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专访英国航天局官员:脱欧后谋建本土航天体系,争取3年射星

原标题:专访英国航天局官员:脱欧后谋建本土航天体系,争取3年射星

12月11日-13日,第十三届中英空间科学与技术合作研讨会在宁波举行,两国近两百位相关领域的专家和政府官员参加研讨会,围绕贸易与政策、空间探测和天文学、对地观测、新兴空间技术等八个议题进行深入交流。
当地时间12月12日晚,英国下议院保守党举行对首相特蕾莎•梅的不信任投票,特蕾莎•梅获得200票支持,117票不支持,赢得了党内不信任投票。按照英国的政治制度,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特蕾莎•梅的首相地位将不再会受到挑战,“脱欧”工作继续。特蕾莎•梅在获得胜利后表示,接下来还要继续就“脱欧”问题继续努力。
“脱欧”仍然是今年国际新闻高频度出现的词语。“脱欧”意味着英国未来可以减少“整体式捆绑”带来的束缚,但同时也会失去这种“抱团”带来的好处,比如欧盟内部金融服务自由和贸易自由等。特别是,英国此前在欧盟内部的一些航天投入和其他高技术领域的一些项目也要面对“前功尽弃”的局面。
随着英国脱欧时限的临近,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月前的G20峰会上高调宣示,英国将退出欧盟主导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并研发一套自己的导航卫星系统。据悉,英国退出“伽利略”计划后将建立自己的军用卫星导航系统,但英国因此可能损失12亿英镑的“伽利略”计划的前期投入费用。
欧盟负责“脱欧”谈判事务的官员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今年5月表示,尽管英国可以接通“伽利略”系统的信号,但英国一旦“脱欧”,英国公司则不能再直接介入欧盟新卫星导航计划的开发。这意味着英国若正式“脱欧”,欧盟将把英国排除出“伽利略”计划——这是英国政府无法接受的。
英国本土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独立发射火箭和卫星,尽管一些本土企业也参与欧空局航天项目,但只是配角。在航天方面,随着“脱欧”日益临近,英国政府正急于建立起自身的航天体系,减少“脱欧”带来的冲击。政府的大力推动,也让英国多年来沉睡不醒的航天产业看到希望。
英国退出“伽利略”计划后本土导航卫星体系如何发展?“脱欧”后英国是否会更加重视与中国在航天领域加强合作?……对于英国航天发展和中英航天合作相关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er.cn)在12月11日-13日举行的第十三届中英空间科学与技术合作研讨会期间专访了英国航天局国际合作主管阿夫兰•乔杜里(Afran Chaudhry)。
世界40%微小卫星在英国生产或制造
澎湃新闻:英国在1971年独立发射了“普罗斯帕罗”号卫星,成为世界上第六个独立发射卫星的国家。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现在的英国航天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阿夫兰•乔杜里:我这里要提一下的是,英国第一颗卫星是在1962年送入太空的。当年4月,“阿里尔一号”卫星发射成功,使得英国成为继苏联和美国之后第三个在太空中拥有自己卫星的国家。(编辑注:“阿里尔一号”卫星由美国火箭发射,而首次独立使用国产火箭发射卫星是在1971年。)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英国航天事业取得了相当大的发展,尤其是商业航天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现在,太空中运行的卫星有20%是英国制造,具体到通信卫星和微小卫星,世界上25%的通信卫星和40%的微小卫星在英国生产或制造。现在,通信卫星和微小卫星是我们航天产业的重要研究领域。
除了研制生产卫星,我们还与欧空局展开了深入的合作。作为欧空局主要成员之一,我们在很多项目上发挥了重要作用。“脱欧”后,我们会继续重视几个有优势的卫星领域的投入,包括通信卫星、遥感卫星和导航卫星。目前,我们在苏格兰正在建设一个航天发射场,用于发射小型火箭和微小卫星。我们希望,到2021年再次拥有依靠本土力量发射卫星的能力。
澎湃新闻:为何英国重视发展微小卫星?这种卫星有什么用途?
阿夫兰•乔杜里:随着微小卫星技术的发展,现在很多微小卫星功能已经可以很以往中型或大型卫星相媲美,并且造价更低,发射成本也更低。由于功能基本接近,发射微小卫星的效费比,比发射中型或大型卫星更高。目前,微小卫星可以用于对地遥感、低轨道通信、空间试验等领域。我们根据英国航天工业现状,已经决定将工作重心放在研制和发射微小卫星。
澎湃新闻:英国1971年首次使用本国火箭发射卫星的航天发射场是在澳大利亚,能不能介绍下您刚提到的本土航天发射场的相关情况?
