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地铁女性优先车厢名存实亡?深圳拟立法为女性撑腰

成都商报

关注
听新闻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女性优先车厢”名存实亡?深圳拟立法为女性坐地铁撑腰

上下班高峰期坐地铁,男女混杂在拥挤的车厢里,女性被夹在一群男性乘客中,寸步难行,甚是尴尬。

为避免尴尬,两年前,深圳、广州在一些地铁上设置“女性优先车厢”“女性车厢”,但对情况改善不明显,特别在高峰期,不少男乘客仍旧涌入女性车厢。

不过,这种状况有望在深圳改变:9月2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在其官网挂出《深圳经济特区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此《修改稿》第十八条提到,“地铁可以设立优先车厢,在高峰时段,优先车厢可以仅供残疾人、未成年人、女性等有需要的人士乘坐,对于乘坐优先车厢的其他乘客,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劝离。”

此规定一出,引发网民热议,一度推上热搜。但目前,这规定仍属于征求意见阶段,有不同看法的市民,可在9月23日前向深圳市人大反馈。

记者体验

“女性优先车厢”名存实亡

9月10日上午9时许,红星新闻记者在深圳乘坐地铁1号线发现,1号线地铁共6节车厢,首尾两节车厢属“女性优先车厢”——在车厢所处位置的屏蔽门以及车厢内部,都醒目贴有“女性优先车厢”字样。

但进入“女性优先车厢”发现,里面零散坐着或站着很多男性乘客,每抵一站,车门打开后,很多男乘客鱼贯而入,与其他车厢无异。

“就像没(女性优先车厢)这回事一样,很多乘客没把这当回事。”郭小姐告诉红星新闻,她注意到深圳市人大立法保护女性的《草案修改稿》了,也支持这么做,因为“上下班高峰期,在地铁里常被挤得双脚离地,周围几名男性把你夹在中间,好尴尬。”

与郭小姐持同样看法的人很多,深圳的张女士平时上下班常坐地铁3号线。

“为挤上车,需排上百米队伍,地铁过3-4趟才轮到挤进地铁的机会。”张女士说,拥挤的地铁里,如果周边都是女性,显然放开些。

红星新闻随后还体验了深圳地铁2、3、11号线,排队上地铁时,粉底白字的“女性优先车厢”字样,很醒目地出现在地面或排队正前方的屏蔽门上,但很多男乘客似乎并没看见,在“女性优先车厢”的位置排队进地铁。

郭小姐说,“女性优先车厢”早已名存实亡。类似现象也出现在广州。

2017年6月26日,深圳率先在地铁设置“女性优先车厢”,两天后,广州也在地铁设置“女性车厢”,且“女性车厢”打扮成了粉色,充满女性气息。

“女性车厢”在广州实施时,小玲很期待,以为可以避免地铁里个别人有意无意的骚扰,但现实很难。

9月11日,小玲告诉红星新闻:“刚开始在广州实施时,男性比较自觉,甚至在女性车厢站立的男乘客都很少,但过一段时间就不行了,特别是早晚高峰期,女性车厢跟其他车厢无异。”

对立法保护女性占座、劝离男性等做法,小玲并不看好。“上了一天班,大家都累趴了,哪还顾得上女性不女性的?”小玲说,不过看见孕妇、老人、小孩,一般乘客也会让座。

有赞有弹

应视情况而定

对深圳为女性乘地铁立法撑腰的做法,诸多受访者中,黄先生的观点比较有代表性。他说:“尊重女性,鼓励女性优先,是社会文明的体现,但在公共资源很紧张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担心上班迟到,都希望下班早点回家,大家都很挤的时候,如果女性车厢有相对较为宽敞的空间,为何排斥男性进入?”

律师石干章在深圳上班,他同时也是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他告诉红星新闻,设置女性优先车厢并劝离普通性的规定不合适,也不符合深圳实际。高峰期,上班族很难挤上地铁,如果专门设置照顾女性等特殊人群的优先车厢,将导致高峰期上班族乘坐地铁更难。因此,他不赞同该规定,但在非高峰期,他认为,“可考虑设置。”

“深圳在地铁11号线设置商务车厢,但商务车厢通常空荡荡,普通车厢却挤满人。”石干章说,地铁设置商务车厢,完全没有必要,有浪费资源之嫌。

长期关注公共事务的知名时事评论员韩志鹏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也表示,设置女性优先车厢,倡导尊重女性,这是绅士风度的体现,但属于道德范畴,通过立法强制推动就有点过了。

韩志鹏说,深圳《草案修改稿》提及“给有需要的人乘坐”,这里应该明晰,不能太笼统,否则搞不清楚谁是“有需要的人”,立法要严肃、严谨。

韩志鹏表示,全国其他地方都没有就女性独处地铁空间进行立法,深圳这个地方性法规,会否给人家一种误解,以为深圳“咸猪手”特别多?社会风气特别坏?

韩志鹏建议撤掉商务车厢,使地铁运力得到充分利用。“公共交通没必要搞成三六九等。”韩志鹏说,如果要搞,也应在运力有余的基础上搞,否则造成资源浪费,大部分人出行体验欠佳。

王先生认为,深圳、广州在地铁设置“女性优先车厢”“女性车厢”后,他坐地铁时,也有意识避开女性车厢。“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干,但像我一样有意识避开的,也不少。”王先生说,文明绝非立竿见影,是潜移默化的,需要不断提醒和引导。

王先生认为,专门设置供残疾人乘坐的车厢没有必要,因为地铁每节车厢都有供“老幼病残孕”的专座或靠椅,只要充分利用起来即可。

而对商务车厢的设置,王先生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这没问题,因为深圳11号线通往机场,相当于机场专线。国内,机场专线收费普遍较高,体验也不错。”

此外王先生认为,深圳作为一座商业高度发达的城市,商旅往来频繁,来宾如果体验较差,挤都挤不上地铁,会破坏他们对深圳的印象。

“相反,11号线除商务车厢外,还有普通车厢,照顾不同群体需要,应该为深圳所给予市民的多元选择点赞。”王先生说。

对深圳立法将男性从“女性优先车厢”劝离的做法,广东君政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洪辉认为,为保护老弱病残等群体的权益,国家制定了《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残疾人保障法》等等,但不少规定太笼统,缺乏落地的措施及程序性保障,不少权利变成一纸空文,且在观念上和社会中,很多只是整体上重视弱势群体保护,缺乏对个体切身利益的人文关怀,深圳做法值得肯定。

就各方议论,9月10日下午,红星新闻来到深圳地铁公司采访,该公司党群部负责对接媒体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暂无就此发声的内容。若有,将第一时间发布。”

红星新闻记者 韦星 王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