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比权健更庞大的直销帝国无限极:人命官司不止一桩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起底直销无限极:保健品是李锦记第二梦想,人命官司不止一桩

1月16日下午,总部位于广州的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无限极(中国)”)因陕西“心肌损害女童”事件成为近期第三家被曝出问题的直销。1月18日上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继续报道,2016年5月,重庆29岁癫痫患者王勇服用了8天无限极后突然死亡,推销员自称医生并要求他停用已经吃了一年半时间的抗癫痫药物卡马西平。

相比于权健,这家最新曝出问题的直销巨头体量更大、来头也不小。1992年创立的无限极(中国)目前已是国内直销巨头,直销行业杂志《知识经济•中国直销》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直销90强业绩排行榜”中,无限极以249亿元的年度业绩排名第一,权健则以176亿元排名第四。

背后还有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酱料王国”李锦记的背书,“无限极(中国)董事长是李锦记第四代传人”是无限极对外宣传时动辄提起的资本之一。无限极(中国)董事长李惠森现年55岁,是李锦记第三代传人李文达的四子。上世纪90年代,李惠森来到广州一手开拓起保健品市场,也被称为是李锦记第四代传人中最受瞩目的一员。

对最新曝出的29岁癫痫患者王勇事件,无限极(中国)目前尚未作出官方回应。对于此前的“心肌损害女童”,无限极相关人员在事件曝光当晚则和女童母亲田淑平在陕西长谈4个多小时,直至凌晨,田淑平拒绝签署无限极60万元的赔偿协议。陕西商洛市商州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则在1月17日作出情况说明,称涉事无限极店无证经营,已罚款24279元。

不过,癫痫患者王勇并不是无限极(中国)涉嫌卷入的唯一命案。澎湃新闻记者仅从公开渠道,也就是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无限极”、“生命权”两个关键词,筛选搜索结果后即发现,就在王勇去世的同一年,河南省驻马店市也发生一起因听信无限极营销人员宣传停止正规治疗而死亡的案例。

除了引导消费者放弃正规治疗最终发生意外之外,类似“癌症治愈宣讲会”之类的乱象更是比比皆是。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无限极(中国)官网则尽呈“规范”、“公益”之象。仅仅在1月17日,官网曾一度无法打开,显示“404”,随后恢复的网站一开始则只显示产品名及零售价,产品介绍、相关知识、使用指南均为空白。

  李锦记的“第二梦想”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李锦记更让人熟知的是李锦记酱油。

130年前,李锦记创立人李锦裳在广东省珠海南水镇意外发明蚝油,创立李锦记。1902年,李锦裳居家迁往中国澳门。1920年,第二代成员李兆南接手,并于1932年将公司总部迁往中国香港。1972年,李锦记第三代传人李文达出任公司主席一职,随后李锦记从蚝油和虾酱两种产品局限中跳出,学习酱油制造,曾用“熊猫牌蚝油”打开美国市场,并最终成为“酱料王国”。

现年55岁的李惠森是李锦记第四代传人、李文达最小的四子,被认为是李锦记第四代传人中最受人瞩目的一员。父亲李文达将主营的酱料业务的经营管理传给了三子李惠中,负责对覆盖100多个国家、以五个工厂(位于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马来西亚以及洛杉矶)为支撑的庞大经销网络进行管理,四子李惠森则负责开拓新领域。

李惠森在1986年加入家族企业6年之后,创立了无限极品牌,试图将李锦记家族产品从酱料向其他更广的领域扩展,将“蛋糕”做得更大。

1972年,李惠森在祖籍广东新会创立“南方李锦记”(后更名“无限极”),推出中草药保健品。自此,作为“酱料王国”李锦记的家族成员之一,李惠森重心开始转移至保健品经营,同时开启了一条家族此前未尝试过的直销道路。李惠森现任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下称“李锦记健康”)主席兼行政总裁、无限极(中国)董事长。