阿夫兰•乔杜里:我们已经选定位于苏格兰北部萨瑟兰的阿姆霍因半岛作为英国首座航天发射场建设地点,主要用以发射小型运载火箭和微小卫星,目的是给私营航天企业发射卫星提供基础设施。苏格兰北部是理想发射地,运载火箭可一路向北,穿过冰岛与法罗群岛的间隙以及斯瓦尔巴群岛。即便发射失败,火箭残骸也不会落到人类居住区。
建设发射场需要3000万-3500万英镑,建成之后私营航天企业可以在发射场内设立卫星发射设施,目前主要的合作伙伴是美国的洛•马公司。我们会制定相关的法律和规则,未来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公司到英国发射场投资发射卫星。建成之后,英国有望在小卫星研发、生产、发射和运行上向客户提供“一条龙”服务。
脱欧对英国航天是好是坏?
澎湃新闻:英国“脱欧”后将退出欧空局主导的“伽利略”导航卫星系统,并组建自己的导航卫星系统。鉴于英国以往为“伽利略”投入了不少的资金和精力,这个举动是明智吗?英国将如何组建自己的导航卫星系统?
阿夫兰•乔杜里:我们的首相已经宣布,将正式退出“伽利略”导航卫星系统。目前,我们正在评估组建一个名为GNSS的卫星导航系统,这个项目由英国航天局主导开发,可为英国政府解决导航问题提供更多的选项。在技术研究上,相关工作已经展开,预计将花费9200万英镑用于可行性研究。在这个阶段,我不能就是否与美国GPS导航卫星展开合作回答问题。但可以明确的一点是,英国在寻求方案,以解决退出“伽利略”系统后导航能力方面的问题。
至于英国在“伽利略”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这个问题上,我们会和欧盟、欧空局寻求温和的方式解决。英国在“伽利略”系统上投入了12亿英镑,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澎湃新闻:退出“伽利略”系统是不是意味着英国未来和欧空局完全切割,无法进行合作?
阿夫兰•乔杜里:不是这样的。未来我们仍然是欧空局的战略合作伙伴,为欧空局相关项目贡献自己的力量。英国工业基础和实力有目共睹,不少航天技术都处于世界先进水平,欧空局也需要我们。未来,在深空探测、国际空间站和太空实验等方面,英国和欧空局应该还会继续展开合作。
澎湃新闻:您认为“脱欧”对英国航天发展是好事还是坏事?
阿夫兰•乔杜里:现在下结论我觉得有点过早。我觉得“脱欧”后英国政府会更加重视航天事业的发展。你可以看到这几年,我们开始建设航天发射场、评估组建导航卫星系统和推出一些促进航天发展的草案和措施。我们的目标是到2030年,英国在国际商业太空市场领域的份额从现在的6.5%提高至10%。未来,我们将更加重视与其他国家在航天领域展开合作。和中国的合作有很大的空间,两国可以加强合作。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待中英两国在航天领域方面的合作?
阿夫兰•乔杜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国家航天局和英国航天局在2013年12月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我们讨论了未来合作的若干领域,包括卫星应用、深空探测、空间科学研究和数据共享等,两国都重视加强航天方面的合作。这次在宁波举行的第十三届中英空间科学与技术合作研讨会是进一步开展合作的极好机会。过去的三年里,我们已经为联合空间研究计划投入了将近3500万英镑的资金,两国共有90多家企业参与其中。2013年来,两国工商界和学术界进行了2000多次交流,取得了很多成果。
我个人认为,中英两国未来可以继续加强航天方面的合作。在我看来,空间科学合作是没有国界的,在宇宙中,人类是很渺小的,合作可以推进人类对宇宙的认识,并且为全人类服务。
澎湃新闻:这次研讨会,中国航天局介绍了包括“嫦娥”探月工程在内深空探测方面的国际合作。“嫦娥六号”探测器甚至有10千克的载荷用于国际合作。据我所知,德国和瑞士的相关机构参与了“嫦娥四号”任务。英国航天未来会参与“嫦娥”探月工程吗?
阿夫兰•乔杜里:首先我要祝贺中国前几天刚刚发射升空的“嫦娥四号”探测器。它将前往月球背面进行人类的首次软着陆探测,我期待这次探测获得成功。你提到“嫦娥六号”探测器甚至有10千克的载荷用于国际合作,这展现了中国探月项目的开放性。至于英国会不会参与中国“嫦娥”探月项目,我现在不能做出任何承诺,但我们会展开对话讨论这些合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