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残障少女被性侵2次怀孕:家庭缺监护能力 谁来兜底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残障少女被性侵两次怀孕:当家庭没有监护能力,谁来兜底?

被性侵、一年内两度怀孕,广东茂名信宜市12岁残障少女小文(化名)的遭遇令人气愤且痛心。目前,信宜警方已并案处理,扩大排查范围,提取一些人员的DNA,和小文两次流产的胚胎作DNA比对。

小文的家属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第一次案发后,案子没有侦破,社区、学校、妇联等均未提供有效帮扶,不够重视;第二次,家属没急着带小文做人流,一度打算凭此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因担心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帮助,家属才主动向媒体求助。

事情被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11月16日上午,在当地妇联的帮助下,小文在医院完成了第二次人流。此时,小文的三姨邱雪(化名)说,“(她的)心里才稍微踏实了些”。

残障少女因自身缺乏保护能力,容易成为性侵受害者。公益组织“女童保护”的统计数据显示,遭遇性侵儿童多在12~14岁年龄段,多熟人作案,占比近七成。

“(小文)如果没有有效监护,未来还可能被性侵。”“女童保护”主要发起人、负责人孙雪梅向澎湃新闻表示,类似案件多熟人作案,且非常隐蔽,这给日常监护、防范带来了困难,而考虑到小文父母的实际情况,更要重视小文的日常监护,“当家庭没有监护能力,谁来兜底,让孩子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和安全保障?”

家住城郊,有一定流动人口

小文和父母、哥哥均为残障人士。小文的智力测试仅34分,属于二级智力残疾,存在认知障碍,生活自理能力差。她的父母均为三级智力残疾,只具备基本的生活能力,听不懂普通话,不会取钱、排队拿号、填表等。因家庭特殊,小文一家生活困难,靠四个低保为生。

小文并非生活在偏僻、闭塞的村落。信宜在广东西南部,户籍人口近150万人。小文家在信宜市区北郊的文昌社区,过去是一个村,当地居民仍习惯称“文昌村”。

在文昌社区走访,澎湃新闻发现,多数居民住上了数层高的楼房,一旁还有高层商品房项目在建。信宜市一位官方人士表示,这里在市区范围内,且交通便利,因而发展势头还可以,土地也较为值钱。小文的家属也透露,因土地被征收,小文一家获得十余万元的补偿,这笔钱一直由社区代为保管。

信宜是广东著名侨乡,几乎每个镇都有一条“归侨村”。公开报道显示,文昌社区的侨胞侨属比较多,上世纪90年代,很多归侨回到村里建房,并形成了小区,他们的孩子也在文昌小学就读。

因办学条件差,学位紧张,文昌社区经商议后决定扩建小学,外出乡贤慷概解囊共捐资3000多万元,使该小学在校学生增加至2000多名,并升格成信宜市第十一小学。

小文的家距离信宜市第十一小学约1公里,案发前,小文在这里读六年级。小文的家属说,未发现小文怀孕前,小文自行上下学,沿着主路拐两个路口就到。平时,小文会在附近玩,家人不清楚她跟哪些人玩、和哪些人接触比较多。

澎湃新闻走访发现,白天在文昌社区走动,所遇到的人不多,当地青壮年仍以外出打工为主,但社区内也住着一些流动人口,如租客、做小生意的个体户。

上学路上,小文会途经多家小卖铺。据家属透露,小文说性侵过她的男子曾带她去买零食吃。一位小卖铺老板表示,她是外地人,今年刚过来开店,对小文没有印象。

在社区内,小文一家没有其他的直系亲属,一家四口相依为命,是弱势、边缘的家庭。小文的爷爷、奶奶已过世,唯一的姑姑早已外嫁。当地村民也都清楚小文家的情况,一位村民说,小文一家和外人接触较少。

小文的家属称,事发后,他们也曾向附近住户打听,希望了解到更多消息,但多数人回避,称“不清楚”,不愿意多聊。

家属认为“重视不够”,曾向外求助

小文的父母均存在智力残疾,只具备最基本的生活能力。小文的三姨、小姨邱梅(化名)承认,小文的父母没有尽到监护责任,但她们认为,小文第一次被发现怀孕后,学校、社区、妇联、公安等都重视不够,甚至有失职的地方。

