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美国人正在丧失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信仰”

参考消息

关注

原标题:“美国人正在丧失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信仰”

美国《国会山》日报网站4月4日发表题为《美国需进行重大政治改革才能巩固民主制度》的文章,作者为“美国人参选”组织创始人彼得·阿克曼、比尔·克林顿和迈克尔·布隆伯格前顾问道格拉斯·舍恩,文章称,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65%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西方政治民主制度需要进行重大改革,或是彻底修改才能存续。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人正在丧失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信仰,因为多数人认为“西方民主”的存续取决于彻底的改革进程。皮尤研究中心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5%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西方政治民主制度需要进行重大改革,或是彻底修改才能存续。这表明政治改革刻不容缓,改革才能让西方民主制度更公平、运转更良好。

我们应当对选举制度进行某种重要改革,向无党派候选人开放政治进程。这可以通过实行排名选择投票和修订总统辩论规则来完成。为了让制度更公平,我们应采取重新划分选区的改革措施,并维护鼓励两党合作的现有规则。

我们还应制定不剥夺温和派选民投票权的新规则,进一步加强公平竞争。通过不公正划分选区,更多党内初选制造了安全席位,在主要由极端选民参加的投票率很低的初选中加固了极端候选人的地位。这套体制最终导致两党合作更加困难,凸显维持参议院冗长辩论阻碍法的重要性。

实际上,最高法院最近在总统竞选辩论委员会制定的规则问题上的不作为,说明了为何美国人感到“西方民主”的存续要靠重大改革。最高法院拒绝审理反对该委员会制定的繁重规则的起诉案。那些规则几乎令第三党和无党派候选人不可能开展比较成功的总统竞选活动。

竞选辩论委员会规定,候选人必须在选举年9月份的全国民调中获得15%的支持率,才有资格参加秋季辩论。这个门槛对任何没有大党支持的候选人来说都是不可逾越的。

阻挠无党派候选人参加辩论,继而阻挠他们的政治叙事,这不仅不“民主”,而且直接违背人民的意愿。与此相关的民调一致显示:大部分美国人,尤其是年轻世代,希望看到更多无党派候选人参加竞选并胜选。

除了改革总统辩论,我们还必须彻底修改我们的投票制度。现在的“简单多数票当选”制让极端候选人得以赢得初选,令政治中心空心化。政党没有动力去寻求解决办法,从而获得广泛公众支持。政党受到的鼓励就是去做他们认为保住权力和筹措经费所必需的事情。这也揭示了为何皮尤研究中心在一项调查中发现,每10个美国人就有6个用“太极端”来描述共和党与民主党。

排名选择投票是一套更具代表性的体制,人们可在选举中按照喜好程度列举候选人。这为无党派候选人提供了竞争机会,同时可以产生更能反映多数美国人看法的中间结果。另外,也有必要进行重新划分选区改革。全国各地的立法机关都在重绘地图,为控制州政府的政党获得更多安全席位。改革是结束这种失衡的不公正划分选区制度的重要手段。

坚持鼓励两党合作的规则也同样重要。冗长辩论是个重要手段,可确保制度内保持一定程度的两党合作,而淘汰冗长辩论的规定将消除立法程序中重要的谈判步骤。考虑到当今两党合作多么匮乏,大量立法仅以和解后的有限支持得以通过,保留冗长辩论阻碍法大概从未如此重要。

2万亿美元的疫情纾困法案就是这种情况,3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很可能也一样。两个法案都涉及未经评估并且未经两党以批判的方式加以考虑的内容。大部分美国人可能认为直接支付就是一种刺激手段。但是,没有听证,没有争取共识,因此鲜有美国人可以理解所有条款。

我们的现行体制没有提供稳定的解决办法,也没有意见共识。这就是为何全国年轻选民尤其希望看到更多无党派候选人的原因。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改革这些政治和选举制度,同时维护那些鼓励两党合作的规则,让我们的“西方民主”真正地民治和民享。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