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安徽环保厅长:环保不讲人情,半月查出300多个问题

新浪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安徽环保厅长:环保不讲人情 半月查出300多个问题

【人物简介】徐恒秋,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环保厅党组书记、厅长。

2017年最后一个工作日,徐恒秋从安徽省食药监局调任省环保厅,成为全国5个女环保厅长之一。

过去三年,安徽省PM2.5浓度始终在58微克/立方米左右波动。2018年第一个月,PM2.5浓度不降反升,这个月,徐恒秋查看了大量的环保资料,“心里稍有点底了。”第二个月起,省环保厅组织开展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查,点名德邦化工污染问题、约谈亳州市政府,全省前两个月PM2.5浓度较上年同期下降了6.9%。“解决环境问题主动作为是关键,‘抓得紧’与‘一般抓’不一样,用多大劲就有多大效果。”

作为安徽省环保厅的新任厅长,徐恒秋说,“我就是干活比较快一点而已”。

PM2.5浓度三年未降,我们很着急

议事厅:去年年底,你调任安徽省环保厅。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准备怎样做安徽的环保工作?

徐恒秋:新官上任三把火,哪有什么火呢,只是踩着前任的足迹,然后按照党中央的要求,省委省政府要求,怎么样把这个活继续向前推。

我们很着急,因为国家对环保的要求是很高的,给各个地方制定的考核标准也很严格。今年安徽的大气考核指标是PM2.5平均浓度达到52微克/立方米,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必须非常非常努力才能实现的目标。今年1月份,我们全省PM2.5跟去年同期相比,不仅仅没有下降,还上升了6%,这就让人非常着急。

为什么我开年过了春节第一天就开会,赶快布置督查,赶快安排工作,不做不行,不早抓可能就来不及了。

议事厅:PM2.5达到52微克/立方米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说要“非常非常努力”才能达到?

徐恒秋:过去3年,PM2.5浓度一直在58微克/立方米左右徘徊。大家干没干活呢?其实大家干了很多事情,但这个指标真的很顽固,一直就在58没下来过。所以我们现在感觉到压力很大,今年我们要下大力气解决。

议事厅:根据十三五的硬性指标,到2020年PM2.5平均浓度要比2015年降低18%。安徽省距离目标也是比较远的。在大气污染治理方面,安徽今年将怎样采取哪些措施?

徐恒秋:总书记说,打赢蓝天保卫战。什么叫打赢呢?老百姓满意了才叫打赢。打赢蓝天保卫战,我们根据安徽的实际情况,重点要从五个方面去做工作:

控煤。安徽是煤炭消费大省,也是产煤大省。国家要求2020年以前削减到1.5亿吨标准煤,我们现在是1.57亿多,三年之内要削减5%,今年肯定要在控煤上做些工作。

控气。现在督查组已经下去了,散乱污企业在排放工业废气方面影响是不小的。

控车。我们交通运输结构还不够优化,安徽公路运输大概全国第三,水路运输全国第一。公路运输用的都是重型柴油机,对空气污染有比较大的作用。我们今年在调整运输结构上面,更多使用铁路运输,或加强重型柴油机运输车辆的监测和管理。

控尘。包括道路的扬尘、施工场地的扬尘等,我们要实现100%的管理。比如拆迁作业100%围挡、100%遮盖等,要落实到位。

控烧。安徽是一个农业大省,每年的秸秆禁烧任务非常重,你要是不禁它,天天烧起来乌烟瘴气的,对空气质量影响太大了。这几年禁烧工作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是光堵也不行,还得疏。省政府非常重视,把秸秆综合利用提高到很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去年投入了20亿,目的就是把秸秆综合利用好,把农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把企业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总而言之,大气污染防治通过这“五控”,这些措施如果都能落实下去,我觉得我们今年还是能够取得一个比较好的成绩。最关键的一条,我们组织开展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查,2月份,派出10个督查组对PM10和PM2.5不降反升幅度较大的10个市开展了督查;3月起,派了16个督查组对全省16个地市开展督查。

半个月发现300多个问题,“抓得紧”与“一般抓”不一样

议事厅:环保厅派出了多少人?是怎样进行督查的?

