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德国美国问题专家:欧洲需团结自强 主权不容美国干涉

原标题:德国美国问题专家:欧洲需团结自强 主权不容美国干涉

美国是德国长期的北约盟友和主要贸易伙伴,彼此合作素以“大西洋联盟的基石”著称。但特朗普上台前后,对德国及其领导人屡屡“出言不逊”,两国之间龃龉不断。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表示德美双方“能够完全信任对方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过去了”、需“从根本上重新考虑彼此关系 ”,这意味着德美之争公开化,两国关系进入新的阶段。德美关系缘何变差?正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德国将如何带领欧洲调整对美政策?总台记者为此专访了德国慕尼黑大学美国问题研究所教授米歇尔・霍赫格施万德。

霍赫格施万德指出,德美传统意义上的“亲密伙伴关系”始于“二战”后美、英、法三国占领西德,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苏联控制东德,即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当时,以欧美国家为代表的西方阵营出于对抗苏联的目的团结到了一起。虽然此后,苏联在20世纪90年代初解体,但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与美国依旧有着诸多共同的利益,因此联盟得以继续维持,且双方正试图不断根据新的世界形势重新平衡彼此关系。

不过,在霍赫格施万德看来,没有了苏联这个共同的“敌人”,欧美的结盟似乎也失去了最重要的基础。他说:“外部的压力骤减让北约联盟和欧洲一体化进程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北约,陷入了该如何重新定义自身作用以及调和内部利益的迷茫。美国从特朗普上台之前就有军费支出过高的问题,如今的军费支出更是比十个北约成员国的军费支出总和还要多。不可否认的是,各国防务开支需要达到一定的标准。但欧洲方面始终认为,美国要求的‘份子钱’过高。也正是这种分歧导致了北约内部的紧张关系,而特朗普的执政更是令其雪上加霜。”

霍赫格施万德强调,欧洲应该加强内部团结、深化彼此合作,打造不依附他人、拥有真正独立主权的防务力量:“特朗普要求德国承担起更多责任的说法其实没有错。事实上,哪怕美国不这么说,我们也应该这么做,因为欧洲的防务建设必须靠自己实现。这就意味着各国必须加快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比起各自为政、仅凭一己之力,大家团结起来、共享信息、将军事合作提高到新的水平才是保障自身安全的高效战略选择。”

霍赫格施万德认为,自“二战”结束以来,世界格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国与国之间的博弈竞争越来越多元、互动关系越来越复杂,全球治理体系和战略形势呈现出一系列新特征和新发展趋势:“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国家开始在国际社会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美国则正逐渐丧失在世界的主导地位。欧洲必须在这种新的力量平衡中找准自己的定位。虽然人们常说欧美拥有相似的文化传统,但实际上,两者对自由、民主等价值观的定义依旧有着本质区别。因此,对于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来说,在制定外交政策时寻求独立自主至关重要,而不是受华盛顿钳制、一直围着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打转。”

除了北约军费的分摊之外,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与美国在伊朗核问题、“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驻德美军撤离等多个领域不断出现龃龉,也让欧美间嫌隙加深。再加上近期美国威胁对欧洲商品加征关税,双方贸易领域又起新争端。对此,霍赫格施万德分析说,欧美的分歧归根结底还是两者利益诉求的冲突。而随着德国从7月1日起开始担任为期半年的欧盟轮值主席国,如何调整对美战略也是日程表上的重要议题。他表示,虽然无论德国还是欧洲,都无意与美国对抗,但也不会畏惧在必要时采取强硬态度:“我们选择和谁开展贸易由不得由美国来指手画脚,如果(美国)继续紧逼,不排除实施反制措施的可能。美国的经济实力是很强,但也极度依赖内需消费。鉴于它们的商品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市场竞争力,美国对欧洲加征关税其实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与此同时,美国国会通过法案来干涉欧洲国家内政的长臂管辖行为我们绝对不会接受。欧洲不愿与美国完全脱钩,可也必须明确哪些是不容触碰的底线、哪些是双方的共通之处。只有这样,欧美才能就协同行动展开磋商。”

谈及美国近年来频频“退群”,霍赫格施万德坦言,这实际与特朗普一直自诩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核心施政理念相悖。因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也好、世界卫生组织也好,都是展现大国担当与“软实力”的重要平台。他告诉记者,无论是维护国际协议、对国际组织进行改革,还是推动欧美关系、全球共同发展向着更均衡合理的方向前进,都离不开谈判与妥协:“欧洲已经习惯于不断探索新的谈判可能,但这是特朗普无法接受和做不到的。对于欧洲来说,谈判是一个开放式的动态过程,每一次让步都并非失败,而是意味着又离成功更近了。未来,欧洲也会继续致力于在谈判桌上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总台记者 阮佳闻 李长皓)

责任编辑:郑亚鹏 SN238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