中国保健协会(原名“中国保健科技学会”,2003年11月4日,经卫生部、民政部审核并报国务院批准正式更名)网站2005年的一则文章中,李文达对“李锦记”勾勒了两个梦想:一是把中国传统饮食文化传遍全世界;二是弘扬中华养生文化。他自豪地说,经过一百多年的努力,“李锦记”目前跻身世界著名的品牌,第一个梦想已基本实现;为了追求第二个梦想,李锦记开始闯进祖辈从未涉足的中草药保健品生产领域。

官网介绍,无限极(中国)总部位于中国广州,是李锦记健康全资子公司。这家港资企业旗下雇员超过4700名,宣称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共145款产品。

目前,无限极(中国)在中国内地拥有广东新会和辽宁营口两大生产基地。据官网介绍,新会生产基地的累计投资额超过3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300亩(约20万平方米);营口生产基地首阶段总投资15亿元人民币,初步规划占地面积500亩(约35万平方米)。

除无限极之外,李惠森领导的李锦记健康集团还经营其他业务。2015年1月创立“天方健”,主营中药材种植管理与销售;2017年创立“爽资本”,在美国、以色列、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投资初创公司;创立无限极物业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无限极物业投资”)。

其中,在无限极物业投资方面,2009年,李锦记健康以约3亿元人民币购得位于广州市中心商业区珠江新城的无限极中心;2010年7月,李锦记以43.475亿元向麦格理购入中国香港维德广场,2010年12月改名为“无限极广场”;2015年12月,李锦记健康携手万科置业(香港)有限公司,以李锦记健康占股90%、万科置业香港占股10%的方式成立合资公司,斥资57亿元人民币从瑞安房地产有限公司购得上海市黄浦区湖滨路168号,即现在的无限极大厦。

此外,在英国伦敦,无限极与开发商于2017年7月达成协议,以12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12.6亿元)购入伦敦芬乔奇街20号“对讲机”大厦全部股权,这一数字打破了当时英国单座楼房的价格纪录。在广州白银新城,投入达45亿元人民币的广州无限极广场将于2020年第二季度竣工。

  比权健更庞大的直销帝国

李惠森开拓出的无限极对李锦记贡献如何?

在工商信息资料网站中,无限极(中国)历年年度报告均选择不公开,外界无从得知其实际经营情况。但李文达在2010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酱料和中草药保健品是李锦记集团的两大业务,二者的营业额彼时已经超过了100亿元。李文达还表示,希望可以达到3年翻一番的目标,即2012年营业额比2009年增长一倍。

在福布斯2018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榜中,时年89岁的李文达(英文名:Lee Man Tat)的财富为116亿美元,全球排名132位,财富来源显示蚝油、房地产。

1992年发展至今,无限极(中国)已成为当之无愧的直销龙头。

所谓直销,根据《直销管理条例》,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2006年7月24日,雅芳有限公司成为国内首家被允许进行直销试点的企业。2007年3月,无限极(中国)获得直销牌照。

据美国著名直销杂志《直销新闻》《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的2018年度“DSN年度全球直销100强榜单”(DSN Global 100 ),安利、雅芳和康宝莱营收位居前三名,中国公司无限极名列第五位。《直销新闻》自2010年起每年公布一份排行榜,这是为全球顶尖收益的直销公司设置的专属排名,是直销行业研究者、投资人以及从业人员的重要参考资料之一,2018年度排名则基于各公司2017年的营收。无限极在2017年的直销营收为39.2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这份直销榜单中,中国共有23家企业入围100强。最近早于无限极接连被曝卷入损害消费者健康问题的权健、华林则分别已7.86亿美元、5.77亿美元营收位列榜单29位和37位。

而在另一本国内直销行业杂志,也就是隶属重庆中科普传媒集团、由重庆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知识经济•中国直销》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直销90强业绩排行榜”中,无限极同样位居榜首。无限极以249亿元的年度业绩排名第一,权健则以176亿元排名第四。

无论从营销收入还是营销网络来看,相比于权健,无限极(中国)都是一个更为庞大的直销企业。据无限极(中国)发布的2017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无限极(中国)已在中国内地设立30家分公司、30家服务中心,拥有超过7000家专卖店。作为对比,在全国以“权健养生馆”为名备案的经营主体数量为2390家。

