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特朗普被曝不关心债务问题:出事时我早不是总统了

观察者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特朗普被曝私下不关心美债务问题:出事时总统已经不是我了

[文/观察者网郭涵]

美国国债于奥巴马时期翻了一倍,增至19万亿美元。2016年底,多名共和党政要曾联名致信当选总统特朗普,呼吁他上任后优先解决财政问题。

对此,特朗普在首次记者会上就抱怨从奥巴马手上“接了个烂摊子”,还自称是“债务之王”,有能力应对。

没想到,特朗普私下里却对顾问和高官表示,自己的任期内不用担心债务危机——“出事的时候总统已经不是我了”。

《每日野兽报》12月5日的报道披露了这个2017年初的故事。据一位在场官员透露,当时官员们正用数据和图表向总统解释,国债不远的将来恐出现“曲棍球棒”式的猛增。而特朗普则直白地回答,“没错,但到那时我早就不是总统了”。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今年4月报告表示,2018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约为15万亿美元,预计将占2018年GDP比重78%,为二战以后最高;十年后该数字将增至33万亿,预计将达到GDP的96%。预算办公室主任基思·霍尔(Keith Hall)表示:“如此巨大且不断增加的债务将对预算和国家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特别是会增加美国出现财政危机的可能性。”

《每日野兽报》认为特朗普这番话似乎是在暗示,就算国债增长到难以承受的那一步,至少也是他(理论上)第二任期以后。

白宫发言人吉德利(Hogan Gidley)对此回应称,总统与他的团队已经在着手提出减少债务的政策。可吉德利也不忘把责任踢给国会:“虽然总统会尽其所能控制政府开支,但宪法给予国会审批预算的权力,他们是时候出力了。”

白宫内外了解特朗普的人士也认为,他这番表态并不意外。某前任白宫高官就承认,“我从未听他谈过债务问题”。某现任特朗普政府高官也透露,他(特朗普)“根本不关心债务危机的解决”,而“更偏好工作岗位与增长率,不管这两个词什么意思”。

《每日野兽报》介绍,特朗普不关心债务的一个原因在于,他坚信除了加税和减少开支外,有别的办法解决债务问题,而答案就是经济增长。

竞选时担任特朗普经济顾问的保守经济学家摩尔(Stephen Moore)表示,自己曾劝特朗普:“只要把经济搞好,就不用担心债务问题。”日后在公开场合时,特朗普也重复了类似的观点,“只要经济增长跑赢债务增长就没问题”。上任至今,他始终用这个观点为自己的减税、基建计划和医保等政策进行辩护。

摩尔把这一观点作为“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的核心,还为此出书。

《每日野兽报》介绍,共和党自里根时期就开始操心美国债务问题。2016年底,一众前任共和党高官还给当选总统特朗普写信,苦口婆心地劝他上任后记得优先解决财政问题。

摩尔说,特朗普的这番表态令共和党中的传统保守派大为紧张。不过到目前为止,共和党与特朗普目标还算一致,双方两年来通过了减税、增加国防预算等议程,尚未出现任何打算剧烈削减预算的苗头。

但现实可能未必如特朗普描述的那么美好。美国2018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达4.1%,伴随的是联邦政府债务的迅速膨胀,后者一定程度上正是因减税而导致财政收入降低。经济学家们预测,未来一段时间的经济形势将不会太好看。

最近,特朗普与部分共和党议员都表达了对那份大规模减税法案的后悔。据美国媒体Axios今年四月报道,特朗普的后悔一定程度上是因看了“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这些总统的“忠实盟友”在节目中少见地公开批评特朗普,称他的一系列立法“帮了民主党人的忙”,使债务问题恶化,也没有兑现当初修边境墙的承诺。

《每日野兽报》援引消息人士称,特朗普对这些批评“大吃一惊”(genuinely taken aback)。

《华盛顿邮报》11月25日则报道,特朗普已经指示内阁研究如何调整预算,来削减联邦政府赤字。不过他同时为能够削减的项目设置了很多限制,还要求在特定领域增加预算。

上述政府高官表示,“他理解这件事(债务)的意义,但不像教条主义的保守派那么关心,尤其是在任期内不会出问题的情况下……这不是他的工作重心,他理解这个问题的政治性。但很显然,他不在乎这件事作为政治遗产有什么影响”。

这位官员还补充道,“这(债务)件事肯定不会让他睡不着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