徐恒秋:3月份派出的16个督查组,每组6个人,这一批下去了一百多个人。“压茬”,也就是不一定是这些人一直在那儿,中途回来三个,再换三个下去,下一批再换几个人。一定要有人在那个地方,没达标的城市必须一直有人重点督查。

今年PM2.5任务更艰巨了,要抓精细化监管。任务一定要分到具体部门,对每一个企业认真去查,它的设施、工艺、流程。如果大而化之,很粗放去看一看就走了,你很难发现问题的症结。16个督查组也是一项一项的管,带着重点企业花名册,还有散乱污企业要“扫”一遍。

我们有的督查组真的是半夜三更去,竟然在一个企业还看见数据出现了问题,我们正在核实这个问题。

议事厅:督查组发现了哪些问题?

徐恒秋: 2月份的10个督查组发现了300多个问题。基本都是企业的问题,有的是企业无组织排放;有的是企业没有按照申报的生产工艺进行生产,导致污染排放超标;有的是设施已经陈旧了,或者效果不好了,或者有问题了,也没有及时修理;有的是监测的仪器、数据出问题了;甚至还有企业监测数据不真实的问题。方方面面问题都有,覆盖面非常广。

议事厅:目前16个督查组的督查有成效吗?

徐恒秋:从2月份开始的督查,半个月就已经见效了。今年1月份全省PM2.5比去年同期上升了6%,现在看,今年1、2月份比去年1、2月份平均下降了6.9%。所以解决环境问题主动作为是关键,“抓得紧”与“一般抓”是不一样的,你用多大的劲,你就会有多大的效果,这个已经见效了。

我跟大家说了,你们谁发现问题多,谁的成绩大,我给大家记着功呢,所以大家积极性很高,都是比着干的。现在是,对PM2.5已经达标的城市,每个月督查半个月,对没有达标的城市,全年不间断地驻点督查。我想通过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督查行动,对大气污染防治肯定会起到很好的作用。

说情的越来越少,谁也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议事厅:针对督查中发现的问题,环保部门一般会怎么处理?

徐恒秋:发现问题让企业整改是必须的,同时也交给地方,地方要督促整改,否则怎么整改谁知道呢,他落没落实呢?然后我们再组织“回头看”,发现问题仍然没有整改,那就要问责了。

议事厅:我们约谈、要求地方或企业整改之后,会遇到来求情的情况吗?

徐恒秋:中国是人情社会,会有人来说说情、说说话,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越来越少了,说了也不管用。谁也不愿意去承担这个责任,我们要扛起生态环境保护的政治责任,不能谁来说说情就过去了,这个情况不允许发生。

环保部门有权力和手段,该处理的必须处理

议事厅:新修订的《环保法》已经实施了三年,安徽在环境执法方面的总体情况如何?

徐恒秋:新《环保法》施行的这几年,安徽查处了八千多个案件,力度非常大,这两年都得到国家环保部的通报表扬。依法办事是环境执法的核心,如果我们执法部门都不能依法办事了,环境怎么能改善?必须是严格监管。

这次我们派了这么多督查组下去,实际上也是一个大规模的依法监管的集中行动。只有严格执法,严加监管,才能让法律起到应有的作用,才能真正达到让环境改善的目的。

议事厅:环保部门主要的措施还是约谈、督查、整改,手段的强硬性怎样体现出来?比如约谈一家企业,他不听怎么办?

徐恒秋:法律赋予我们监管的手段,该处理的必须处理,这是法律上赋予我们的权力。如果你真的不听话的话,我们申请相关执法部门强制执行,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环境保护是社会共治的事情,不是环保部门一家的事情,我们需要社会方方面面都动起来,大家共同做这件事情。执法方面,我们得到了公安的支持,检察院、法院也在支持我们。就环保这项工作而言,也需要方方面面努力。

现在国家要求,管发展必须管环保,管生产必须管环保,是你的事你必须要做起来,不能指望环保部门一家来做。环保部门是综合协调的,执法监管是以它为主,以它牵头,但涉及到各个部门的环保问题,各个部门都要负起责任。

议事厅:这方面,安徽是怎么做的?