在中国内地,无限极(中国)建立了研发、生产、销售在内的完整产业链。澎湃新闻整理发现,无限极在新会、营口设有工厂外,在原材料领域,无限极采用“无限极+供应商+农户”的种植管理模式,在安徽安庆、云南文山、广东肇庆等地建有药材种植基地。市场方面,除中国大陆外,无限极还将产品销往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

无限极(中国)登顶中国直销龙头的同时,李惠森本人也一片坦途。

2005年,李惠森连续第四次荣获“十佳企业家”称号;2006年,获黑龙江省人民政府颁发“丁香——紫荆金质奖章”;2008年,获江门市政府授予“江门市荣誉市民”称号;2009年,获评“2009中国企业最具创新力十大领军人物”;2010年,获“2010品牌中国养生保健行业年度人物”称号;2011年,李惠森因对企业文化的突出贡献获中国文化管理学会授予“中国企业文化最具影响力人物”称号;2012年,获“2012年度中国企业文化领军人物”及“2012年度品牌中国年度人物”称号。

  不止一次背上“人命官司”

保健品、直销,从任何一个维度观察,都是乱象横生的“热门”,龙头无限极能独善其身吗?

澎湃新闻记者在裁判文书网搜索“无限极”、“生命权”两个关键词,筛选搜索结果后发现,在2016年,重庆市与河南省驻马店市分别发生一起因听信无限极营销人员宣传,停止正规治疗而死亡的案例。

两起案件中,法院都认定无限极销售人员存在夸大宣传行为,对受害人的死亡负有次要责任。而在河南驻马店的案件中,法院认定无限极(中国)没有对销售人员严加管理,也没有进行培训指导,因此存在过错。

澎湃新闻实地调查了重庆市死亡案例。2016年5月10日的,自称持有医师证的无限极涪陵地区销售代理赵继勇坐在王天国与喻可会家中的沙发上,通过一款手机测试软件证明夫妇二人时年29岁的儿子王勇所患并非癫痫,而是“肾虚”。赵继勇随后给王勇开了价值8000多元的无限极保健品,并要求他停用已经吃了一年半时间的抗癫痫药物卡马西平,以证明“吃我的药效果好”。

然而仅仅8天后,王勇于2016年5月18日癫痫大发作,在床上抽搐着手脚死去。面对重庆市涪陵区义和镇食药监所人员的质询,这个真名为赵继勇的无限极涪陵地区销售代理终于承认自己所售卖的并非药物,而是保健品。最终,赵继勇被判赔偿王、喻二人6万元。

在另一起案件中,受害人闻静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五年。2016年3月,被告徐艳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保健品,被告徐艳艳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的现象。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

闻静静的丈夫、子女、父母因此将无限极(中国)与徐艳艳告上法院。一审法院平舆县人民法院认定,被告无限极(中国)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徐艳艳被判赔偿五原告70000元,无限极(中国)被判赔偿30000元,无限极(中国)随后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终闹出人命被告上法庭仅仅是其中的一两例,频繁“见光”的则是无限极(中国)的“无所不能”。日前,澎湃新闻获得一份无限极内部资料,共计64页,其中近半页数的篇幅罗列了属于无限极的“奇迹”,75个“真实的故事”遍布山东烟台、河南新乡、安徽宿州、湖北应城、上海浦东等地。

白血病、宝宝脑瘫、糖尿病、乳腺癌、淋巴癌、红斑狼疮、肺癌、脑溢血、先天性心脏病、强直性脊柱炎、小儿麻痹等疾病患者均在使用无限极产品后“见证奇迹”、“重生”。例如,其中提到一位四川肺癌病人,医院医生下结论生命只剩三个月后,“弟媳给她用了大量的无限极中草药调理产品,抑制癌细胞生长,至今活得好好的”。再比如,册子中介绍一位“罗老师”,13年的保险精英,多年糖尿病患者,由于身体的原因走进无限极,“现在病全好了,更是坚定地做无限极事业!”

