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澳大利亚在人权“黑记录”上又添一笔

人民日报海外网

关注

原标题:澳大利亚在人权“黑记录”上又添一笔

作者| 老度

在澳大利亚国庆节当天,澳多地却闹了起来。据《澳大利亚先驱报》26日报道,为抗议“国庆日”的种族主义色彩,多地爆发游行示威活动。

多年来,澳大利亚政府频频在国际场合就别国所谓“人权问题”说三道四,却在本国原住民问题上极力掩饰。据统计,占澳大利亚人口3.3%的土著,却占监狱囚犯人数的28%,是世界上受监禁最严重的族群。有分析称,澳大利亚将自己描绘成“人性灯塔”是彻头彻尾的虚伪行径。

“废除国庆日!”

1月26日是澳大利亚第233个国庆节。在这个以“国庆”命名的日子里,成千上万澳大利亚民众却涌上街头。他们身着土著服装,挥舞着土著旗帜,抗议种族主义及土著族群遭受的不公正对待。

据澳大利亚SBS电视台报道,抗议活动席卷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阿德莱德等主要城市。在墨尔本,多达5000人参加游行;在阿德莱德,约有4000人聚集在一起静坐抗议;在霍巴特,数千名民众涌上街头……

现场视频显示,抗议者高喊“(澳大利亚)永远是原住民的土地”的口号,举着“废除国庆日”“不要以种族灭绝为荣”“这分明是入侵日!”等标语牌,指责“国庆日”非法,抗议土著居民遭受不公正待遇。据估计,当天至少有5万人参加抗议活动。

据《每日邮报》报道,参加游行活动的人表示,这次活动是为了两件事。一是要求澳大利亚政府更改国庆日的日期并禁止在当天举办庆祝活动。二是要求为每一个澳大利亚土著人提供100万美元(约647万人民币)的补偿金。

抗议活动引发了警民冲突。仅在悉尼,至少已有5人被捕。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在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中,有四名参与者被捕。其中,两个人将被控违反新冠措施,一人将被控妨碍警务工作,另一人则将被控殴打警员。

抗议活动发生后,为缓和局势,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发表讲话称,“我们必须认识到,作为一个成熟和正义的国家,今天是我们一些原住民遭受痛苦的日子……我们不应该忽视历史的每个方面,遗漏那些铸就澳大利亚今天的里程碑。”

这番“和稀泥”的讲话显然没有得到多少认可。一位名叫琳恩·沃森的原住民抗议者称,1月26日是“我们的人民被屠杀、儿童被掠走、土地被窃取开始的日子”,让原住民在这个日子庆祝国庆节“令人无法接受”。

国庆日还是“入侵日”?

在澳大利亚,“国庆日”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话题。《纽约时报》这样写道,对于一些澳大利亚人来说,国庆日是一个在海滩放松和烧烤的机会。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是澳大利亚对待原住民的耻辱标志,是让人们想起曾经那些残忍殖民经历的“入侵日”。

1788年1月26日,英国船长亚瑟·菲利普驾船带着一班英国囚犯,抵达澳洲大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澳大利亚成为英国殖民地和流放犯人的地点。英国殖民者屠杀土著人并将他们赶到不毛之地。

1994年,澳大利亚开始将1月26日作为公共节日。在澳大利亚土著人眼中,所谓“国庆日”就是“入侵日”。澳大利亚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呼吁“修改国庆节”的抗议活动,提醒人们关注土著人所面临的不公正待遇。不过,这种呐喊并没有带来实质上的改变。

一个澳大利亚反种族主义非营利组织曾开展一项调查研究,仔细检阅了2019年4月至2020年4月来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九号电视网(包括《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澳大利亚新闻集团和十号电视网的315篇社评文章后发现,澳大利亚穆斯林、澳大利亚华裔和澳大利亚原住民是受到种族主义攻击的最大群体。

该组织项目经理珍妮弗·麦克林表示,这种“高得惊人的数据”对目标社区产生了重大的现实影响。“这意味着种族主义不仅仍在主流媒体社评中普遍存在,而且形式也越来越模糊,具有欺骗性,或暗中影射。”

澳大利亚律师联盟成员、人权问题专家克雷格·巴恩斯曾刊文指出,澳大利亚土著只占澳大利亚人口3.3%,却占监狱囚犯人数的28%,是世界上受监禁最严重的族群。巴恩斯还表示,澳大利亚土著的健康和教育状况非常糟糕,2015年至2017年出生的土著预期寿命为71.6岁,远低于白人男性的80.2岁和白人女性的83.4岁。

“自从233年前英国人到达澳大利亚以来,原住民一直在反抗殖民,为正义而战、反对种族灭绝,但他们的努力收效甚微。”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原住民政策研究员詹姆斯·布莱克韦尔说道。

“彻头彻尾的虚伪行径”

原住民种族歧视问题只是澳大利亚人权“黑记录”的冰山一角。

1月20日,澳大利亚政府因原住民家庭儿童监禁率过高,遭到超过30个国家在联合国谴责。澳大利亚之前就有将当地土著人的孩子被从父母身边抢走,并交给白人抚养的现象,受到联合国的强烈谴责。

据英国《卫报》报道,包括加拿大、德国、法国、意大利、希腊、瑞典、西班牙、波兰、葡萄牙和墨西哥等国家,呼吁澳政府提高刑事责任年龄(即法律规定的行为人应当负刑事责任的年龄)。

自2004年以来,多个联合国机构敦促澳大利亚结束离岸拘留的做法。但每一次,澳大利亚政府都无视这些要求。2015年,面对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的谴责,时任澳大利亚总理托尼·艾伯特轻描淡写地回应道,“我真的认为澳大利亚人已经厌倦了联合国的说教。”

尽管本国种族歧视劣迹斑斑,但澳大利亚政府却热衷将自己描绘成捍卫“人权”的全球公民,也频频借所谓“自由民主”议题粗暴干涉他国内政。

2020年11月,澳大利亚驻阿富汗军队被曝出屠杀39名平民和俘虏,引发国际舆论普遍谴责。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却倒打一耙,妄图转移视线。人权观察组织曾致信莫里森,提醒澳政府有义务向战争罪受害者家属进行赔偿,并对莫里森声称不考虑赔偿的说法感到“不安”。

“澳大利亚无权就人权问题指责别国。”巴恩斯称,澳大利亚将自己描绘成“人性灯塔”是彻头彻尾的虚伪行径。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