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专家谈建市场监管总局:使市场成“拳头”形成合力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专家解读组建市场监管总局:使市场成“拳头”,利于统一监管

中国食品药品监管体制将再度迎来重大变革。

3月13日,受国务院委托,国务委员王勇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作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

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的具体方案包括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王勇透露,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职责,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执法职责,商务部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执法以及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办公室等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同时,单独组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保留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具体工作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承担。

对此,澎湃新闻采访了两位专家,详解此次机构改革的意义。

有利于形成合力统一监管

针对这一改革,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这样的改革使市场形成一个“拳头”,形成一种合力,有利于加强对市场的监管。

“老百姓对食品、药品安全,以及假冒伪劣现象深恶痛绝,反映非常强烈。如果监管机构不能形成合力,职能构建不科学,内部还有很多内耗,就会导致非常多的问题。”所以,汪玉凯认为,这次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改革是社会所期盼的。

汪玉凯对澎湃新闻表示,这次机构改革实际上可以理解为“农村包围城市”,因为“工商、质检、食药监这三个市场监管主体在全国80%以上的县都整合在一起了,这次是顶层进行整合,也是我们预期之内的”。

汪玉凯认为,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职责“三合一”,可以说整合难度非常大,“整合后的职能是否能够科学设置,内设机构如何设置都是非常关键的,还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能不能尽快度过磨合期,使机构正常运转,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中国药品监督管理研究会专家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颖廉也对澎湃新闻表示,本轮食品药品监管机构改革真正体现了顶层设计,“超脱部门搞改革,超越监管看安全,是新时代的新气象。”

胡颖廉认为,“大市场”不是“大工商”,对改革的理解不能停留在机构拆分、合并、重组的狭隘视角,更不存在“谁并入谁”的问题,而是国家治理现代化背景下的机构范式革新。

谈到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意义时,胡颖廉说,一定程度有利于监管的统一性。

单设药品监管局体现专业性

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还提到,单独组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市场监管实行分级管理,药品监管机构只设到省一级,药品经营销售等行为的监管,由市县市场监管部门统一承担。

胡颖廉认为,这种“大市场-专药品”的监管模式抓住了当前食药安全治理的两大关键:食品安全监管的协调力和综合性,药品监管的特殊性和专业性,“这也是过去基层综合执法改革带给我们的最大思考。”

胡颖廉分析称,此次机构改革是从纵横两个维度调整监管体制,一是科学划分机构设置和职责,在强化综合执法的同时,强调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做,所以单独组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二是合理界定中央和地方机构职能和权责,解决上下一般粗的“权责同构”问题,所以药品监管机构只设到省一级,带有一定垂直管理的意义,与市场监管分级管理相区别。

汪玉凯对此也持相同的看法。“之前曾有把药品管理放到卫计委去的观点,但是药品的专业性特别强,民众对这个非常重视,发达国家也非常重视。现在这样单独设立药品监管局保证了它的权威性,专业性,能够更好地管理药品相关问题。”汪玉凯对澎湃新闻说。

对于机构改革的后续政策落地问题,两位专家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胡颖廉提出应注意三个方面:第一是事权科学划分,基于食品和药品在产业基础、风险类型等方面差异,药品上市前监管权应尽量集中,食品生产经营和药品经营销售日常监管权适当下沉;第二是改革因地制宜,可赋予省级改革自主权,食品药品产业集中的地区,还是可以允许单独设立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第三是对监管人员积极性的保障,地方机构改革要充分考虑基层一线监管执法人员诉求和利益,这对于经历了多轮改革的食药监管人员尤为重要。

汪玉凯则称,新的监管条件下,对职能的重构很关键,同时市场问题也不能仅仅靠行政力量来监管,还需要社会力量,“所以如何区分开行政力量、社会力量也很重要。”

     点击进入专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