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华林传销往事:组织培训签单 被指电击夺命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华林传销往事:组织培训签单、被指电击夺命,被多地认定传销

1月15日晚,微信公众号“沧州发布”发布消息,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华林)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目前,公司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对该案将依法依规,彻查严办。

河北华林的产品质量曾屡遭质疑,其加盟模式也曾被多地认定为传销。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及各媒体报道,华林公司曾在黄骅市组织大规模培训,有人称在“培训后即在欺骗下签单”;有人购买河北华林的按摩器等产品后,发现是“三无产品”要求退货被拒。

2017年,西部网报道华林酸碱平公司在陕西西安涉嫌传销被公安机关查处;山西临汾一个家政公司推销河北华林DDS按摩器及相关产品,被当地工商局认定属于传销。

  总部培训,现场签单

2014年4月16日,安徽灵璧县丁李村村民刘志国跟随陈松、徐计海的包车前往河北省黄骅市,参加河北华林组织的酸碱平生物电渗吸DDS按摩器课程培训。

培训中,刘志国拿到了一本酸碱平生物电渗吸DDS按摩器培训教材。培训结束后,陈松向刘志国推销产品,要求他签单。刘治国向陈松出具了一份欠条,载明“今借到陈松现金5万元,50000元,2014年4月16日,欠款人刘治国,担保人徐计海”。

2015年,徐计海起诉刘治国,让他还钱。(2016)皖13民终699号判决文书显示,刘志国称当时是在陈松的欺骗下前往河北进行传销培训,签单也是在欺骗下的“所谓的签单行为”,实际并未收到任何款项。最终,法院认定不能证明徐陈二人已支付款项,借款合同无效。

华林公司往日的培训盛况仍是当地人的谈资。澎湃新闻近日走访河北沧州华林公司总部时,当地人透露,有时来华林公司参加培训的人达到上万人,不少人都会带着现金参会,然后直接交款,活动一结束至少有一辆运钞车开进公司点钞,把现金运走。

因培训签单引发的类似纠纷还发生在吉林通化人张彩虹身上。

2014年4月20日,张彩虹和她婆婆在老乡邱金华的介绍下,来到河北沧州,参加河北华林公司的培训体验。培训后,张彩虹的婆婆给邱金华转账5万元购买公司产品。邱金华将钱款转给华林公司,并提供了一份盖有“华林酸碱平运营中心现金收讫”的收据。张彩虹和婆婆提走价值15075元的货物。

收货后,张彩虹发现机器和药品都是“三无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于是要求邱金华退款,被拒绝后诉至法院。

邱金华称,她没有虚假宣传产品,她只是中间人,卖的是华林公司产品,产品也是合格的。最终,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张彩虹和婆婆与河北华林公司形成买卖合同关系,要求邱金华退款的理由不成立。

刘志国和张彩虹花费5万元购买华林公司产品时,华林尚未获得直销牌照。根据商务部信息,直到2015年2月5日,华林公司获批取得直销经营牌照,直销区域也仅有吉林、广西、贵州、浙江、沧州5地。

  DDS按摩器被指电击夺命

近日,被张彩虹称为“三无产品”的DDS按摩器在浙江卫视曝光时,依然没有标注生产企业和厂家地址,却在为患者进行电击治疗。

至今,华林公司直销产品名目内并不含酸碱平DDS按摩器,而是嫩白美体护手霜、磁性洁肤凝胶、补水洗面奶、修复精华液、嫩胶原面膜、嫩白润肤乳、再生活肤乳、舒爽柔肤水等8种化妆品。

各方信息显示,未列入直销名目的酸碱平生物电渗吸DDS按摩器一度成为华林公司的“明星”产品,而这个产品被指在使用中电击致命。

2018年12月16日,48岁的内蒙古乌海市人秦颖兰(化名)在自营的养生店里练习DDS按摩器时去世。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秦颖兰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于2018年正月初八前往华林集团位于河北黄骅的总部,并花费5万元“加盟”华林公司,带回一台DDS按摩器,开起了养生店。

秦颖兰女儿回忆,养生店开业后,自己和顾客都被DDS按摩器“电”过。但因为触电时都有两个人在场,脚离开触控板就会断电,并未发生严重的触电事故。直到2018年12月16日,秦颖兰独自练习时发生触电事故。而后,家人收到华林集团6万元爱心筹款。

