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际

这杯罚酒,俄罗斯终于端给了拜登!

新民晚报

关注

原标题:这杯罚酒,俄罗斯终于端给了拜登!

随着美国国内政局日渐清晰,俄方对美俄关系走向的判断愈发悲观。

俄罗斯正在对俄美关系可能出现的进一步恶化做准备,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16日在接受采访时直言,美国新一届政府有可能奉行一贯的反俄政策,俄美关系未来几年可能“极度冰冷”。这种表态反映了俄罗斯对美俄前景的失望甚至是悲观。此前一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俄方决定开启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国内程序。俄方指出,虽曾尽最大的努力挽救该条约,并指望欧洲国家会采取建设性的态度,但一切都因后者“对美国的政治取向”而遭受破坏。

包括英法德在内的多个欧洲国家16日纷纷表示挽留,希望俄罗斯重新考虑退出的决定。德国外交部称,这是“对全球军控体系的重大打击”。

值得注意的是,俄方这一决定正值美国白宫易主在即。由于对拜登时期的美俄关系颇不乐观,俄方此举被认为在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也在有意引领未来四年的美俄关系走向,尤其是在更加关键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判在即之时。

俄对拜登“不抱希望”

去年5月底,特朗普以俄罗斯违约为由,宣布将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去年11月22日,美国正式退出该条约。

对此,俄方一度表现克制,曾期望美国大选的落幕会让条约迎来转机。一些俄专家当时判断,特朗普的任性带有争取华盛顿鹰派支持的政治考量,而且这一决定遭到了多数民主党国会议员的阻击,因此俄方认为美国新政府有望留在条约内。

但是,随着美国国内政局日渐清晰,俄方对美俄关系走向的判断愈发悲观。

去年11月26日,美国哈德逊研究所政治与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认为,拜登政府虽然将把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作为军控领域的首要任务,但不大可能重返《开放天空条约》。

克里姆林宫外交智囊卢基扬诺夫近日对俄新社表示,俄方在做出退约的决定之前,已经判定拜登并没有多少意愿重返该条约。

自去年底至今年初,随着美国关停所有驻俄领事馆导致“外交战”升级,美国执意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施加制裁,以及乌克兰东部局势和网络安全等原因,包括俄总统普京、外长拉夫罗夫在内的俄高官均公开表示对美俄前景“不乐观”。

现在俄罗斯终于迈出出了反制的重要一步,如无意外,6个月后,俄罗斯将正式退出这一维系欧洲和平、展示西方与俄罗斯避战决心的象征性条约。

迫使欧洲施压美国

美国退约时,欧洲国家曾与俄罗斯一道表示遗憾,希望美国能“回心转意”,对欧洲而言,好歹俄罗斯还在条约内,美国退群的后果尚且可控。现在俄罗斯也退约了,欧洲国家就更焦虑了,西方与俄罗斯军控条约的核心是俄美两国,现在俄美两国都退约了,夹在中间的欧洲安全将不保,处境最为尴尬。

俄罗斯不是没给过欧洲国家机会。俄方曾提议:俄欧之间依然可以遵照条约相互开放和侦察,但欧洲国家需承诺不把相关情报与美国共享。

“俄方提出了具体建议,以在符合条约基本条款的新条件下维持条约。” 俄罗斯外交部表示,“我们失望地注意到,这些建议没有得到美国盟友的支持。”

显然,深陷北约架构、夹在美俄之间的欧洲国家在安全问题上其实并没有太多选项。他们呼吁俄罗斯重返条约,其实是担忧美俄关系的进一步转冷、尤其是军控体系的破裂会让自己更不好过。

2月5日,美俄之间2011年生效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就会到期。除非两国一致同意延长,否则这份把美俄两国部署的核弹头数量限制在1550枚以内的核裁军协议就会变成一张废纸。

换句话说,如果拜登政府想要避免这种全面向冷战倒退的状况出现,就必须在上台后马上准备同俄方就这一条约的延长展开谈判——这很可能是俄罗斯与美国新政府之间就重大问题的首次交锋。

尽管普京与拜登都在原则上表示希望延长该条约,且该条约是否延长无需得到党争激烈的美国国会的批准,但目前尚不清楚双方是否会就条约的延长提出其它的附加条件。

别忘了,不久前,拜登可是刚刚公开指责俄罗斯“黑客”入侵美国政府机构和企业,并承诺实施报复。

此时,俄罗斯宣布启动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程序,着急中的欧洲国家势必对要重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拜登施加压力。

对此,拜登要怎么接呢?

责任编辑:赖柳华 SN24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