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孙小果"复活"记:死刑不被核准改死缓 再审改20年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孙小果“复活记”:死刑不被核准改死缓,后经再审改判20年

外界对孙小果案的关注,好奇的不仅是他的身世背景,他如何从一名死刑犯,变成昆明夜场上的“大李总”,也是坊间和网络上绕不开的谜题。

5月28日,云南官方通报了孙小果的家庭情况,其母亲孙鹤予(孙学梅)、继父李桥忠及生父陈某、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相关情况被披露。

普通家庭出身的死刑犯孙小果究竟如何获得改判“死里逃生”,又如何运作减刑、何时出狱?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权威渠道获悉,孙小果被昆明中院一审判处死刑、云南高院二审维持原判后,但死刑没被核准。

据知情人士透露,孙小果的死刑没被核准后,改判为死缓。后法院启动再审,数罪并罚最终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20年,后孙小果通过多次减刑,于2010年4月出狱。

知情人士称“死刑没被核准”,改了死缓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994年10月,孙小果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监外执行),1997年11月因强奸等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被告人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驳回上诉、维持了原判,但执行前他的死刑没被核准。”据接近孙小果案的知情者向澎湃新闻透露,孙小果的死刑在云南省高院复核时未予核准。

该上述知情者透露,孙小果的死刑复核未予核准后,法院将其改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据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联席主任、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朱明勇指出,当年强奸罪的死刑核准权已下放到了省高院,二审与死刑复核权本是两个程序,从理论上讲,死刑复核权下放到省一级高院后,也可以设置成两个程序,但司法实践中大都把两个程序合一了。朱明勇分析, 云南省高院二审维持孙小果案的原判死刑,后又没有核准的话,那应该是省高院在不予核准死刑时依法作出了改判。

5月28日,云南省官方通报称,省市有关办案部门正在按照中央督导组和省委的要求,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加紧开展调查工作。

通报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因涉孙小果事件被采取了留置措施;与他一同被采取留置措施的,还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等11人。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的梁子安履历显示,1979年10月至2013年12月,梁子安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先后担任刑二庭副庭长、审判监督庭庭长、审判监督第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正处级),2009年12月至2013年12月,任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

再审改判20年有期徒刑

澎湃新闻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孙小果的死刑没被核准后,在服刑期间启动了再审,并且法院对数罪并罚的量刑进行了大幅度调整,判处有期徒刑20年。

5月28日,云南省官方的通报称,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鹤予、李桥忠四处活动,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徇私枉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导致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

就在孙小果非法保外就医期间,继续作案直至1997年11月12日被抓。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据昆明市中院一审查明:1997年6月1日,在昆明茶苑楼宾馆906房间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孙小果不顾张某某反抗,当众强奸了张某某;1997年6月5日,孙小果在茶苑宾馆906房间,强奸了女学生波某某;1997年4月,在茶苑宾馆908房间,孙小果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1997年6月17日晚,在兴绍饭店301房间,孙小果欲强奸幼女张某,张不从,孙小果指使崔凯、冉智对张毒打威胁,并强行留张在房内不准回家。

法院还查明,1997年11月7日21时许,孙小果为让17岁少女张某某说出其表妹张某萍和男友汪某庆的下落,纠集指使其他6名被告人将张某某和女性朋友杨某某带到夜总会“温州KTV”包房内。孙小果等人即对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孙小果叫他人买来的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

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被告人党俊宏及杨琨鹏(另案处理)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的脸上。被害人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除此,孙小果身上还有故意伤害罪、寻隙滋事罪等案件。多位法学专家指出,1994年,孙小果就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还未服刑完毕又犯同样的罪名,且数罪并罚,这种属于重判范围。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分析,孙小果从死刑改判为20年有期徒刑,应该是数罪并罚的结果,“按照97刑法的规定,有期徒刑单项罪名最高只能判到15年,只有按照刑法第69条数罪并罚可以判到20年。”

同时,多位法学专家指出,结合目前已公开的一、二审判决结果,孙小果一审是因强奸罪被判处的死刑立即执行,而在再审改判中强奸罪最高也只能判15年有期徒刑,如此看来,中间跳过了死缓刑、无期徒刑两档重大刑罚,可谓是“断崖式降刑”。

再审改判成20年有期徒刑后,孙小果的刑期开始从羁押当日算起,其在看守所羁押阶段也可折抵刑期。

  专利抵消一年五个月刑期

另有知情者透露,孙小果被改判成20年有期徒刑后,先被送往云南省第一监狱开始服刑。

该知情人称,在云南省一监服刑时,孙小果获得了一些常规减刑,在常规减刑的同时,孙小果试图办理假释未果。

据澎湃新闻此前披露,2008年10月27日,孙小果以申请人身份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国家专利。该专利于2009年5月6日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被公开。

“这个时间也就是他获批专利的时间,审核通过了,这时候他已经在省二监了。”该名知情者说,2009年1月,孙小果由省一监转到省二监服刑,其中专利申请在省一监上报,获批认定时本人已转到了省二监服刑。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开的消息显示,退休后被查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1998年5月至2003年11月,任省二监党委委员、副监狱长;2003年11月至2014年7月,任省第一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

“就是刘思源从省二监调到省一监当政委的这个过程中,孙小果办理了实用新型专利。”上述知情人士说。

2019年4月13日,刘思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就在刘思源被查的前一天,4月12日,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因涉嫌严重违法,接受监察调查。

2009年5月,获得实用新型专利的孙小果,在其母孙鹤予(孙学梅)、继父李桥忠的运作下开始向法院申请减刑。

据5月28日云南官方通报,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孙鹤予、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

接近孙小果案的上述知情人士称,2010年4月,孙小果的减刑申请获得了法院的裁定核准后出狱。该知情人透露,孙小果的大部分减刑是在省一监完成,最后在省二监孙小果共减刑两年八个月,其中媒体广泛关注的重大发明专利,实际只减刑1年5个月,另外的1年3个月是根据其平时表现获得的常规减刑。

从1997年11月孙小果被刑事拘留,至2010年4月出狱,孙小果实际服刑约13年。

对此,多位法学专家表示,根据法律规定,结合孙小果再审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其在实际服刑10年过后,只要符合条件,可以依法进行减刑、假释出狱,所以孙小果在服刑约13年后出狱,并未明显违反减刑、假释的相关规定。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