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上海文学艺术奖|陈燮阳:只要条件允许,我会一直指挥下去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上海文学艺术奖|陈燮阳:只要条件允许,我会一直指挥下去

第七届“上海文学艺术奖”获奖名单正式揭晓,共评选出文学、影视、音乐舞蹈、戏剧、美术五个领域的“终身成就奖”五人、“杰出贡献奖”五人,并有30人入选“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

 

获得“终身成就奖”的是:王文娟、何占豪、陈少云、周慧珺、黄宗英(按姓氏笔画排序)。获得“杰出贡献奖”的是:辛丽丽、张静娴、陈燮阳、茅善玉、韩天衡(按姓氏笔画排序)。

指挥家陈燮阳

得知自己获得上海文学艺术奖“杰出贡献奖”时,指挥家陈燮阳正在北京忙与新中国成立70周年相关的演出任务,为此,他已经连续在北京扎根了一个多月。

 

“国庆之前给我这样一个大礼物,很高兴!感谢大家对我艺术生涯的肯定和鼓励。”80岁了还在指挥台上挥洒自如的人少之又少,陈燮阳对澎湃新闻说,“只要条件允许,我会一直指挥下去。”

 

陈燮阳拥有数个中国指挥家的“第一”头衔。从艺54年来,他的身影走遍了世界,并在百年老团——上海交响乐团里留下抹不去的烙印,早已成为中国交响乐的一个时代缩影。

 

陈燮阳如今已经算不清自己指挥过多少场音乐会了,不过,第一次正式指挥,他清楚地记得是在26岁,指挥乐团为芭蕾舞剧《白毛女》配乐,巧的是,那次演出也是在国庆节。

 

陈燮阳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曾任上海芭蕾舞团管弦乐队常任指挥。1981年,陈燮阳应邀赴美考察,指挥多个美国乐团举办了多场音乐会,渐成中国交响乐界的“明日之星”。

 

1984年,上海交响乐团老团长黄贻钧迈入古稀之年,上交到了需要新“掌门人”的时候。放眼当时的中国乐坛,年富力强的陈燮阳成为最有力的接班者。45岁的陈燮阳,由此成为上交团长兼首席指挥。

 

在上海交响乐团工作的24年里,陈燮阳先后实施了一系列在中国音乐史上堪称创举的改革:力推“音乐总监”制度,提出“全员合同聘用制”,招募国外演奏员,成立交响乐爱好者协会,设立发展交响乐事业基金会,西方交响乐团的管理经验被充分应用于上交的建设上。

 

1986年,上海交响乐团率先实行音乐总监负责制,陈燮阳也成为中国文化发展史上第一位文艺院团的音乐总监。

 

从团长负责制转为音乐总监负责制,这是陈燮阳从美国学成归来,吸取西方管理经验建立的制度。

 

“我是中国第一个正儿八经的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把行政事务交给行政部门后,我主要从事艺术创作。但艺术总监也要有组织能力,在乐团改革上要有新举措。上交这些年一直在稳定发展,继承了一百多年历史,在我手上没有没落,而是蒸蒸日上。”

 

也是从陈燮阳开始,上海交响乐团走上了更广阔的世界舞台。

 

1990年,为庆祝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百年华诞,上交受邀至卡内基音乐厅演出。2003年,陈燮阳率领上交在美国11个城市巡演。2004年上交建团125周年,陈燮阳携手上交登上了欧洲古典音乐圣殿——柏林爱乐大厅,这也是柏林爱乐音乐厅迎来的第一支中国交响乐团。

 

2015年,“陈燮阳从艺五十周年纪念音乐会”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奏响, 陈燮阳重新执掌“老部下”上交献演了一场中西合璧的纪念音乐会。

 

音乐会前,上交现任音乐总监余隆特地出来致辞,“五十年,是非常难忘的一段历程。他用五十年最好的时光谱写了中国交响乐的新篇章:他是中国第一个指挥贝多芬全集的指挥家,也是第一个录制贝多芬全集的指挥家,第一次带领上交走进了维也纳金色大厅……在那个最为艰难的时代,他用执着的理念让上交焕发光彩,我们要记住他为上交、为上海、为中国所做的非凡成绩。”

 

陈燮阳是中国指挥家里少有横跨中西音乐,同时指挥西方交响乐团、中国民族乐团的音乐家。在他看来,交响乐、民乐的指挥技术和手法差不多,但风格完全不一样,“中国音乐有很多变化,有传统味道,就像牛皮筋一样有弹性,西方音乐是轻响快慢。”

 

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指挥家,应该具备哪些条件?

 

“基本功很重要。首先要掌握好一门乐器,要懂作曲,学习指挥法,还要有一定的组织能力。耳朵好,节奏感强,反应要快,文学修养也要跟上。”

 

“最重要的是做人。”陈燮阳对澎湃新闻强调,“指挥要和很多人打交道,和乐队打交道,和观众打交道,你没有一个好心态,不尊重乐队,不尊重观众,再好的技术也得不到反馈。”

 

“我这个年龄还在舞台上的指挥家很少了,年轻一代也上来了,有才华的年轻指挥很多,他们要努力,要用功,要扎扎实实,要谦虚谨慎。”他说。

 

年届80,陈燮阳一年仍要挥棒几十场音乐会,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苏州交响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央民族乐团、天津交响乐团等能频繁见到他的身影。

 

“跳舞不可能跳到七八十岁,指挥和别的艺术不一样,经验都是靠年龄积累的,年龄越大经验越丰富,只要条件允许,我会一直指挥下去。”陈燮阳笑说,“我现在身体不错,没问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