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两座大坝垮塌、超万人遇难,飓风因何重创利比亚?

一财网

关注

洪水迄今在德尔纳市导致11300人遇难,1万多人失踪。

两座老化的大坝在洪水中垮塌后,利比亚德尔纳市的整个街区消失了。飓风“丹尼尔”10日在利比亚东部地中海沿岸地区登陆并引发洪水。

据新华社报道,上述两座大坝夜间垮塌,人员伤亡惨重,许多遇难者在睡梦中被洪水冲走。利比亚红新月会最新数据显示,洪水迄今在德尔纳导致1.13万人遇难,1万多人失踪。

从毁灭性的山火到史无前例的高温热浪,今年的气候灾害和极端天气事件过于频繁。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塔拉斯教授(Petteri Taala)表示,利比亚的悲剧凸显了极端天气对脆弱国家造成的破坏性和连锁后果。

一位在国际多边机构进行环保工作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气候变化议题有四个支柱主题:减排、适应、资金和技术转让,“如果说十余年前,谈到气候变化时还更侧重于讨论减排,目前由于极端天气气候的频繁出现,建设‘气候适应型城市’则是处于更为中心位置的问题。”

利比亚检方调查大坝垮塌原因

根据利比亚国家气象中心的信息,9月10日,飓风“丹尼尔”在利比亚东北部达到顶峰,强风时速达70至80公里,导致通信中断、电塔和树木倒塌。150-240毫米的降雨量导致利比亚多个城市山洪爆发,其中贝达市在9月10日上午8时至9月11日上午8时期间的日降雨量最高,达414.1毫米。该气象中心称,这是一个新的降雨纪录。同时,猛烈的洪水冲塌了两座老化的水坝,导致德尔纳市的街区被整体淹没。

公开资料显示,垮塌的两座大坝阿布·曼苏尔大坝和比拉德大坝均建于上世纪70年代,分别距离德尔纳13公里和1公里,储水量分别为2250万立方米和150万立方米。

联合国紧急救济协调员格里菲思(Martin Griffiths)说:“洪灾的规模令人震惊,整个街区从地图上消失,所有家庭都措手不及,被洪水卷走。”

据联合国方面估计,利比亚五个省份的88多万人生活在受风暴和山洪爆发直接影响的地区。来自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的信息显示,目前德尔纳市的情况尤为严重,在其20多万人口当中,预计已有超过三万人流离失所。

据悉,在此次极端天气事件发生前72小时,利比亚国家气象中心发布了灾害预警,并通过电子邮件和媒体通知所有政府部门提高警惕,敦促其采取预防措施。利比亚东部地区随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不过,据新华社转引外媒报道,为预防海水漫灌,当地(德尔纳市)官员曾在9日下令民众撤离沿海地区,但没有警告民众大坝可能垮塌。

利比亚总检察长西迪克·苏尔说,已着手调查东部城市德尔纳两座大坝在洪水中垮塌的原因。苏尔说,这两座大坝二十多年前就已出现裂缝。

苏尔15日晚在德尔纳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检方就大坝垮塌展开调查,调查人员来自利比亚不同地区,内容涉及大坝修缮资金流向等事项。

苏尔说,大坝运营方早在1998年就上报过两座大坝均出现裂缝。两年后,利比亚政府雇用一家意大利工程公司评估大坝损坏情况。后者证实大坝出现裂缝,建议修建第三座大坝。

穆阿迈尔·卡扎菲政府2007年把大坝修缮工程交给土耳其阿尔塞勒建筑公司。由于支付问题,相关工程直到2010年10月才启动,但不到5个月后因卡扎菲政权被推翻而暂停。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称,此后政府每年都会划拨大坝修缮专款,但官员“只拿钱不办事”。

2022年,利比亚水文专家巴代尔·瓦尼斯·阿舒尔在一项研究中警告,如果大坝得不到修缮,德尔纳将遭遇灾难。这一预警当时没有得到利比亚当局重视。

由于缺乏统一中央政府管理,利比亚的基础设施建设和防灾能力衍生出种种问题。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利比亚问题专家沃尔弗拉姆·拉赫尔表示,在德尔纳洪灾背后,相关部门不能正常运行和腐败等问题正慢慢浮现。

目前,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发出紧急呼吁,要求捐助方在未来三个月内提供7140万美元,以满足受洪灾影响的约25万利比亚人的需求。人道协调厅表示,如果无法获得更多的帮助,死亡人数可能会继续攀升。

更多极端降雨事件

在飓风“丹尼尔”重创利比亚后,世界气象组织(WMO)发声明警示,“随着地球变暖,预计我们将看到更多的极端降雨事件,导致更严重洪灾。”

“变暖的大气层可以容纳更多水分。因此,在气候变暖的情况下,雨、雪或冰雹等降水事件会更加剧烈,并可能导致更多洪灾。”WMO水文和冰冻圈主任乌伦布鲁克(Stefan Uhlenbrook)表示,“云层中80%以上的水分来自海洋,热带气旋中的水分含量更高,这意味着日益变暖的海洋将进一步助长风暴。”

WMO还在声明中解释道,当海面温度超过26摄氏度,会在风暴形成后加强和助长风暴。而在利比亚海岸附近,海面温度已经高于27.5摄氏度。

实际上,飓风“丹尼尔”形成于希腊,由希腊国家气象局命名。当“丹尼尔”向利比亚移动时呈现出地中海飓风的特征,这是一种兼具热带气旋和中纬度风暴属性的混合现象,其活动一般在9月至次年1月间达到高峰。

9月5日至6日,在抵达利比亚之前,飓风“丹尼尔”先给希腊带来了创纪录的降雨量。譬如,希腊扎戈拉村(Zagora)的一个测量站24小时内降雨量达到750毫米,相当于大约18个月的降雨量。

而在希腊中部的农业重地塞萨利(Thessaly),许多测量站在24小时内降雨量达到400至600毫米。

塔拉斯呼吁要建立包括各级政府和社会在内的多种灾害预警系统。

正如前文所述,利比亚国家气象中心确实对这次极端天气事件发布了预警,但预警针对的是强降水和洪水,并未涉及老化水坝带来的风险。

塔拉斯说,该国的灾害管理和灾害应对机制支离破碎,基础设施日益恶化,加剧了挑战的艰巨性,“利比亚国家气象中心正在努力运作,但能力有限。整个灾害管理和治理链都被打乱了。”

前述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防洪措施涉及如何建设具有气候韧性城市这一适应角度的问题,其中涉及技术、需求和资金项目如何储备和运用,不能对发展中国家太过苛求,应当积极提供资金和技术,而且发达国家目前在这个问题上做得也不一定完善,比如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山火近几年情况越来越严重,但应对效果并不佳。

“在十几年前,那时候很少谈发达国家的适应问题,当时有一种普遍观点,即发达国家在经过多年发展后,其基础设施已经达到了抵御极端天气冲击的水平,或认为其受到的冲击可能较小。”他对记者表示,“然而目前看来实际情况并不是如此。”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