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记者举报非法生产遭威胁 我们到底该反思什么?

成都商报

关注
听新闻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记者举报非法生产遭威胁,我们到底该反思什么?

原标题:记者举报非法生产遭威胁,我们到底该反思什么?

9月12日晚,山东《问政山东》栏目曝光了在青岛平度市田庄镇宝落村村南,一个尾矿库存在非法排放尾砂以及当地应急办工作人员泄露举报人信息的问题。问政栏目中,记者将情况举报给了平度市田庄镇安监办,大约10分钟后,记者却接到被举报人的电话,对方声称,“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已经知道你的电话了!”

13日上午,山东省应急管理厅派出督导组赶赴现场,对曝光问题进行现场督导。目前涉嫌威胁记者的企业厂主以及泄露信息的应急办工作人员,身份均已确定。他们分别是青岛政润来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秦新某和田庄镇应急办主任于某。

于某在接到记者的举报电话后,将举报人的信息告诉了涉事厂所在地南苏村的村支部书记秦承某,秦承某将消息透露给了厂主秦新某,之后秦新某拨打了记者的电话。据了解,秦承某和秦新某是亲兄弟的关系。目前三人均被警方控制,警方和纪委已经共同介入调查。

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举报电话,结果换来的不是调查与惩处,而是通风报信后的威胁。这样的结果,不仅让作为举报人的记者吃惊,也让我们每一个公民吃惊,因为举报权,是公民行使监督权的一种具体形式,属于公民的基本权利。可在山东平度这一事件中,这样的基本权利却被无情践踏,举报人的隐私和信息安全,得不到根本的保障。不得不说,这样的现实情况能够发生,表明公民监督权在当地是相对失灵的,这也是令人恐惧的地方。

此事的问题,除了举报人被威胁外,还暴露出了当地相关监管失灵的问题。山东政务服务中心透露,涉事尾矿库没有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那第一个问题就来了,无证的尾矿库何以还能在现实中存在?且继续非法开采?

还有,据山东平度市长的说法,当地有30个尾矿库,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只有3个,那第二个问题也来了,另外27个尾矿库没有没有进行生产呢?这些问题都需要当地监管部门进一步严查。

说起对企业的执法检查,山东也是一直在行动的。据齐鲁网报道,2018年山东省共执法检查企业97.6万家次,罚款5.9亿元,而今年9月初,山东对16市安全生产异地执法检查 将对486项违法行为立案处罚。截至9月4日,全省市县两级应急局共派出执法组2522个,出动检查人员8235人次,检查企业3430家,发现问题21356项,下达执法文书4625份,责令暂时停产停业35家,拟立案处罚304家,拟立案违法行为486项,移交其他部门处理12项。山东执法检查的力度,不可谓不大。但平度市田庄镇的非法尾矿仍然存在,且还会对举报人进行威胁。即使此事是个例,可真正的执法检查,也绝不能容忍非法个例存在,这也应是当地相关部门需要注意的地方。

电视问政虽然结束了,但追问和反思仍不能停。面对此事,我们到底该反思什么?要反思如何进一步维护举报人的正当权益,反思如何进一步强化基层的治理,尤其是监督规范层面。

我们应明白,要想寻求基层治理的真正彻底清朗,不能仅仅依靠舆论曝光,还需要落实普通民众手中的监督权。不过要有两个前提,一个是诉求于民众行使监督权的合理合法性,另一个是对于接受民众监督的政府部门,也进行全方位的监督,真正捍卫民众的合法监督权利。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默城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