更加离谱的是,无限极治愈癌症的故事还在在以“课程”为名开展线下宣讲会,并屡屡上演。身兼产品使用者与销售代理双重身份的嘉宾上台讲述经历,从而吸引新人加入。

2018年11月,山东烟台招远的李女士在闺蜜的邀请下参加了一场无限极的“课程”。在动员李女士去参加课程时,李女士的闺蜜自称月经不调,两三个月没来月经,在服用无限极的增健口服液后第一个月就恢复正常。此外,闺蜜的儿子患鼻炎,老公得便秘,都通过喝增健口服液得到改善。

在课程现场,李女士与一位脸色不太好的女子攀谈了几句。该女子自称肝硬化,“毓璜顶(烟台毓璜顶医院)都不敢收了”。她回家“等死”时,试着服用了无限极产品,过了三四个月,回医院检查明显见好。这位女子表示,要不是无限极,可能现在已经没有她了。

课程的重头戏环节,是新人加入仪式以及招远当地销售代表的“晋升”仪式。许多身着蓝灰色制服的销售代表在现场发表感言喜极而泣。“主要是说自己没加入无限极以前一事无成,老公不疼婆婆不爱的,遇见无限极后无限极不挑人谁都能干,只要你跟着老师走,坚持下去一定成功。从一开始一个月能挣两千块钱,到现在年薪几十万甚至百万,还能免费出国玩,老公也对自己好了等等。”

课程现场,无限极在招远当地的“高层”人员悉数亮相,包括一名刘姓见习业务经理,一名曹姓业务经理,以及“招远地区的最高领导”王振萍。在课程临近尾声时,王振萍登台讲话道,“你们不信无限极,反正我父亲的肺癌是无限极喝好了,我母亲的高血压喝无限极喝好了,我闺女将近20了从来没生病。我们全家吃了无限极后从来没进过医院,你们不信我信。”

李女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的闺蜜每顿饭都会服用“一大把”无限极增健口服液,“喝的肚脐眼往外流脓水,给孩子喝的孩子说耳朵疼,一问上级上级说没事正常调理反应,加大量继续喝。”

“我跟的去听课,去参观工厂,耳朵里只有三种声音,一是可以包治百病,二是公司是百年企业,创始人是李锦记创始人的儿子,三是加入他们就是创业,三年后在大城市买车买房。”一位同样参与过无限极课程的湖南网友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权健事件后要求代理“不评论、不传播”

和线下过度宣传甚至闹出人命不同,无限极(中国)官网则显得“规范”许多,展现的多为规范经营和公益。

官网最近的一则要闻是1月12日发布的《无限极积极拥护主动配合“百日行动”》,1月8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13个部委联合发出《关于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的通知》。无限极积极响应通知要求,第一时间组织学习并紧急成立专责组。1月11日,公司召开“积极拥护主动配合——无限极响应‘百日行动’宣导部署会议”,公司全体中高层管理人员参加会议。

无限极(中国)高级副总裁黄健龙先生宣读了公司响应“百日行动”的具体措施,重点强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业务伙伴行为的通知2.0》,要求各分公司、服务中心、专卖店、工作室和业务伙伴全面展开诚信经营、规范运作专项大检查。

此前的1月8日,无限极(中国)还对《业务守则(2018版)》中相关违规行为进行补充规定,并在官网重新发布。特别强调严禁夸大、虚假的宣传和推销行为;严禁利用公司名义、公司资源从事违法活动;业务人员违规行为的赔偿责任。同时,附上相应处罚条例。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在官网,权健引爆舆论以后,无限极(中国)底层销售代理也受到“控制”通知。澎湃新闻记者获悉,在广西柳州的销售代理微信群内流传的一则通知显示,该地区分公司要求销售人员“严禁夸大宣传,严禁给不适宜服用保健食品的人群推销、服用产品,尤其注意严禁向各类危重病人推荐产品。”

该通知在结尾处还写道,“公司非常关注最近行业内发生的相关事件,希望各位伙伴继续保持公司一贯以来的客观公允的企业文化,不评论,不传播。如有任何情况,及时向分公司进行汇报。”

不过,在自身卷入“陕西心肌损害女童”事件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现,无限极官网一度无法正常打开,显示“404”。1月17日晚间,网站又恢复访问,恢复后官网上一开始只显示产品名及零售价,产品介绍、相关知识、使用指南均为空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