裁判文书网显示,被DDS按摩器电击“夺命”的不止秦颖兰一人。

2017年5月17日,天津人张某俊从网友王树瑞处花1800元购买了一台酸碱平按摩器,6天后的晚上,他在使用按摩器过程中死亡。经天津市公安局鉴定,张某俊符合电击死亡。

2017年9月,张某俊的家人将河北华林公司及经销商沧州三合电子印业有限公司、销售员王树瑞告上法庭。

天津市武清区法院委托上海华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涉案按摩器进行鉴定,鉴定发现按摩器的按摩垫存在带电电压偏高、泄漏电流偏大的物证特征,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涉案按摩器电气强度测试过程中出现击穿的物证特征,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

河北华林公司辩称,造成伤害的按摩器不是华林公司生产的,华林生产的DDS按摩器市场价格在4500元左右,1800元不符合实际。DDS按摩器上有明确说明禁止一人独立使用,没有特别提醒肯定是假冒,不是华林公司生产的,华林公司既不认识王树瑞也和沧州三合印业有限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往来,不存在关系。

最终,法院认为未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涉案缺陷产品确系河北华林公司生产,由三合印业和王树瑞赔偿死者家属共计53万余元。

在另一起买卖合同纠纷中,甘肃金昌市人张某曾从河北华林公司购买DDS按摩器,并在金昌介绍给身边的朋友,自称有孩子在使用按摩器时生病,就没有再做这个产品。

曾被多地认定为传销

此前,河北华林的加盟模式被多地认定为传销。

2017年9月,西部网报道河北华林在陕西西安涉嫌传销被公安机关查处,西安公安局经开分局接到举报,北郊凤城十二的首创国际城小区里有家德福源养生中心,屋子里都是酸碱平药膏,貌似一个按摩养生场所。民警介绍,当事人以生物理疗为掩饰、发展下线拉人头,实为变相的新型传销模式。华林酸碱平公司陕西分公司老总与多名骨干被西安市经开分局刑拘。

2017年7月,山西临汾市襄汾县工商局也曾认定当地一个家政公司推销河北华林DDS按摩器及相关产品属于传销,并对家政公司进行处罚。因家政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华林公司的加盟模式随着判决文书的公布而披露。

判决文书显示,2015年11月,襄汾县晋爱佳家政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家政中心)的投资人贾某焕向华林公司交纳12500元,购买了DDS按摩器及相关产品成为其加盟商,取得了介绍他人加盟、获取介绍费的资格。随后,家政中心在襄汾县交通大厦101、102、401室会销DDS按摩器,号称“山西晋爱佳高端养生培训基地”、“DDS养生”,宣传能治疗各种疾病。

贾某焕从事DDS按摩器经营模式为:必须交钱购买DDS按摩器、承认技术,才有资格加盟河北华林公司,才能介绍他人加盟,获取介绍费。交钱级别有四级:C级12500元,B级25000元,A级50000元,W级100000元。介绍费第一层每名500元;第二层每名150元。

截至2017年3月17日,贾某焕以自己、其丈夫和其父母名义,介绍34人分别交12500元购买DDS按摩器及相关产品,成为河北华林公司加盟商,并从河北华林公司获得介绍费17000元;2017年3月18日至21日,家政中心在襄汾县交通大厦组织理疗技术培训会中,通过直接介绍或加盟商介绍共7人交钱加盟。

2017年7月21日,临汾市工商局作出襄汾工商质监经队罚字[2017]1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贾某焕的行为符合国务院令第444号《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谋取非法利益的”规定所指的传销行为,且当事人是介绍他人参加传销的经营者,并对家政中心做出处罚:1、责令停止传销行为;2、没收传销产品DDS按摩器4台、设备笔记本电脑1台;3、没收违法所得17000元;4、罚款20万元。

法院认为,贾某焕以原告家政中心名义组织传销活动,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的相关规定,属于介绍他人参加传销行为,依法应受到行政处罚,工商局认定原告家政中心为传销主体并对其处罚并无不当。

根据河北华林公司官网,除了在中国河北、河南、浙江、广东建立了六个总部以外,还在美国、俄罗斯、乌克兰和意大利建立了总部。直销道道网的有关数据显示,2016年,华林酸碱平公司的业绩就做到了36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39亿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