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际

零下2度街头热火朝天 “黄背心”从法国烧向全欧

原标题:零下2度的街头热火朝天!“黄背心”这把火,从法国烧向全欧洲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就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向“黄背心”抗议者让步的5天后,这场运动又蔓延到了德国。

上周六(12月15日),德国抗议者穿着“黄背心”走上了慕尼黑的街头,聚集在国家大剧院前,对居高不下的房租和捉襟见肘的退休金额度发起抗议。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那天慕尼黑的最低气温低至-2℃。然而纵使天寒地冻,也无法浇灭抗议者的热情。

在“黄背心”运动进入第四个周末时,除了德国以外,比利时、荷兰等国也有群众响应这场发源自法国的抗议活动。整个欧洲大陆都笼罩在对经济下滑、税收增加的不满情绪当中。

德国人响应法国“黄背心”运动

上周六(12月15日),“起来慕尼黑”和“不屈法国—慕尼黑”两大组织呼吁号召了这起在国家大剧院前的抗议行动,而这也是德国首起“黄背心”抗议运动。到中午时分,大约有200名抗议者参与其中,警察在示威人群前发表了讲话。整个抗议行动也符合德国人一向冷静理智的性格,并未出现过激行为。

据《明镜》报道,“起来慕尼黑”负责人之一的 Christian Lange表示,未来几周内在汉堡、莱比锡、斯图加特和杜塞尔多夫等其他城市将举行更多的“黄背心”抗议运动。“法国黄背心运动也是从小的行动开始”,这位负责人说道,“我们已经发出了信号”。

“起来慕尼黑”的代表们表示他们拥有大量的支持者,自9月成立以来,已有167,000人在网络上进行了注册,并在各地创立了许多本地组织。

一位67岁的老太太向《明镜》记者说道,“在德国,我们总被告知我们过得很好,为什么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就没有注意到什么呢?”靠着不到1000欧元的退休金,老太太说她与朋友喝的每一杯咖啡都得尽可能节省,钱都得计算着花在刀刃上。

普通人生活捉襟见肘

参与抗议的人们很多在财务困难之中,正如上文这位喝杯咖啡都得计算一下的老太太,而且这样的人还大有所在。据《明镜》报道,32岁的Bastian Pflüger由于身体原因已经提前退休,然而微薄的退休金让他的生活捉襟见肘。“如果生病的是银行,他们早就出手相救了”,他手里举着的旗帜这样写着。

在抗议人群中,一位62岁的失业女士也抱怨道,“富人变得越来越富有”,然而很多生活在伊萨尔河畔的普通百姓们,却再也买不起他们居住的这座城市的房屋了。

若将那位67岁老太太提及的1000欧元退休金换算成人民币,大约为7812元,这样的退休金水平放在其他国家其实并不算低,然而生活质量的好坏离不开与当地物价的对比。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据全球数据库NUMBEO网站统计,一个单身的人在慕尼黑每月至少要花费818.98欧元,一个四口之家的花费则是其3倍之多,达到每月2848欧元,然而以上花费还并未将房租计算在内。

据该网站统计,慕尼黑的住房花费在全球447个城市之中排名第72位,住房花费指数高达73.67。中国内地城市中排名第一的是上海,数值为49.51,比慕尼黑的住房花费水平低了三分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查阅住房花费统计网站Expatistan发现,截至2018年12月,在慕尼黑的昂贵地段租一套85平方米的带家具套房,每月房租为1885欧元,接近人民币15000元;在普通地段租一套同样条件的房屋,每月房租为1517欧元。若选择带厨房及卫生间的单间公寓,价格相对便宜,昂贵地段的月租为1270欧元,普通地段的月租为951欧元,而这也需要近7500元人民币一个月。

若将两个网站的数据进行结合,一个单身的人在普通地段租一套单间公寓,每个月他的生活费加房租为818.98+951=1770欧元,这样的消费水平与那位67岁的老太太不到1000欧元的退休金相比,的确让人左支右绌。

抗议热潮烧向全欧洲

其实在更早前的上周一(12月10日),德国铁路工人就曾发起过罢工。

德国铁路和运输联盟在与德国联邦铁路公司就加薪问题谈判失败后,呼吁发起警告性罢工。这场自周一凌晨开始的罢工导致横跨德国的长途客运和货运铁路运输都遭停运,周一上班的通勤者不得不换用其他交通工具出行。据德国的社会平等党(SGP)报道,由于受到德国铁路罢工的影响,许多德国工人对由法国开始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开始产生浓厚的兴趣。上周六(12月15日),慕尼黑的“黄背心”抗议则是最好的证明。

而对法国“黄背心”产生兴趣的不止德国,比利时的“黄背心”抗议行动还先行一步。据法国当地媒体《France 24》报道,12月8日,比利时布鲁塞尔的“黄背心”走上街头,向警察投掷铺路石、道路标志、烟花、照明弹等其他物品,阻止警察进入首相夏尔·米歇尔的办公室以及议会所在地。

据《France 24》报道,法国政府和比利时政府都在增加燃料成本。在欧洲,比利时人要支付最高的柴油税。前几日,法国政府刚宣布对燃油税调整方案做出了让步,而比利时方面也做了同样的努力,宣布燃油价格将不会与2019年的指数挂钩。但在这两个国家,抗议活动还仍在继续。

媒体分析认为,此次欧洲各国自发响应“黄背心”运动,暴露的是欧洲低收入家庭的入不敷出的财务窘境,欧洲各国政府将如何解题才是未来应当关注的重点。

记者 | 余佩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