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林家青铜刀:中国最早的青铜器

原标题:林家青铜刀:中国最早的青铜器

原标题:林家青铜刀:中国最早的青铜器

史前遗珍

许永杰

1977年考入吉林大学考古专业。先后在甘肃省博物馆、吉林大学考古学系、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工作。现为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南中国海考古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

甘肃东乡林家马家窑文化遗址出土的青铜刀,是中国最早的一件青铜器,距今约5000年。发掘报告是这样介绍的:由两块范浇铸而成,刃部经轻微冷锻或戗磨,以增加锋利度。刀身厚薄均匀,表面平整,有较厚的深灰绿色锈。短柄长刃,刀尖圆钝,微上翘,弧背,刃部前端因使用磨损而凹入。柄端上下内收而较窄,并有明显的镶嵌木把的痕迹。通长12.5厘米、宽2.4厘米。出于20号房址的北墙壁之下,保存完整。经北京钢铁学院冶金研究所检验,为含锡的青铜。此外,在该遗址中还出有三块含铜、锡、铅、铁的铜渣。林家这件青铜刀出土地层明确,20号房址内还出有彩陶盆和素面盆各一件,为马家窑文化的典型器物;该遗址同出的铜渣也说明,此青铜刀不是偶然现象。

林家青铜刀看上去其貌不扬,将其与后世商周时期精美的青铜刀相比,确有泥云之别。但有几点是特别值得一说的,也是其具有重要价值的意义所在:一是年代早——距今约5000年;二是地点重要——出在中西交通的要道上;三是含锡的合金(含锡量8~10%)——青铜制品。

林家青铜刀是中国最早的青铜器,但不是最早的铜器,中国最早的铜器出在仰韶文化早期的半坡文化中。上世纪50年代发掘西安半坡遗址时,在一座墓葬的填土中,发现一件铜片,发掘者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青铜器与文字、城市一同被认为是文明时代的物象表征,史前时期的母系社会怎么能有铜器出现呢?于是发掘者便猜想是不是因为老鼠打洞之类的后来活动带进来的,虽然老鼠洞没有找到,在《西安半坡》报告中也没有收入。后来这件铜器经有色金属研究院分析,含镍量达20%左右,是一件铜镍合金的白铜 。

上世纪70年代,临潼姜寨遗址发掘时,又出土两件铜器,一件是残铜片,出在房屋内,一件是铜管,出在地层中。因为姜寨铜片的发现已经不是孤例,所以《姜寨》报告作了客观的报道。铜片是一圆片的一部分,铜管是由铜片卷成的管状物。两件铜器经北京钢铁学院冶金研究所检验,铜片含铜66.54%,含锌25.56%;铜管,含铜69%,含锌31%,均为铜锌合金的黄铜。在晚于林家青铜刀的龙山时代,铜器在中国北方地区有广泛的发现,比较重要的有甘肃永登蒋家坪遗址铜刀、山西襄汾陶寺铜铃、河南登封王城岗铜器残片、山东胶县三里河铜锥、山东日照尧王城出土铜渣等。在这些铜器中,既有青铜制品也有红铜制品。

就全球范围讲,铜器最早是在西亚人发明的。约在公元前6000年,著名的哈拉夫文化、埃利都文化和欧贝德文化都已进入了铜石并用时代,这个时代以使用红铜器为标志,这要比中国境内最早的铜器早约2000年。以使用青铜制品为标志的青铜时代也始于公元前4000年初的西亚,这要比林家的青铜刀早约1000年。中国境内的铜器是独自发明的,还是由西方传入的?倘若是由西方传入的,那么地处中西交通要道的甘肃的发现就是至关重要的材料,而林家青铜刀又是中国最早的一件青铜制品,就学术意义而言就显得十分珍贵了。林家青铜刀虽是最早的一件青铜器,但不是最早的一件铜器;林家虽位于中国的西部,但是最早的铜器却在其东部的陕西西安附近。

人类认识铜器经历了由红铜(天然铜)到青铜的过程,在由红铜到青铜之间,还有一个制造和使用砷铜的阶段。中国是否也经历了这样的认识过程?在中国最早的铜器是仰韶时代早期的白铜和黄铜,接着的是仰韶时代晚期的青铜,进入龙山时代则是青铜与红铜并用。年代上相当于夏代的甘青地区的齐家文化是早期铜器发现最多的考古学文化,有铜刀、铜斧、铜锥、铜镞、铜镜、铜泡等,同龙山时代一样也是既有青铜制品,也有红铜制品。我曾于1986年在地处河西走廊咽喉处的张掖地区,主持发掘一处夏末商初的墓地,所出铜器均为加砷铜器——砷铜。从中国考古学的发现实例看,目前还难以得出从红铜经历砷铜,再到青铜的制造和使用过程。进而,我们也不能根据林家青铜刀的发现就说,中国在距今5000年的仰韶时代晚期就已进入青铜时代。因为这还是孤证,不具普遍意义,不能排除其外部传入的可能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