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丹麦研究人员:新冠阳性者患神经退行性疾病风险较高

新京报

关注

全国疫情防控>>   查看抗疫快讯>>

进入疫情地图>>   "抗疫"工具箱>>

丹麦研究人员24日在欧洲神经病学学会第八届会议上发布研究成果,显示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后续患神经退行性疾病的风险更高。

神经退行性疾病由神经元和(或)其髓鞘的丧失所致,会随时间推移恶化,出现功能障碍,包括脑缺血、脑损伤、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以及肌肉萎缩侧索硬化。

研究人员提取约半数丹麦人口的健康记录,涉及近92万名曾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其中超过4.3万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评估结果显示,相比新冠检测阴性者,阳性者患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增加3.5倍,患帕金森病的风险增加2.6倍,患缺血性脑卒中的风险增加2.7倍,患脑出血的风险增加4.8倍。

尽管神经性炎症可能导致神经退行性疾病加速发展,但研究人员认为,需以科学方式关注新冠病毒感染者的长期后遗症。

研究人员还分析2020年2月至2021年11月丹麦的住院和门诊患者以及新冠疫情前相应阶段的流感患者。他们运用统计方法评估相对风险,考虑住院状况、年龄、性别和并发症等因素,认为与流感或其他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相比,新冠病毒感染者患大多数神经系统疾病的风险增加幅度类似。不过,与80岁以上的流感和细菌性肺炎患者相比,新冠患者罹患缺血性脑卒中的风险增加了1.7倍。

另外,研究显示,感染新冠肺炎、流感或普通肺炎后,罹患多发性硬化、重症肌无力、吉兰-巴雷综合征(又称感染性多发性神经根炎)和发作性睡病等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几率并未增加。

报告主要作者、丹麦国立医院神经科的帕尔迪斯·扎里夫卡尔说,新冠病毒的性质及其对神经系统疾病的具体影响尚不完全明确,先前研究“虽然确立新冠病毒与神经系统综合征之间的关联,但到目前为止,尚不清楚它是否也会影响特定神经系统疾病的发病率以及是否区别于其他呼吸系统感染”。

扎里夫卡尔说,研究结果将有助于人们了解新冠病毒给人体带来的长期影响以及感染后在神经退行性疾病和中风方面的影响。

相关新闻

全球首个奥密克戎后遗症研究发表 这五种最常见(看看新闻KNEWS)

视频|全球首个奥密克戎后遗症研究发表 这五种最常见

6月16日,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在《柳叶刀》上发布了全世界首个关于奥密克戎后是否会患有“长期新冠”(Long Covid)的研究。

“长期新冠”即“新冠后综合征”,也被称为“新冠后遗症”,这一概念是伦敦大学学院教授Elisa Perego,于2020年5月在社交媒体上最早提出的。2021年10月

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了“长期新冠”的临床病例定义:在染疫后3个月内至少出现一种症状,持续至少2个月,并且无法由其他诊断解释的情况。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者观察了5万多名奥密克戎病毒感染者与4万多名德尔塔病毒感染者(注:这次比较的两者都是接种两剂及以上疫苗的人群,因为没有足够数据评估未接种疫苗的人产生长期新冠的情况),结论是:奥密克戎导致“长期新冠”的概率(有4.5%的患者出现后遗症)是德尔塔概率(10.8%)的一半。不过,目前奥密克戎导致“长期新冠”的时间范围还处于未知阶段,症状表现上也尚未有研究表明与其他毒株有较大差异,对儿童的长期影响也尚没有评估。

那么,如何判断一个已经阴性的人患有“长期新冠”呢?具体表现为哪些症状?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等学者观察发现,在研究的4万多名患者中(皆为2021年前感染),80%的患者在确诊4周后至少患有一种后遗症。其中,这五种后遗症最为常见:极度疲惫(58%)、头痛(44%)、注意力障碍(27%)、脱发(25%)与呼吸障碍(24%)。

而根据“患者主导的研究合作组织”(Patient-Led Research Collaborative)发布的报告:这些后遗症可以大致分为10大类,共203种症状。10大类分别为:系统性感知、生殖系统,泌尿系统和内分泌系统、心血管疾病、肌肉骨骼、免疫系统、五官与大脑、肺部、消化系统、皮肤和神经系统。

其中,系统性感知上的症状最常见,包括疲劳,劳累后的身体不适、发烧、多汗、低温等症状。此外,胸闷、心悸、心率过快、胸部灼热、肌肉疼痛、关节疼痛、腹泻、食欲不振、呼吸困难、咽喉痛、脑雾(即大脑难以形成清晰思维和记忆的现象)、注意力不集中、难以思考等症状,发生频率也超过50%。

研究者也发现,性别、年龄、身体情况等因素也不同程度地影响“长期新冠”的持续时间与发生概率。根据伦敦国王学院生物医学工程学院发布的报告,“长期新冠”与年龄显著相关,整体而言,年龄越大,出现“长期新冠”的概率越高。在性别上,中年女性出现“长期新冠”的概率较大。此外,若在感染新冠病毒前,患者的身体、情绪处于亚健康状况,那么在感染后出现“长期新冠”的概率也更大。

面对“长期新冠”,我们该怎么办?目前而言,接种疫苗依旧是较为有效的缓解方法,但必须完全接种。同时,确诊后接种疫苗,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缓解“长期新冠”的症状。

目前,尚未有明确、系统的方式治疗新冠后遗症,中日友好医院与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团队在采访时表示,新冠后遗症的负担仍然相当高,两年后整体健康程度还是低于普通人。因此,还需要继续探索“长期新冠”的发病机制,制定有效的干预措施。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