犯不犯法?

到底谁是匿名者,猜测和“表忠心”都仍在继续。

除此之外,舆论关注的另一焦点是,白宫官员写这篇匿名评论,到底是否违规,甚至如特朗普所说是“叛国”?

美国宪法定义的叛国罪仅限于对美国“发动战争”,或在美国正式处于战争状态给予敌人“援助和慰藉” 。此外,这篇社论里也没有涉及披露美国国家机密讯息,文中关于幕僚推动俄罗斯制裁、与总统不同调的案例,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事。

唯一的“内幕”,要属文章提到特朗普内阁成员曾讨论行使宪法第25修正案,将总统罢免,但文内并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细节。

美前联邦检察官Renato Mariotti 表示,匿名作者唯一做的“错事”就是“未能完整执行总统的指示”,这与伍德沃德即将出版的书里摘录白宫幕僚们的言论作法一致。“但拒绝执行上级指令并不会使文职政府雇员承担刑事或民事责任,顶多只是面临遭总统开除、解雇。”

“特朗普称匿名者是叛徒或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是错误的。特朗普将对他的不忠、与对国家的不忠相混淆。” Renato Mariotti写道。

然而,高级官员匿名发表抵抗特朗普言论的作法也引起批评。

“如果高级政府官员认为美国总统没有能力完成他的工作,那么就该启动宪法第25修正案,”民主党参议员沃伦说,既然这些官员都誓言维护美国宪法,是时候“走出幕后”、 “完成他们的工作了”。

奥巴马也公开表态,这样的“幕后操作”并非美国民主的模式。

“有人说一切都会变好的,因为据说最近有人自称在白宫内和总统先生保持分权制衡。这可不叫分权制衡,我是认真的说,这不是民主意义的分权制衡。”奥巴马7日在一场演讲中说。

这位前总统呼吁,11月的中期选举就是一个好机会,“不能说肯定,但是有机会,重新恢复我们政治当中的一些理性。”

特朗普能揪出内鬼吗?

9月7日,纽时匿名社论刊出的第三天。

特朗普反复地在推特、公开发言、演说中提起这篇社论,并称要揪出这位匿名官员。

“我对批评一点都不在意”。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对记者说。

特朗普又接着表示,这位匿名者应该不是什么“高阶”官员、可能只是低阶员工、或说不定是纽约时报虚构了一个假人物。

特朗普说,这件事最大的问题在于纽约时报竟然决定刊登一位官员的匿名投书。

尽管不在乎批评,错也在纽约时报,但特朗普也没准备放过这名“小官员”。

特朗普称,这位匿名者是“叛国”,危及国家安全,因此司法部长赛申斯“应该介入调查”。

针对美国总统要求司法部对新闻机构进行调查,纽约时报迅速发表声明:“我们相信,司法部了解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所有的美国公民,司法部不会公然滥用政府权力。”

声明称,“来自总统的威胁只让再次让我们强调了保护社论文章作者身分的重要。同时,总统的威胁也是对美国民主制度中媒体自由独立重要性的一次警示。”

特朗普扬言要司法部撤查媒体及泄密者已经不是第一次,而由司法部出马的可能性极低。

连向来力挺特朗普的福克斯新闻台主播Chris Wallace也批评特朗普把司法部门当成武器的作法。

“显然,这(匿名社论)是对总统的羞辱与干扰,你可以争论这是反民主的(anti-democratic),但是我不认为你能称之为违法(illegal)。”

如果司法部门不靠谱,第二个方法是来自特朗普盟友、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的建议,他认为,总统应该把测谎机带进白宫,并对身边的高阶官员进行侧谎。

据纽约时报报导,目前白宫里正由幕僚长凯利领导一个非正式的“抓内鬼”小组,手上掌握着一份12人的“嫌犯名单。”

目前,哪些人上了这一名单,还不明确。

投书媒体反总统虽然罕见,但白宫历史上并不乏出现“内鬼”的事件,真相大白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1972年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水门案是为“内鬼”最典型案例,著名的“深喉”隐姓埋名了30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副局长马克·费尔特才开口承认,泄密给媒体的“内鬼”是自己。

1996年1月,一本名为“原色”的政治虚构小说在美国出版,书的情结描述一位南方民主党州长,与他同样野心勃勃的强势妻子,如何玩弄各种政治手段、隐藏婚外情、攻击对手,以夺得最后的美国总统大位。

小说人物与克林顿夫妇的雷同、细节与真实事件的联系,让这本匿名小说也在华盛顿引起轩然大波,揪出“匿名者”的游戏随之展开。

经过美国媒体弃而不舍地分析语句、采访、到最后比对关键手稿的字迹,终于在当年7月17日华盛顿邮报刊出关键手稿比对后,新闻周刊记者Joe Klein坦承自己是作者。(先前他曾多次公开否认)

今年已经72岁的Klein回顾,当时媒体对于揪出匿名者的追逐简直是“疯狂的”,他至今仍怀疑是华盛顿邮报到底如何得到他的手稿?

对于此次的匿名事件,Klein对媒体说,自己当时匿名写书的动机只是记录下采访竞选过程中的内幕,并希望透过匿名小说让人们“大笑并思考政治”。“我根本没有冒任何风险,” Klein说,“但我认为写下这篇匿名社论的特朗普政府官员冒着太大的风险,这是一种爱国主义行为。”

因此,特朗普一向最憎恨的媒体,反而可能是为他揪出“内鬼”的希望。

一次“白宫自杀袭击?”

除了匿名者身份,悬而未决的还有匿名的动机?

分析者列出了几种可能:

1、传统美国精英的“良心发现”,希望以这种“曲线救国”、甚至是暴露组织的“自杀方式”让美国大众了解政府内、尤其是特朗普的真实情况,以向总统施加压力,促其自省。

2、可能是作者自救。意识到特朗普政府这艘大船不日将沉,尽早跳下为自己的名声、政治路途、甚至选举、写书铺路。

3、希望制造话题,影响11月的中期选举。刺激民主党人投票率,拿下国会,以有机会发动国会程序罢免总统。

“我说,你怎么能罢免一个做得这么好的总统呢?经济这么好,我是怎么办到的?”

当地时间6日晚,特朗普在一场选举造势上如此说,台下,上千位支持者似乎忘记了匿名评论事件,对特朗普报以欢声鼓舞。

“华盛顿真是个鬼地方。”特朗普抱怨。

(文/白宫观察)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点击进入专题:http://news.sina.cn/zt_d/whtrump

点击进入专题:
美媒刊白宫匿名官员文章批总统 特朗普:人交出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