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因为马克龙的这一决定 法国上百万人举行罢工

新京报

关注

一场对马克龙改革决心和技巧的重大考验。

全文3184字,阅读约需7分钟 

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吴兴发

当地时间1月19日,法国全国爆发大罢工,上百万人走上街头示威,反对提高法定退休年龄的退休制度改革。受罢工影响,法国交通几近瘫痪,学校停课,公共服务中断。民调数据显示,多数法国人反对退休制度改革。

但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执意推进这一改革。法国政府称,随着人口老龄化,该国现行的养老金体系正在走向灾难。工会和反对党态度强硬,誓言要让马克龙收回改革计划。法国媒体称,这将是一场对马克龙改革决心和技巧的重大考验。

法国上百万人举行罢工

综合法新社、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当地时间1月19日,法国爆发全国性的罢工和示威活动。全国交通、学校、公共服务等受到严重影响。

法国国营铁路公司(SNCF)当天表示,罢工导致全国大部分列车班次取消,只有约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高速TGV列车可以运行,省际TER列车和城际Intercités列车几乎全部取消。多条国际铁路客运线路也暂停运行。

法国教师工会表示,法国70%的小学教师罢工,许多学校完全关闭。另外,炼油厂、银行甚至医院也受到罢工影响。

在法国首都巴黎,根据巴黎大众运输公司消息,1条地铁线路完全关闭,12条线路“极其混乱”,只有自动化运营的1号线和14号线保持正常。巴黎奥利机场20%的航班取消,航班延误严重。

法国内政部当地时间1月19日晚间发布消息称,全国有100多万人走上街头参加罢工和示威活动。法国工会则估计罢工人数达200万,其中仅巴黎就有40万人罢工,估计全国有超过200场示威活动。法国媒体称此次罢工规模已经超过了2019年12月5日的大罢工游行。

部分示威者与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冲突,向警察投掷石块等。警察则使用催泪瓦斯对付示威者。巴黎的上空飘荡着喧闹声、警笛声和催泪瓦斯的烟雾。

法国共产党全国书记法比安·鲁塞尔早些时候表示:“1月19日这天,爱丽舍宫的墙壁肯定在颤抖。”

民调:多数法国人反对退休制度改革

上述景象都因马克龙推行的退休制度改革而起。

当地时间1月10日,法国总理伊丽莎白·博尔内宣布了退休制度改革计划的细节:至2030年,法定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2岁逐渐提升至64岁。至2027年,获得全额养老金所需的缴费年限将从42年提高到43年。

法国8个主要工会随即发表声明对政府的退休制度改革计划予以谴责,他们召集了罢工活动,誓言要让政府做出让步。工会认为退休制度改革不公平且不必要。法国工人民主联盟(CFDT)工会领导人洛朗•伯杰表示:“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为如此残酷的改革开脱。”

在巴黎参加集会的社会学博士生玛丽说:“这项改革是不公平的,针对的是穷人和妇女”。

56岁的弗雷德里克参加了法国西部城市雷恩的抗议活动,他说,政府应该有其他办法筹集养老金,比如削减富裕人群的养老金,不需要提高退休年龄。

法国24电视台的记者在采访示威者后表示:“他们认为这项改革是对其社会权利的侵蚀,他们还担心如果这次同意,以后还会进一步提高退休年龄。”

法国Ifop民调机构本周的一项民调显示,退休制度改革在公众中非常不受欢迎,68%的受访者对改革表示反对。另外,Odoxa公司的一项民调显示,每5名法国人中就有4人反对提高退休年龄。彭博社的一项民调显示,约一半的法国选民希望法定退休年龄保持不变,约四分之一的选民希望降低法定退休年龄。

当天,正在西班牙访问的马克龙表示,即便出现大规模抗议也要继续推进改革,“法国必须实施退休制度改革,这项改革是公正且负责的”。他敦促法国人和平示威,避免暴力和破坏行为。