今年3月中旬,发现小文已怀孕约9周,家属向社区报告,并报警,随后自费3000多元带小文去医院做了流产。之后,为防止再被侵害,小文没有再上学,家人把小文“特殊保护”了起来,不让她出门,若她一个人在家,房门会上锁,但有一次她还是趁扔垃圾跑了出去。

家属认为,向社区报告后,社区干部有责任向上汇报,并对其家庭重点照顾,但社区并无相应行动。文昌社区党支部书记谢某某回应称,当时,警方已介入调查,他也交待过小文的父母要看好孩子,认为就够了,便没有将此事上报。

文昌社区妇女主任雷某某表示,她从派出所得知此事,之后曾多次跟随小文,并送她回家,“全村人都很关注她(小文)”。

事发前,小文就读信宜市第十一小学六年级。家属认为,学校不闻不问,有失责的地方,后向学校要说法,无果。信宜教育局督导室工作人员回应称,正介入了解。

家属表示,10月下旬,小文被查出再次怀孕超5周,家属向街道办妇联、市妇联求助,发现都有推诿、踢皮球的现象。对此,信宜市妇联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小文第一次被发现怀孕的情况,市妇联此前不知情;第二次了解情况后,已及时介入。

家属表示,第一次报案后,案子没有侦破,小文还遭遇一名被指认性侵者的“上门报复”,最后事情也是不了了之。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当时,家属确实有报警,民警上门调查。目前,该案件正在受理中。

家属向澎湃新闻表示,因和官方沟通不力,担心得不到有效、及时的帮助,家属才主动向媒体求助,也没及时带小文去做人流。

针对家属提出“前期不够重视”的质疑,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说,在和政府沟通时,家属方面提出了涉及督促破案、办理残疾证、特殊学校安置、低保金发放时间、低保卡保管、土地纠纷、法律援助等七个方面的诉求。该事件比较特殊,小文是智障人士,所提一些零碎细节让人存疑,这给案子的侦办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而小文的二度怀孕,茂名和信宜两级公安机关已成立专案组,作并案处理。目前,警方扩大了排查范围,提取了一些人的DNA,将和小文两次流产的胚胎做DNA比对。

据澎湃新闻了解,最近几日,警方已多次联系家属了解情况;在市妇联的帮助协调下,小文已办理残疾证,完成了第二次人流,同时市妇联为小文争取到了数千元的救助资金,并计划安排小文就读公办的特殊教育学校;11月17日,市妇联带队去小文家慰问,小文的老师也打来了慰问电话。

与此同时,广东省妇联、中国残疾均发出声明,呼吁加大侦查力度,尽快破案,并依法维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

多熟人作案,建议加强监护

小文的遭遇得到了高度关注,但家属仍有担忧:案子破不了怎么办?小文要是再被性侵怎么办?

信宜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说,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此案,警方会全力侦办。同时,政府会尽力帮扶,包括尽快安排小文就读特殊教育学校等。

“女童保护”是一家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的公益组织,会对中国每年被曝光的性侵儿童的案例进行统计。

据“女童保护”发布的报告,2013 年至 2017 年,每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 14 岁以下儿童被性侵的案例分别是 125 起、503 起、340 起、433 起、378 起。2018年,曝光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儿童逾750人。

报告显示,遭遇性侵儿童多在12~14岁年龄段,从女童保护近几年来发布的报告看,熟人作案比例一直居高,如2018年317起案例中,熟人作案210起,占比66.25%。

残障少女因自身缺乏保护能力,容易成为性侵的受害者。

“女童保护”主要发起人、负责人孙雪梅告诉澎湃新闻,具体到小文案例,因小文的监护人父母存在智力残疾,没有能力对小文有足够的保护,而根据现有信息,小文父母也未必符合被剥夺监护权的情形,这就形成了“死结”。今后如何保证小文不再被侵害,值得思考,“如果没有有效监护,未来还可能被性侵”。

据《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孙雪梅表示,一方面,要尽快破案,抓到作案者,让其受到相应的法律惩处;另一方面,要完善监护制度,当家庭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或无力有效监护时,要有机构兜底,给予未成年受助人基本生活保障和安全保障,包括但应该不限于民政部门指定代养家庭、福利院等。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