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拜登危险的“民调优势”

中国新闻周刊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拜登危险的“民调优势”

本刊记者/曹然

在美国近几个月的“主流民调”中,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大选前景一片看好。截至8月2日,专业数据网站EightThirtyFive综合筛选和分析那些“采取科学调查方法”的主流民意调查数据,结果显示,拜登的全国支持率均值以50.2%对41.9%领先现任总统特朗普。

这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自1996年以来创造的夏季最大领先幅度。主流民调之一“佐格比民调”的主持者、资深民调专家约翰·佐格比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在经济下行和疫情失控导致特朗普支持率下降的情况下,拜登的高支持率能再维持几个星期,但能确定的也就是几个星期。

不过,作为民主党支持者的佐格比也强调指出,媒体和公众需要意识到,民意调查只是对当时情况的快照,而不是对未来的准确预测。当前拜登在民调中的领先,并不意味着他能在大选中稳赢,“目前这种支持率差距其实是非常危险和不稳定的。”

“民调不仅是科学,也是艺术”

对于74岁的佐格比来说,今年已经是他第七次操持美国大选民调的事情。佐格比曾担任美国国会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现在还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顾问,主持联邦和州政府民意调查长达40年。

“总统选举民调和一般的政治性民调的方法论是相同的,但操作起来要仔细得多,因为总统选举民调的风险总是很高。”佐格比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自己目前的心情依然有些紧张。

最近的例子就是4年前的总统选举。尽管选前主流民调显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获胜的概率在71%到99%之间,但最终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胜选。

美国民意研究协会(AAPOR)次年在报告中承认,这场选举让舆论对大选民调产生质疑,人们担忧当前的民调模式已经出现结构性问题,无法真实反映美国民意。

理论上,美国大选的民调是科学而真实的。它们结合随机电话调查、家庭面访、固定选民邮寄、网络在线问卷等多种方式进行,遵循AAPOR所规定的操作准则,参考历史数据对所获得的样本进行加权计算,最终展现民调数据收集时的社会民意。

“民调不仅是科学,也是艺术。”佐格比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优秀的民意调查专家必须是优秀的社会科学家,而不仅仅是统计学家。我们需要观察类似选举中的以往民调,捕捉人口趋势,对权重做出明智的判断。” 

不过,大选民调一直存在一个悖论:理论上,要最接近真实投票结果,就得最接近最终投票时刻采集数据的民调;现实中,民调又绝不可能真的等到投票前夜才采集数据,这意味着一些关键变量会在当前民调与真实选举进程间制造鸿沟。

在2020年大选民调中,一个关键变量是投票率。目前,主流民调都参考使用历史投票率。“因为两党初选的投票率很高,而且多数受访者也表示接受邮寄选票,所以目前我们的投票率是按照正常水平计算的。”佐格比透露。

但随着疫情和政治因素的叠加影响,未来三个月影响选民的投票意愿有可能发生改变,投票率会向着不利于特朗普的方向发展。今年5月,在威斯康星州新冠疫情因两党初选聚集性活动而加剧后,选民最多的加利福尼亚州政府已经宣布可能采取全部邮寄选票的方式完成本次大选。此后,至少五个州政府已经开始筹划向境内全体选民邮寄选票的方案。

向全体选民邮寄选票,将使得历史投票率偏低的少数族裔选民更多地参与投票,而他们并非特朗普的票仓。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对此反应激烈,指责这将增加选举舞弊的风险,甚至“影响共和党的竞选机会”。2016年,参考历史投票率的民调忽略了被特朗普调动的第一次投票的底层白人选民。而这一次,民调可能忽略的是第一次投票的少数族裔选民。

不过,民调本身也会影响选民的投票意愿,拜登的危险警报并没有解除。AAPOR报告指出,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一些被民主党人广为宣传的州一级民调显示,希拉里在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稳赢”。最终的选举结果却是,特朗普在三个州都取得胜利,而其总得票仅比希拉里多出0.56%。

“不管这些预测的本意有多好,它们都帮助人们树立了这样一种信念:希拉里肯定会当选总统,这降低了一些选民的投票动机。” AAPOR报告分析道。

除了尚不确定的投票率问题,佐格比指出,当前民调数据还受到短期性因素的影响。在弗洛伊德之死和民权运动领袖路易斯去世的消息充斥媒体头条时,选民们倾向于在接受民调时支持更符合“政治正确”的立场。

虽然民调显示拜登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后获得更多美国人支持,但另一类民调,即总统支持率民调(Presidential Approval)的均值却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自6月到8月一直在41%上下徘徊,无明显变化。和大选民调反映的是候选人的支持率不同,总统支持率民调是指总统在任期间的支持率。

特朗普竞选团队据此认为,一些受访者在面对不同的民调时选择了不同的回答,因而降低了特朗普在民调中显示的支持率。“这是一个很好的竞选修辞,”前述AAPOR报告作者、马凯特大学公共政策教授查尔斯·富兰克林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我们很少看到这方面的证据,但很难证明它不存在。” 

此外,短期事件能让拜登的民调支持率提高,但也能让这一数据迅速退潮。在5月的民主党内民调中,超过六成的西班牙裔和超过三成的非洲裔选民对“白人男性”拜登成为候选人表示失望,米歇尔·奥巴马甚至比拜登更受少数族裔选民欢迎。

