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与特朗普的首场电视辩论 拜登临场表现成最大看点?

上观

关注

原标题:与特朗普的首场电视辩论,拜登临场表现成最大看点?

没有握手,没有碰肘,不戴口罩,两名“选手”站在舞台两侧,场下只有寥寥数十名观众。这将是2020年美国首场总统竞选辩论的场景,29日将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上演。

在此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未曾当面交锋。有评论称,首场对垒为两人提供了维护“铁杆”支持的机会,但一不留神,也会踏入吓退“摇摆”选民的陷阱。也有观点认为,首场辩论会为剩下的5周竞选定下方向,两人的首要目标不是赢,而是让对手输。

考验

这是一场被疫情改写的总统辩论。它原定由位于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的圣母大学主办,因疫情被迫挪到克利夫兰市。鉴于疫情未退,特朗普和拜登29日晚不会依照传统在辩论前握手致意,也不打算行碰肘礼。当晚,现场观众也将从往年的上千人压缩到80人左右,入场前会接受新冠病毒检测。辩论结束后的候选人媒体见面环节也已取消。

不过,电视镜头里的辩论场景又跟往年差别不大。特朗普、拜登和辩论主持人、福克斯新闻台主播华莱士都不会佩戴口罩。两名“辩手”会像过去一样站在舞台两侧,华莱士会坐在他们对面,率先向特朗普“发难”。美媒称,以犀利尖刻、打破砂锅问到底著称的华莱士,估计不会放过抛出各种尖锐问题来“折磨”候选人的机会。

特朗普团队最近两天意气风发,他们把26日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视为辩论前的意外收获,可以激励特朗普的基础选民。华莱士说,最高法院是当晚辩论的一大话题。此外,候选人的记录、新冠病毒、经济、种族和城市暴力,以及选举公正性等议题都会在90分钟的辩论里占据一席之地。

外界认为,首辩将拉开美国大选“十月冲刺”的序幕,对于两名候选人而言都是重大考验。但也有评论称,作为现任总统,特朗普比拜登处境更艰难。因为在美国现代历史上,在任总统的首场电视辩论总是出师不利。2012年,时任总统奥巴马在与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的首次交锋中大失水准,事后不得不向自己的工作人员道歉;2004年,时任总统小布什遭遇咄咄逼人的民主党参议员克里,表现得仓皇失措;1984年,时任总统里根在与前副总统蒙代尔的首场辩论中恍恍惚惚,引发外界对其年龄和心理健康的质疑。

有分析称,在任总统纷纷折戟,部分原因在于他们习惯了一进屋子就成为无可置疑的焦点,很少跟谁平起平坐较量一番。也有观点认为,这就是电视辩论的精彩之处,为两位候选人提供了公开竞技的舞台。

“美国总统竞选电视辩论始于1960年,到1976年正式成为竞选惯例。”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说,当时电视可以说是兴起不久的新媒体,电视辩论能带给选民的直观感受和冲击力比广播、报纸更强烈。为什么1960年民主党候选人、年轻参议员肯尼迪能一举压倒共和党候选人、时任副总统尼克松,就是因为前者气质潇洒、谈吐风趣,与憔悴的后者形成对比,从而鼓舞了一些犹豫的选民做出自己的选择。

“如今,电视辩论已成为美国大选的一项重要的非正式议程。”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宋国友说,它用公开对比的方式,让选民更好地了解两名候选人的个人素质、政见立场以及应变能力等。美国历史上几乎没有一方大比分

看点

外界好奇,特朗普和拜登都为这场重要演出做何准备?又将如何闪亮登场?

特朗普团队守口如瓶,特朗普则淡化了准备的必要性,还拒绝模拟舌战场景。有美媒嘲笑特朗普“裸考”,一些盟友担心特朗普有可能“大意失荆州”。但也有相反的消息传出——有总统顾问称,特朗普正在用便签卡做问答练习;也有助手透露,特朗普近来在竞选集会中测试了火力点,知道说什么最能“点燃”支持者。

拜登阵营一直在高调备战。美媒称,拜登在过去几个月认真研究特朗普的发言和辩论视频。上周四开始,拜登推掉其他行程,专门花几天时间进行模拟辩论。有评论称,拜登比特朗普拥有更丰富、更新鲜的经验。过去40多年,他曾三次竞选总统、一次作为奥巴马搭档参选,共参加近30场辩论。去年以来,他成功扭转初选早期辩论中的低迷表现,在与参议员桑德斯的对决辩论中超水平发挥。

“拜登现场状态如何,他到底行不行?这是首场辩论一大看点,也是我最关心的话题。”袁征说,拜登过去经常说错话,外界也在热议他的身体状况。考虑到两人都已年逾古稀,尤其是拜登已经77岁。他们能否在一个半小时里保持良好状态引人关注。

宋国友也认为,两位候选人将展示怎样的形象,包括临场发挥、谈吐气质和身体状况,将是首辩最吸引人的地方。其他看点还包括,两人将如何围绕六大议题展开争论,细化、深化各自党代会上发布的政纲?两人如何攻击对手软肋,比如特朗普的税收问题、拜登儿子的国际业务等,又如何为自己辩护?

影响

据说最近几天,双方战略师为了首场辩论夜不能寐,担心首场辩论会影响未来5周大选走向。民主党高层认为,不必风声鹤唳,电视辩论不太可能改变竞选轨迹,因为特朗普对疫情的处理方式不会变化,台上说什么都对现状无济于事。

美国《华尔街日报》和全美广播公司最近进行的一项民调给出相似结论:有超过70%的受访者说,辩论对他们的投票影响不大。一些美国国内的分析人士也认为,一场辩论不会改变很多人的想法。漫长的竞选走到电视辩论这环,很多选民已经立场坚定。候选人要做的就是维护基础选民,尽量不要失态、失误、失分。

首辩究竟会对大选冲刺产生怎样的影响?

袁征认为,辩论对选情的影响无法一概而论,有时可能微不足道,有时也会是决定性的,比如1960年那次。就今年而言,人们不能低估三场辩论的影响力和重要性,这也是拜登的临场表现备受关注的原因。如果他表现得中规中矩,那么辩论对他就是加分项,反之如出现重大失误,就会减分,会对拜登领先的选情产生冲击。

“电视辩论会对选情产生重要影响。”宋国友说,今年大选,“摇摆”选民发挥着异常关键的作用。很多选民其实不是多么喜欢拜登,而是因为实在讨厌特朗普才选择支持拜登。从基本盘角度看,拜登“铁杆”支持者所占的比例其实不及特朗普。因此,倾向于拜登的选民在最后一刻还会因为讨厌特朗普而选他吗?眼下并不确定。这场辩论有可能塑造“摇摆”选民的立场,甚至包括不那么“摇摆”的群体,也可能因为辩论结果而产生新的投票倾向。因此,三场辩论可以通过改变部分选民的投票行为,影响大选走向。

责任编辑:张玉 SN23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