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澳大利亚或将插手南海 考虑派舰机自由航行

原标题:外媒:澳大利亚欲插手南海 考虑派舰机"自由航行"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 外媒称,澳大利亚最高外交官员26日说,针对有争议的南中国海的国际仲裁案将“一劳永逸地”决定人工岛能否让其所属国拥有领海。该仲裁案遭到中国的抵制。

据美联社1月26日报道,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说,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仲裁法庭对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案的判决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原则声明。

她表示,尽管北京声称判决对其没有约束力,但国际仲裁法庭的决定“将受到在该地区有主权声索或有利益的其他所有国家的拥护和支持”。裁决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作出。

报道称,中国建设了多个人工岛以推动其在南中国海大范围的领土主张。南中国海是国际贸易的重要通道。中国表示自己的主张有历史依据,但这使得中国与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家产生了冲突。中国的主张也让更多其他国家对北京的意图感到担忧。

毕晓普在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组织的研讨会上说,这次仲裁将一劳永逸地决定所有关于人工岛能否产生12海里领海的问题,“我们认为从国际法角度来说不能”。

报道称,澳大利亚并不是在南中国海有主权声索的国家之一,但毕晓普表示,澳大利亚和美国一样支持航行和飞越自由。她回避了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亲密盟友,是否会像华盛顿一样在中国人工岛附近开展“航行自由”行动的问题。

报道称,毕晓普呼吁东南亚国家和中国建立行为准则来约束南中国海地区国家的行为——这一倡议在过去几十年里收效甚微。

她说:“我们想看到地区紧张局势降级。我们不希望出现会导致冲突的判断失误。”

另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1月27日报道,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称,亚洲面临潜在的军备竞赛。她认为南中国海的紧张关系非常令人担忧。

报道称,26日,毕晓普在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发表主旨演讲,详细论述了中国、印度及其他亚洲国家大幅增加军费的动向以及俄罗斯谈论加强在太平洋的军事部署的情况。

她表示,有报道称自越南战争结束以及中国崛起为军费开支大国以来,东南亚的军购规模已增加了200%。

毕晓普说:“不断加剧的领土紧张关系,尤其是南中国海紧张关系,促使一些人猜测我们正在目睹一场亚洲军备竞赛。”

报道称,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重要战略举措之一是从欧洲和中东抽身,把重点放在亚太地区。

报道还称,美国依然是澳大利亚不可或缺的伙伴,但澳大利亚外长同时也谈到了澳大利亚发展对华军事合作的情况。她说:“虽然对事态保持清醒认识是比较审慎的做法,但想当然地以为我们正迎来无法避免的地区冲突同样是错误的。”

美国之音电台网站1月27日报道称,据报道,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考虑派军舰或军机到中国人工岛周边12海里范围内行使航行自由权。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此前访问了华盛顿。

报道称,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总理特恩布尔领导的政府正在考虑派军舰或军机到南中国海争议海域实施“航行自由”行动,包括进入中国在该区域填海修建的人工岛周边12海里范围内。

报道提到,澳大利亚此前曾派出P-3海上巡逻机到这一海域巡航,并称那是例行海上巡航。但据信那架巡逻机没有进入中国人工岛周边12海里上空。

报道认为,澳大利亚的出口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中国市场,任何与北京的冲突都可能导致对经济的严重影响。但观察人士表示,堪培拉当局认为北京在南中国海咄咄逼人的举动正威胁到澳大利亚经贸发展所依赖的国际秩序。

曾任澳大利亚国家安全顾问的安德鲁·希勒说:“澳大利亚决策者比五年前更加强烈地意识到,我们在军事能力方面享有的优势正在快速减弱。人们对此有了紧迫感。”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南海

【延伸阅读】外媒:越抗议中国南海试飞 菲挑动东盟对华施压

参考消息网1月9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在其建造的一个岛上进行试飞后,菲律宾总统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1月8日敦促东南亚邻国向中国施压,迫使中国同意一项具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以缓解南海紧张局势。

据路透社1月8日报道称,2010年以来,中国以及东盟10国一直在商讨制定一套针对南海各声索国的规则以避免冲突。

报道称,阿基诺在南部的达沃市说:“我们能不能向中国多施加一点压力,迫使它坐下来,同意一项具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

阿基诺说,菲律宾已经尽其所能,推动就行为准则展开谈判。这个准则就是规定各声索国应该如何守规矩、并对违反的国家实施制裁的一套规则,其目的是为了防止挑衅性行动,防止紧张局势和冲突升级。

阿基诺说,中国和东盟定于2月会面,起草这个行为准则的基本内容。

另据法新社1月8日报道称,越南一周内向北京发出了它的第二次责难,谴责中国“危及和平”,之前有中国飞机再次降落南中国海有争议的一个岛礁。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海平在1月7日晚发表的声明中说,降落活动“严重侵犯越南主权,危及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中国1月2日在斯普拉特利群岛费厄里·克洛斯礁(即我永暑礁——本网注)的首次试飞激起了河内方面的第一次外交控告。但中国6日再次进行了试飞。