6月以来,当特朗普选择威胁使用军警镇压少数族裔抗议活动后,主流民调显示,超过六成的西班牙裔和超过七成的非洲裔选民表示将投票给拜登。

“如果没有(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争的话,非洲裔选民对于拜登的支持并非铁板一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拜登还需要在8月即将举行的民主党代表大会上阐述对于少数族裔的政策,甚至选择一位非洲裔女性作为副总统候选人,以稳定来之不易的少数族裔高支持率。

即使拜登能稳住少数族裔支持率,他身边的“未爆弹”还不少。一项民调显示,面对前参议员助理塔拉·里德对拜登的性侵指控,38%的女性选民相信里德的指控,只有31%的人相信拜登的否认。佐格比指出,根据历史经验,影响选民选择的“黑天鹅事件”可能会不断出现,一切只有等到选举当天才会揭晓。

“人们确实会在选举日改变他们投票的想法。事实上,过去有多达14%的选民告诉我们,他们是在选举当天才做出最终决定的。” 佐格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决胜“摇摆州”

即使拜登的全国支持率高于特朗普,也不意味着他一定能在总统大选中获胜。美国总统并非“一人一票”的普选票选出,而是由根据各州人口比例组成的538人“选举人团”投票产生。

除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外,全美48个州的选举人团都采取“赢者通吃”投票模式,意指即使某一候选人在该州普选中仅以一票之差获得多数票,该州所有选举人团成员都会将选票投给这名候选人。

“选举人团制度意味着总统选举的关键是谁赢得了具体摇摆州的选票。”查尔斯·富兰克林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在选举历史上,美国多数州长期支持固定政党的候选人,但在18个“摇摆州”,民主党和共和党人竞争焦灼,不存在必胜的候选人。这些州的选举人票,关系着两党的大选成败。

2016年,十多家主流机构调查显示,希拉里·克林顿在全国支持率上领先特朗普3%左右,而希拉里最终确以2%赢得普选票。但被忽略的数据是,当时希拉里在“摇摆州”并没有取得绝对领先。

主流民调机构PCR测算的选举人团得票结果是希拉里只能赢半数“摇摆州”,比特朗普多6票。这也意味着特朗普只要翻盘赢得一个民调落后的“摇摆州”、拿到6张选举人票,就可以在全国支持率落后的情况下险胜希拉里。

最终,特朗普以微弱优势在人口稠密、选举人票较多的6个“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获胜,从而在选举人票数上以304比227大胜。富兰克林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这六个州也因此成为了“2020年选举中最关键的战场”。

目前,拜登在“摇摆州”的选情比2016年时的希拉里要乐观得多。根据18个摇摆州的主要民调均值,拜登目前在包括“关键六州”在内的16个州都小幅领先特朗普。如果他能在大选中保持这一优势,加上一贯支持民主党的各州的选举人票,就能以368票对170票在选举人团中完胜特朗普。

但是,民调专家纳特·西尔弗指出,拜登目前仅在领先的16个“摇摆州”中的5个保持“安全优势”,即在该州领先的支持率达到或超过全国均值9%。在其余“摇摆州”,他的支持率未达全国平均水平,也意味着“这些州在大选前随时可能倒向特朗普”。

当前,拜登至少还需要再在支持率相对较高但未达均值的明尼苏达、佛罗里达、新罕布什尔和内华达4个“摇摆州”取得“安全优势”,才能确保赢得大选所需的选举人票过半数票,即270票。

特朗普显然面临比拜登更大的压力。相比拜登团队需要重点盯住4个州时,特朗普则需至少赢下7个目前民调落后的“摇摆州”,才有可能拿到选举人过半数票。

值得注意的是,州一级民调本身没有全国性民调准确。“1996年我主持总统大选民调时,同类项目一共只有7个,”佐格比回忆道,“而今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民调。”2012年时,大选民调机构有195家;2016年则达到457家,多数是地方性民调。

“许多民调机构采用自己的调查方式,不准确在所难免。”富兰克林坦言。AAPOR报告披露,在2016年的大选中,与全国性主流民调多样的调查方式不同,许多州一级民调还在采取单一的电话自动应答方式进行调查。

佐格比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称,他1984年创办自己的民调机构时,电话回复率约为65%,此后,由于社会、文化和技术方面的原因,“我们目睹了多年来回复率的直线下降”。

AAPOR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民调模式转型的报告披露,2017年加州一项民调的手机有效回复率只有23%,到2018年更下降到14%。

采取该单一模式的州一级民调,正是2016年大选民调中最不准确的一部分。AAPOR报告显示,这次大选全国性民调误差率为1.3%,而州一级民调误差率高达5.1%。富兰克林介绍,在2018年的国会选举中,州一级民调的预测再次出现较大幅度失误。

不过,这些失误并不影响竞选团队们对地方民调的重视。目前,特朗普团队已经将竞选重心放在了几个主要“摇摆州”。7月底以来,特朗普先后访问两大“摇摆州”佛罗里达和宾夕法尼亚,并宣布将全家永久居所从纽约转移到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其团队还在佛罗里达州投放了价值超过4000万美元的广告。目前,特朗普在该州主要民调均值中落后拜登7个百分点,小于两人的全国民调差距。

对于特朗普的进攻性策略,佐格比认为拜登团队不必采取相同的方式应对。“拜登团队目前表现得很好,因为他们很低调,静静等待对手犯错就好。”

责任编辑:张申 SN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