徐恒秋:我们省里有一个环境保护委员会,书记和省长任双主任。环境保护委员会协调力度大,这个委员会有发改、财政、工业、交通、水利等30多个省直部门。

挺起腰板干活,环保部门不弱势

议事厅:环保部门可能会经常夹在政府各部门与企业中间,你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如何平衡与政府部门、企业之间的关系?

徐恒秋:我们是依法行政,按规矩办事。国家有环保相关的一系列法律法规,我们是执法部门,只有按照国家、法律的要求去做,达标的坚决支持,不达标的坚决严肃处理,这是一个标准问题。达不到标准的该关门关门,该整治整治。该出手时就出手,严惩不贷,不许有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产生,一旦产生,我们必须严肃处理,这个态度是旗帜鲜明的。

议事厅:在你的眼中,你觉得环保部门是一个比较弱势的部门吗?

徐恒秋:事在人为,你想干活,挺起腰板干活,你弱什么?国家有法律,党和政府把责任给你了,你有权力、有责任,你大胆地去干,你怕什么?没有什么弱势这一说,事在人为。

发达省份转移倾倒垃圾,安徽是受害者

议事厅:在土壤污染方面,去年年底安徽省通报了一起转移固体废弃物的案件,其他省份将垃圾转移到安徽进行掩埋。似乎安徽经常成为垃圾倾倒的对象?

徐恒秋:发达省份的一些违法企业把垃圾倾倒在我们这些不发达的省份,我们安徽是受害者。当然我们也有堵的义务,但长江沿岸全省1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每个地方都看得那么严,也是很难的事情。

我认为关键还是要在源头治理。源头能产生多少垃圾,源头所在地的管理部门应该有数,产生的垃圾跟处理的垃圾对不上号,是不是就应该重视了,就应该去监督、去管理了?不能等着垃圾通过地下产业链直接运到倾倒地,让我们在那去堵,这个难度就比较大。

议事厅:目前安徽采取了哪些措施应对这种垃圾倾倒转移现象吗?

徐恒秋:目前,我们在全省进行了大排查,从元月1日开始一直到6月30日,几个部门联合发文开展全省的固体废物倾倒大排查,希望通过大排查进一步发现问题,再进一步去解决问题。我们有个监管网络,实行网格化管理,要定期地巡查。比如江堤江边,他们倒的地方在枯水期才能露出来,丰水期露不出来,什么时候倒的还搞不清楚,所以我们还是要加大巡查的力度,加大监管的力度。

环保问题是发展阶段问题,逼到绝路才能实现目标

议事厅:作为一个刚刚上任的女环保厅长,你会觉得面临的压力更大吗?会影响到你的个人生活吗?

徐恒秋:不太影响,我这个人是一个快乐的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觉得工作会影响我的生活。当然,刚开始去感到压力很大,看材料,要学习,掌握情况,看得头昏脑胀的,有时候感觉到很累。但是一个月看完了有关材料以后,我觉得我心里越来越有底了。

议事厅:你怎样理解安徽的环保工作,你觉得安徽环保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徐恒秋:环保问题实际上还是发展积淀的问题,这在全国都一样。我们发展到了这样一个阶段,整个结构,不管是能源结构还是产业结构、还是交通运输结构,都没有达到非常优化的程度。经济发展得很快,但结构还没完全调整好,所以现在的环保问题,我认为还是发展阶段的问题。

安徽的工业结构,水泥、钢铁、玻璃等六大高能耗产业占地区规模以上工业能耗的85%以上,比全国高5%。实际上,环保从某种意义上说,监管过程也是倒逼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对于供给侧结构的改革,对于产业结构的调整,环保也是有作用的。

议事厅:你会担心即使环保工作做到位了,也有可能完不成目标的情况吗?

徐恒秋:我们希望没有这种假设,我们是充满信心的,肯定要达标,就是拼命也得实现目标。我开会的时候跟大家说,我们必须得把自己逼到绝路上才能实现目标。不能说还有这样的理由、那样的理由,然后怎么办、怎么办,必须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必须要把任务完成。

议事厅: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风格的环保厅长?

徐恒秋:我就是干活比较快一点而已,说话办事比较快一点,其他没有什么了。

(新浪新闻 新浪安徽 《小康》杂志社 邹佳琪 )

浏览新浪新闻《议事厅》栏目的更多访谈文章,可扫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