另据美联社1月8日报道称,美国海军中将约瑟夫·奥库安1月8日就美军在亚洲所面临的两大挑战——朝鲜和南中国海——对记者发表了谈话。

这是他自去年9月出任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以来首次举行记者会。他在“罗纳德·里根”号航母上接受了采访。驻扎在日本横须贺港的第七舰队管控着从印度洋到太平洋上的国际日期变更线之间的区域。

对于朝鲜本周早些时候进行的核试验,他说:“我不能谈论情报,说这是不是氢弹什么的,但朝鲜发生的事情肯定已经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报道称,奥库安说,中国在南海的填海工作引起了焦虑。他呼吁所有相关国家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争端。

报道称,从好的方面说,奥库安说美中海军之间的关系正在改善。“总体来说,我们在公海上保持着同事间的关系,我们保持驾驶台间的通讯,我们还对他们的一些港口进行了访问。”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一艘小船停靠在中国南海西沙群岛水域新华社记者 郭求达 摄

(2016-01-09 11:33:21)

【延伸阅读】英媒:澳大利亚在南海上空进行“航行自由”飞行

参考消息网12月16日报道 英媒称,澳大利亚军方正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岛屿上空进行“航行自由”飞行。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2月15日报道,11月,美国B-52轰炸机飞越该地区,惹怒中国。美国坚持其有权进行此类飞行。

报道称,在最近的一次民用飞行中,BBC的一个小组拦截到了无线电通信,通信表明澳大利亚军方也正在该地区进行此类飞行。澳国防部门向BBC证实了这些飞行。

BBC工作人员拦截到的无线电通信称:“中国海军,我们是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在国际空域行使国际航行自由权利的澳大利亚飞机,结束。”

报道称,在一项声明中,澳国防部称,一架P-3反潜巡逻机正在执行所谓“例行海上巡逻”,作为其在该区域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的努力的一部分。

(2015-12-16 10:38:40)

【延伸阅读】美媒:拜登称中国挑战南海自由航行原则

参考消息网5月25日报道 美媒称,美国副总统拜登22日在美国海军学院指出,美国的外交政策重点在于亚太再平衡。2020年之前美国海军60%的力量将部署在亚太地区。拜登指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与美国紧密相关。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5月25日报道,拜登在海军学院的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他告诉现场1000多名学生,在南中国海的争议上美国不倾向任何单一国家,但是将坚定支持和平公正解决争端,以及自由航行的原则。

拜登说,目前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动,使得这些原则遭遇挑战。拜登指出,中国在当地建造飞机跑道,装设钻油平台,单方面在有争议海域实施禁渔令,宣布航空识别区和宣称主权等等。尽管其他国家也有类似行为,但是规模远不如中国。

(2015-05-25 15:54:00)

【延伸阅读】外媒:中方重申不接受南海仲裁 斥菲律宾“政治挑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参考消息网11月26日报道 中国25日对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进行了严厉批评,称此举是“政治挑衅”。

据共同社11月25日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菲律宾的行为是“单方面的”,这一努力不是为了“解决争议,而是妄图否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并执意推动南海仲裁,“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

他坚持说,对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中国已多次阐明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以及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立场。

(2015-11-26 10:35:00)

【延伸阅读】中方回应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公布管辖权问题庭审实录

中新网8月24日电据外交部网站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4日就应菲律宾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公布管辖权问题庭审实录答记者问时说,中方对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一再表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这一立场具有充分的国际法依据,不会改变。

有记者问,应菲律宾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于近日公布了管辖权问题口头听证的庭审实录,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说,2014年12月7日,中国外交部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指出应菲律宾请求建立的有关仲裁庭对仲裁案没有管辖权,阐明中国政府不接受、不参与仲裁案的法理依据。

需要指出的是,中菲就通过磋商和谈判解决两国在南海的争端早有共识。1995年8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共和国关于南海问题和其他领域合作的磋商联合声明》指出,双方“同意遵守”下列原则:“有关争议应通过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的磋商和平友好地加以解决”;“双方承诺循序渐进地进行合作,最终谈判解决双方争议”;“争议应由直接有关国家解决,不影响南海的航行自由”。1999年《中菲建立信任措施工作小组会议联合公报》、200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21世纪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2001年《中国-菲律宾第三次建立信任措施专家组会议联合新闻声明》、200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联合新闻公报》、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等双边文件都确认中菲双方将通过谈判和磋商解决有关争端。

华春莹介绍说,2002年11月4日,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盟各国共同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有关各方承诺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

此外,中方已于2006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有关规定作出排除性声明,将涉及海洋划界、历史性海湾或所有权、有关军事活动以及执行主权权利和管辖权的执法活动排除在《公约》规定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

华春莹表示,菲方违背与中方多次确认的共识和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的承诺,无视中菲南海争议的核心是领土主权争议和海洋权益重叠问题,单方面将有关争议提交强制仲裁,违反国际法,滥用法律程序,严重侵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和《公约》缔约国应享有的合法权利。菲方单方面提起并执意推进仲裁,企图否定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迫使中国在有关问题上妥协,不仅是不切实际的,不会有任何效果,还会损害《公约》的完整性,严重冲击国际海洋法秩序。

华春莹强调,中方敦促菲方尊重国际法赋予中方的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回到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有关争端的正确道路上来。

(2015-08-24 18:14:01)

加载中...