━━━━━

难以为继的养老金体系

路透社称,法国现行的退休制度费用高昂,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法国养老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14%,这一比例超过了其他多数发达国家。相比之下,德国的养老金支出占GDP的比重是10%,美国为7%,英国为6%。

在法国的体系下,只有极少数人进行个人养老金投资。大多数法国人在工作时向国家养老基金缴费,在退休时领取国家养老金。

法国政府称,由于人口老龄化,目前的养老金体系正在走向灾难。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之间的比例正在迅速下降。50年前,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的比例是4:1,如今这一比例已经降至1.7:1,预计未来几年将进一步下降。

其他欧洲国家普遍采取提高法定退休年龄的措施来缓解养老金困局,意大利和德国已将法定退休年龄提升至67岁,英国为66岁,西班牙为65岁。

数十年来,法国一直在试图改革退休制度,每次改革均伴随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1995年,法国保守派总统雅克·希拉克试图提高公务员退休年龄并削减部分政府部门的养老金,引发了持续三周的大规模罢工,希拉克被迫放弃了改革计划。

2010年,另一名保守派的法国总统萨科齐提出退休年龄从当时的60岁提高到62岁,并提出工作至少41.5年才能享受全额养老金。数百万法国人走上街头抗议,但萨科齐顶着压力完成了改革。

2017年,马克龙以改革者的形象当选法国总统,退休制度改革便是他施政纲领的支柱之一。

2019年底至2020年初,马克龙的退休制度改革引发了法国历史上自1968年“五月风暴”以来最大规模的罢工活动,罢工持续数月,城市陷入瘫痪,经济活动停滞,示威者与警察不断发生暴力冲突。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暴发。马克龙搁置了他的第一次退休制度改革尝试,他称,疫情大流行时期不是推进此类改革的合适时机。

彭博社认为,让法国的退休制度问题继续持续下去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拖延的时间越长,意味着所需的补救措施将越激烈。

“改革者”马克龙的第二次尝试

2022年4月,马克龙成功连任总统,他在胜选后承诺重启退休制度改革。

据彭博社报道,马克龙第二次的退休制度改革比第一次要缓和一些。此次改革提出将法定退休年龄提升至64岁,此前提出的目标是65岁。而且,从事危险或重体力劳动的人可以降低退休年龄。法国政府表示,目前的改革计划可以在2030年前消除法国的养老金赤字。

尽管如此,马克龙这一次改革成功机会不见得比上一次高。马克龙所属的复兴党在议会不占多数,若想议会通过提案,复兴党还需要从其他党派获得约60票支持票。

马克龙寄希望于右翼的法国共和党。共和党表示原则上支持退休制度改革,但该党内部也有分歧,一些共和党成员可能会投反对票。

极左翼的“不屈法国”党和极右翼的“国民联盟”党均强烈反对退休制度改革。“不屈法国”党议员马蒂尔德·帕诺批评该计划“过时、不公平且残酷”。

“国民联盟”党领袖玛丽娜·勒庞说:“请法国人相信,我们有决心阻止这一不公平的改革。”

路透社写道,即使在最有利的情况下,退休制度改革也相当困难,因为这项改革威胁到人们的福利,增加不安全感。现在显然不是最有利的情况,法国社会已经因为通货膨胀、能源危机积累了不满情绪。

BBC称,马克龙面临着不断扩大的反对阵营,未来几天可能还会有更多罢工和示威活动。对法国政府来说,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罢工使得国家陷入瘫痪。四年前的“黄马甲”运动可能重演。

法国各工会呼吁在1月31日举行新一轮罢工和示威活动,工会试图通过持续的罢工迫使政府在退休制度改革上做出180°大转弯。

法国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罢工活动最终迫使马克龙在退休制度改革上退缩,这意味着马克龙将失去在第二个总统任期内推动任何重大改革的可能性。

不过,并非所有观察人士都对马克龙的改革持悲观态度。彭博社称,从历史上来看,自1982年以来,法国已经进行过六次退休制度改革,每一次改革都导致了大规模街头抗议,尽管如此,多数改革方案最终还是获得了通过。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